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21章 三剑?

章节目录 第221章 三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砰!

    郭传宗与凌尉觉得嵌着他两个的岩石震动了一下,眼角余光扫过,却见两人中间,又多了一个人形的凹陷。

    扑通!

    剑晨一个没嵌稳,迎面朝下直接摔在地上,半晌没有动作。

    “不行啊你。”

    宛若一座小山扛着另一座小山的焦阳撇了撇嘴,眼眸里的狂热战意顿消,很是失望得摇了摇头。

    比力道,飞火流星锤不如焦阳的狼牙棒,而比巧劲

    阴阳破氤棍才刚刚起势,连那狼牙棒上倒植的一根铁钉也没挨着,焦阳只是随意地又将硕大的棒子往地上砸了砸,那扑击而来的强猛冲击力便又再一次让剑晨往那岩石上留下让人一看就牙疼的人形凹陷。

    这架,还怎么打?

    “大哥!”

    郭传宗虚弱地叫了声,看着剑晨趴在地上半天没动静,顿时急了,身躯挣扎着,极力往外挣脱。

    一只手突然横在他面前,转头看去,却是凌尉。

    凌尉的面色,前所未有地凝重,他的手横在郭传宗身前,眼睛却一直注视着那显得有些意兴阑珊的焦阳,沉声道“你的伤很重,还是我去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嘴角还不断有血迹溢了出来,显得很没有说服力,于是,郭传宗的挣扎更加剧烈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冲动呢?”

    凌尉无奈地笑了笑,强忍着背部不断涌来锥心的疼痛,另一只手往身后岩石上一拍,也如剑晨之前那样,从凹陷里跳了下来。

    双脚落地,那些微的震动传至背部,顿时又令他哎呦一声,痛得弯下了腰。

    突然,一只手也同样横在他面前。

    凌尉痛得有些扭曲的面容一怔,扭头看去,却是不知何时已经重又站起来了的剑晨。

    “你也别冲动。”

    剑晨的模样更惨,不光嘴角,就是七窍中,也隐隐有着血丝流下,但他的声音却很平静,只是这平静的声音传入凌尉耳中,竟令他打心底颤了一颤,因为,上一次听剑晨这么平静说话的时候,他杀了五十四个人。

    “小子,虽然你武功不行,挨打的能力倒是不错。”

    焦阳百无聊赖的目光重新又有了聚集,他狂声笑了笑,脚尖一挑,阴阳破氤棍中属阳棍的那一根银色短棍轻飘飘地飞起,划起一条弧线,再落下时,已在剑晨脚边。

    “来来来,再接洒家两棒!”

    他无所谓地勾了勾手指,对位于神兵榜首的千锋不屑一顾,仿佛只要有架打,便什么都好。

    焦阳很强。

    只过了两招,剑晨便明白他强在何处。

    若以内力修为来论,眼前这小山般的汉子怕只有入门级的境界而已,而他的强,却不在内力。

    而是那肌肉的力量!

    黑龙会的老大黑龙也以天生神力见长,这也是黑龙极为骄傲之处,可他与焦阳比起来,光是兵器便逊了不止一筹。

    乌铁长枪重三百三十三斤,而焦阳的狼牙棒,重已可达千二百斤!

    若是黑龙来,就算能举得起狼牙棒,怕也只能步履维艰。

    剑晨身负玄冥诀,可抵消甚至反冲绝大部分入体内力,自得了玄冥之二后,他对混沌内力的妙用,又提高到了新的层次。

    如在少林一战,明觉与十三棍僧等人,便被他以混沌内力的反冲其身,反而被自己的内力伤了自己。

    到得万剑盟中百人斩,他的这一套路,已然耍得纯熟无比。

    然而,这一套放在焦阳这里,却起不到作用。

    焦阳的内力,才只是入门而已啊!

    先不说他能不能近得了焦阳的身,就算两人硬碰硬,混沌内力能反射的,也只有那可怜的一点入门内力而已,凭焦阳壮得像座山似的身躯,会怕吗?

    冠绝天下的玄冥诀,竟然会对完全的肌肉力量无效,这真是,很可笑啊。

    若是放在其他时候,剑晨或许也会笑一笑,笑这根本不可能发生之事。

    可是现在,他笑不出来,他只是默默地弯下腰,将焦阳不屑一顾的阳棍捡了起来,缓缓地,回入左手中的阴棍中。

    “你很强。”他的动作很慢,一边仔细地将阴阳破氤棍恢复成千锋,一边轻声道“只是,比起我要对付的敌人,你还不够强。”

    焦阳哼笑了下,耸耸肩,道“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剑晨的目光慢慢从千锋上移开,转向焦阳时,目中已有神光闪动,“若我连你这关也过不了,又何谈杀尽想杀之人?”

    阴阳破氤棍,终于被他恢复成原样,这刻,也是他话音落下之时,左臂伸前,千锋被他打横握在手中。

    “我有三箭。”他的动作仍然没有停下,虽慢,却突然给人厚重如山的错觉。

    明明只是个身材单薄的少年而已。

    “你挡得住,我便随你处置,若挡不住,今日你的命,也就到此为止了。”

    三剑?

    凌尉与焦阳两人没有反应,而略微知道一点剑晨底细的郭传宗却愣了愣,“剑晨大哥他不是从不用剑吗?”

    “哈哈,好!”

    焦阳单臂将狼牙棒平举,直指剑晨,狞声道“连洒家一棒也挡不住的小子,哪里来的勇气敢说出三剑来?”

    “洒家倒要看看,你所谓的三剑,到底能出几剑!”

    也不抢先出手,身躯一凝,宛若蓄势待发的野兽,目光再度变得狂热起来,牢牢盯视着剑晨缓缓似乎对剑晨所谓的三剑生出许多期待来。

    “呵呵。”

    剑晨轻轻笑了笑,三箭,在焦阳等三人听来,却是三剑,若他真能用剑,腰间的沥血早便出鞘,又哪里用得着三剑?

    右臂缓缓往伸直的左臂处伸去,站在他旁边的凌尉突然感觉有什么极刺眼的光芒从他眼角处一闪,定睛看时,却只见横着的千锋棍端上,似乎有一根极细极细的银丝?

    这是错觉吗?

    这根银丝实在太细,若不是在烈日的照射下,凌尉就是把脑袋杵到千锋棍前,也不见得能发现端倪。

    剑晨的右手在打横的千锋棍上一摸,拇指与食指捏起,右臂上的肌肉陡然青筋暴起,仿佛拉着什么极沉重之物,,身躯往前倾,再猛然一挺,右臂已往后拉伸至极处。

    焦阳一直轻松自若的面色,在剑晨身躯拉伸到极致之后,陡然大变。

    原来不是剑,是,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