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64章 嫁祸

章节目录 第164章 嫁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普闲尊者他去了!”

    “去了!”

    嘈杂的夜里,这道哭喊一遍又一遍,回荡在少林寺上空。

    剑晨大吃一惊,面色陡然大变。

    适才他还在心中衡量着与普闲尊者之间的差距,然后一觉醒来,传入耳中的第一个消息,便是对方已去。

    去了,便是死了?!

    “怎么可能!”

    他惊讶一声,身形一闪,冲出门去。

    这一出了屋子,立时可见,正东方向竟有火光冲天,烧得半边天都红了起来。

    这个方位他在心中默默回顾,惊讶发现,正是白日里路过的达摩院!

    达摩院起火,普闲尊者一夜暴毙!

    剑晨的心里,隐隐生出一股不安来。

    他去纯阳剑宫求梵天寒芒,此剑拥有者焚魂真人前一夜被人暗算。

    他又到少林借金刚石,结果珍藏金刚石的达摩院被烧,达摩院首座普闲尊者死了。

    这世间之事,哪有这般巧?

    突然之间,他的寒毛根根竖起,仿佛感应到,在他身后,一直有双无形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然而现下,还有一事令他极为不安。

    白日里他上少林,为的是求金刚石,结果不成,反而普闲尊者一直看他极不顺眼。

    结果就在几个时辰之后,少林遇袭,出事的地方,恰好正是达摩院,这无论如何,都是极端惹人暇想猜疑之处。

    想到此处,他猛一咬牙,提了一口真气,临空跃了起来,不管怎样,也当先赶去出事处方好。

    一来,能帮便出手一助,二来,也可稍微洗刷一下即将落在自己身上的嫌疑。

    此刻心急如焚,便连院门也懒得拐过去,直接横空而起,往院墙外跳去。

    岂料他才跳了一半,突然警觉头顶上方一道沛莫能御的强大内力迎头压了下来。

    此内力之强,仿似泰山压顶,若他不顾,定然撞得粉身碎骨。

    猝不及防下,想止住尚在半空的身躯已是不可能,无可奈何,他连抽出千锋的时间也没有,一双肉掌硬着头皮便举头顶了上去。

    轰!

    有玄冥诀护体,这一对撞倒没令剑晨受什么伤害,只是尚在半空的身躯被反震力一弹,重重落回了地面。

    他双脚刚沾地,陡然只觉拍出的双掌中,竟然多了一个东西。

    抬眼一看,竟然是一块比手掌略大一些,以黄布包裹的物什。

    一股熟悉感顿时油然而生,令他心头立时狂跳不止。

    “留下此物与否,全凭你一念!”

    顶头是,骤然传来一道冷漠无比的声音。

    等剑晨再看去时,只见院墙上竟然立着一道全身包裹在浓重黑色中的身影,只有一双眼睛,在夜色中亮得出奇,几乎比得过满天繁星。

    这黑影话音落下,身形陡然一晃,也不知他是去了哪里,剑晨只觉眼前一花,院墙上顿时空空如也。

    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他惊讶间就要去追,脚步才起却又顿住。

    目光忍不住,还是落到手里那块被黄布包裹的物什上。

    “这难道真的是”带着惊讶与疑惑,他急忙将黄布抖开。

    只见一层层剥开之后,白日里曾经见过的金刚石,骇然出现在他眼前。

    “金刚石!”

    剑晨的面色立时大喜,费神伤脑想了一整晚的东西,竟然如此轻易便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时间激动不已。

    只是激动之色才起,又被紧锁的眉头深深压了下去。

    这人是谁?

    他为何要给自己金刚石?

    难道放火烧达摩院与杀害普闲尊者的凶手,就是他?

    还有,最后那句留与不留,是什么意思?

    突然之间,无数疑惑念头如潮似海一涌而入,令他脑袋发胀。

    将手腕一翻,易筋经三字立时映入眼中,其下还有许多细密的小字,想来正是易筋经正文中的内容。

    如此看来,这块金刚石,正是自己白日里从普济方丈手中看到的,是同一块。

    这分明是嫁祸!

    剑晨心头一动,突然明白过来。

    那黑衣人想来必定是一路跟踪着自己,趁自己索借金刚石不成,留在少林时,月黑风高夜下了杀手。

    然后再将金刚石盗出,丢给了自己,如此一来,有了金刚石在手,又有谁会相信他与此事毫无关系?

    可是这人为何要嫁祸自己?

    剑晨又是一阵冥思苦想,想来想去,唯一的解释便是

    看那黑影鬼气森森的模样,定然也是鬼兵域中人,说不定,正是从在骊山跑了的摧魂双鬼处得知了自己的动向,这才一路跟了过来。

    也不对,以这人的武功,要杀自己想来也不会是难事,那么他又为何要绕如此大个圈子,费了大周折来嫁祸自己?

    “快点快点,莫要让那小子跑了!”

    正当他想得头昏脑涨欲罢不能时,塔林禅院外,凌乱的脚步声伴着呼呼喝喝的纷沓人声逐渐走近。

    这令他头脑一清,立时反应过来,现下哪里是傻站着发呆的时候?

    如今摆在眼前的,只有两条路。

    一,站着不动,静待外面的人闯进来,再将金刚石奉上,好生解释。

    但他口中所说的事实,少林中人能不能相信,谁也不能保证。

    二,拿了金刚石,立刻跑路。

    毕竟金刚石乃是萧莫何吩咐下来,救花想蓉必备之物,普济方丈早有明言,此物,不能借!

    一边是交出金刚石,但仍有极大可能被当成杀害普闲尊者的凶手,另一边,花想蓉正气若游丝的等着他。

    于是

    剑晨看了看即使是在夜间,仍然光华璀璨的金刚石,面色坚毅。

    这个选择,岂不是很好下?

    大不了,救回蓉儿之后,再带着金刚石回少林,负荆请罪!

    留与不留,倾刻间,剑晨已有了决断,明知是计,但在当下,也只有此一路可走。

    快速用黄布再将金刚石包裹好,仔细塞在怀里贴身藏着。

    身形一晃,向着院外来人的反方向疾速跑了两步,再提气一跳,跃出院墙。

    就在他跃出院墙的当口,塔林禅院另一侧的院门,咣当一声,被人从外暴力踢断门栓。

    “糟了!晚了一步!”

    禅院中,数十个光头在火光照映下闪闪发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