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185章 闭关隐僧

章节目录 第185章 闭关隐僧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哟,这不是点苍派的赵兄吗,你也来啦!”

    “呵呵,吴兄,去年一别,可还安好?”

    “老王!哈哈哈,今日咱们哥俩又可好生醉上一场,真是痛快!”

    前院里,此刻早已人声鼎沸。

    从四周摆放的兵器架来看,此处在平日里定是霸剑弟子练功之所。

    然而此时,除了正首的那面无人之外,另外三处,已然围着中间的广场坐了上百号衣着各色的江湖人士。

    这些人最大的共同之处,便是在那人手一把,宽窄长短各不相同的利剑上。

    以丐帮在江湖上的影响力,虽然来得只是不管事的小帮主,霸剑山庄也不敢怠慢,在四位弟子的引领下,却是往左面上首那处早已预先留出的座位上走去。

    丐帮身份特殊,乃是被霸剑山庄邀请来观礼的,是以一路上倒是受了不少剑门中人的注目礼。

    也有人不太在意,仍然低头窃窃私语。

    “喂,那是纯阳剑宫的吧?怎么他们也来了?”

    “张兄,你这话可小声着点,纯阳剑宫也剑门中人,怎么就不能来了?”

    “嗨,你是不知道,当日霸剑山庄发帖时,纯阳剑宫可是明确表示不参与的呢!”

    “啊?有这回事吗?”

    “嘿嘿,这位兄台你就不知了,这叫此一时彼一时,那纯阳剑宫的焚魂真人月前被鬼兵域的人给害了,你说,万剑盟这事儿,本就是为对付鬼兵域才聚起来的,他们能不来吗?”

    剑晨听得心下一动,纯阳剑宫也来了?

    顿时一边随着众人前行,一边四处望去。

    倒是巧了,丐帮的座位在左面首位,而他便从右面广场的首位上,见到了熟悉的面孔。

    费仲,此时正大马金刀地闭目坐着,对于周遭的议论全然不理,一张脸沉静无比,半点在纯阳剑宫时所见的暴怒之态也没有。

    在他下首,也正坐着几个老道,但剑晨识得的玉虚真人与破月真人却是没来,不过费仲身后那人,他正好也认得。

    正是在纯阳剑宫山门处被他一枪穿了手腕的吴姓道人。

    似乎感受到了剑晨的目光,费仲那双精光四射的铜铃巨眼陡然睁了开来,也不去找,目光如炬,直直便往剑晨脸上打来。

    唬得剑晨一愣,身子一缩就要躲,突然想起此刻乃是易了容的,费仲定然不识得他,如果躲了,反倒惹人怀疑。

    是以他身躯一正,下颌还冲费仲略点了点,算是打了招呼。

    倒是弄得费仲怔了半晌,心下暗道这病殃殃的丐帮小子是谁?怎么好像与他很熟似的?

    茫然想了想,脑海中对这人却是全无半点印象,不过单人身形来看他又觉出一丝熟悉来,但到底是谁,费仲支着下巴想了又想,仍是不明所以。

    结果还没等他想明白,剑晨已经脖子一缩,随着郭传宗等人走了。

    但剑晨才走了十来步,顿时心下又是一凉。

    此刻霸剑弟子正引着他们将将走到广场左边那一排早已安放好的坐椅处,却见离他五步之遥,一群光头正襟危坐。

    少林弟子。

    只看那一颗颗光头,虽然剑晨对这些人一个也不认识,却也立即知道了其身份。

    少林也受了霸剑山庄的邀请,前来观礼,却不知为何,以少林寺的威名,偏偏只是坐在身份最低的下首位置。

    此刻这群和尚个个面色冰冷,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是以倒惹得有心想上前交好的江湖人士犹豫不已。

    一时间,热闹非凡的霸剑前院,生生空出一块寒冰之地来。

    剑晨的心中,没来由地有些烦闷。

    虽然早知少林会来人,但亲眼见到,还是令他心头打鼓。

    普济方丈等人虽非他所杀,但他怀里,可是还贴身藏着人家镇寺之宝,金刚石。

    “大哥。”

    郭传宗落后半步,暗暗扯了扯他衣角。

    剑晨一怔,往他看去。

    却见郭传宗初入山门时的得意之色已然无踪,双目里透着担忧,贴近他耳边轻声道“看见正中坐的那老和尚没?”

    “那是普济方丈的师兄,普渡禅师!”

    许是看出剑晨眼中疑惑,他又道“普渡禅师比普济方丈早入少林十年,论武功修为,比之普济方丈来,还要高上不少。”

    “之所以最后是由普济接任方丈之位,据说是因为普渡禅师一生醉心武学,根本无心管理少林之故,所以在力荐由普济为少林下任方丈之后,便闭了死关,差不多已有三十年未曾出现过了。”

    “阿弥佗佛,郭小施主,是三十三年零七个月整。”

    郭传宗正说着,突然只听耳边传来一道低沉的佛号,这声音不大,就仿佛他二人在闲聊时,有人从旁插了句嘴一般平常。

    两人顿时大惊。

    郭传宗在将普渡之事说与剑晨听时,众人又已走出了两三丈远,而且他又是附在剑晨耳边低语,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下,他的话竟然全部被人听了去。

    这份听音入微的功力,已然登峰造及!

    回身看时,却见少林弟子的座位正中,仿如枯叶一般的老和尚,正淡淡盯着自己二人。

    郭传宗吐了吐舌头,心道一声好险。

    还好他为了保险起见,从入了前院起,对剑晨的称呼便一直以大哥相称,剑晨二字,是决计不敢出口的。

    所以普渡虽然听到了二人谈话,也顶多就是以为郭传宗在向他口中所谓的大哥介绍武林名宿而已。

    只是言多必失的道理,郭传宗自然也明白,是以当下他不敢再多言,将嘴巴紧紧呡着,快步往自己座位走去,心中却是想着离那老和尚越远越好。

    剑晨倒还对着普渡施了一礼,这才紧跟着郭传宗离去。

    可是心中的震动远不比面上的平静好得了多少。

    那是在少室山下,普济方丈的武功到底有多高,他不是很清楚,但单就那从河对岸拍出,将自己生生从半边脚掌已落入水底的身躯推回岸上的一掌来看。

    他怕得再修十年,或许能够与之一战。

    普济的武功尚且如此高深,那他的师兄,又是闭关三十二年之后,修为到底达到什么程度?

    这一关怎么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