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23章 最后一箭

章节目录 第223章 最后一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怎么样?”

    凌尉吓了一跳,剑晨现下的尊容,比之传说中枉死的凶煞厉鬼来,也好不了多少。

    “还能出一箭。”

    剑晨勉强扭过头,给了他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虚弱道“麻烦,帮我点一下止血的穴道。”

    “啊?”凌尉愣了下,半晌才回过神来,连道“好,好”

    以剑晨目前七窍流血的速度,若不采取点紧急措施,只怕要不了一时半刻,只是流血,也得流死。

    噗噗噗!

    凌尉虽然有些愣神,但打穴的功夫却也不弱,当下指出如电,往剑晨身周各处穴道上连点了数下,顿时,他七窍里奔涌而出的血液便缓了一缓。

    “谢啦!”

    剑晨冲他微一点头,目光如炬,再指焦阳。

    这片刻功夫,焦阳挣扎了几下,双手缓缓支撑着身体,也已站了起来。

    他侧眼看了看穿了一个洞的狼牙棒,没有去捡,突然也笑了笑,露出一口沾满了血水的牙齿。

    “小子,你的箭很强。”

    他缓缓地说着,目中的狂热已经退去,变得凝重不已,沉声道“你若再出一箭,洒家有六成几率会死于你箭下,但”

    “你也会死!”

    他先前一跃临空,在剑晨撕天箭带给他的强大压力下,几乎已将此生中最强的力道从体内压榨一空。

    焦阳当时极有自信,若这一棒砸得实了,莫说脑浆迸裂,就是对面这三个小子还能不能留下一丝半点的尸骨,都成问题。

    可是,就在他猛然持棒怒砸的时候,剑晨的第二箭,后发先至,那股沛莫能御的巨力竟当胸而来,巨力中透着剧烈的旋转,还未至,便已撕扯得他胸前的军服呲啦一声,化作碎片。

    焦阳顿时后背浸湿了一片,胸口处一阵麻意涌上脑海,若这一箭击得实了,莫说他血肉之躯,就是钢筋铁骨,怕也得穿个通透。

    当下避无可避,唯有将狼牙棒的攻势硬生生改为防御,当胸一竖,将他身躯挡了个严严实实。

    而这也就是他能够作出的唯一反应,箭至,棒破。

    巨大的力道带着他的狼牙棒,一棒便往头顶反砸了过来,若不是焦阳反应得快,身躯在空中硬生生作了个铁板桥,脑袋往后一仰,将将擦着狼牙棒的棒头躲了过去。

    额头上的那抹血流,便是被自己棒上的倒刺划破,虽然不重,但箭力却也入了体,震荡得他五脏六腑仿若移了位,强烈得疼痛感令他连身形也稳不住,一头便栽倒在地。

    第二箭对焦阳带来的创伤,比之第一箭,大了十倍不止。

    只是,此箭出,剑晨的景况却更加凄惨。

    归心似箭,每一箭出,便要倾尽体内所有内力,若剑晨不是有玄冥诀,换作是他以前的剑冢内力的话,这箭,便只能出一发,身体就会被掏空。

    可即使是以玄冥诀的神妙,最多,也只是三箭而已,并且这三箭中的每一箭,对他身体的负荷都是超乎想像得大。

    以剑晨本就带伤的身躯,每一箭出,必然会将他体内的伤势大幅恶化,目前只不过才两箭罢了,他七窍中流的血,几乎快要比他自有记忆以来所流过的所有血加起来还要多。

    不过,代价很大,回报自然也很大。

    归心似箭乃极致的攻击招法,每一箭出,虽然倾尽全身内力,但所造成的伤害也是成倍增加。

    大致换算下来,每一箭中所蕴含的内力所能造成的伤害,可扩大五至六倍!

    焦阳的强,强在肌肉力量上,此刻剑晨以银月撕天弓应对,根本不与其近身接触,顿时令焦阳的巨大优势在一瞬间化为乌有。

    “或许吧。”

    剑晨一边将千锋再度横在身前,一边点着头道“最后一箭后,我会怎样不知道,但你一定是没机会再看到了。”

    呲呲呲!

    灰色的箭矢顺着他颤抖的右臂后拉中,再度出现,只是,虽然仍旧凝如实质,但这箭形的气劲已然有了不稳的迹象,仿佛随时都会崩塌破碎。

    虽然不稳,但被颤抖的箭尖对准的焦阳,仍然从中感受到莫大的压力,本来感觉剑晨能有六成几率射中他,如此看来,这几率还得再高两成。

    八成!

    高手过招,只争毫厘,八成,已然相当于必中,剩余的两成,凭的,只是运气而已。

    两成也得拼!

    焦阳自不会坐以待毙,当下猛一咬牙,身躯压宝一般往左侧移动。

    剑晨的箭虽猛,到底射出后也不能再作改变,焦阳便是在赌,若箭往左来,他便死,若箭往右去,死的便是剑晨。

    可是,他的脚步才移动了半寸,突然神色一轻,身躯也停了下来。

    “呵呵。”

    生死关头,焦阳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神色间突然有着轻松,笑道“看来,今天洒家还不会死。”

    他的变化,未免太快,事出反常必有妖!

    剑晨目光一凝,顾不得银月撕天的最后一箭气势还未运足,当时强提一口真气,嘿呀开声,两指立时一松。

    呜!

    最后一支灰色箭矢带着无数细裂的黑线,厉啸而出!

    他虽然对弓箭并不熟悉,但眼力还是有的,此刻焦阳与他的距离又不算远,是以这一箭所去,正指焦阳前胸!

    噗!

    来不及去看这一箭的成效,他才将将止住血的七窍中又是一阵喷发,七道血箭分了七个方向,如同爆炸一般飞散。

    其中两道,喷了凌尉一头一脸。

    咻!

    岂知就在他灰色箭矢才出时,陡然从半空中传来一声轻响,只见乌光一闪,箭矢的去路上,陡然有刀从天而降。

    铛!

    那乌光来得快,分崩离析得更快,被灰色箭矢一撞,立时四散爆碎开来。

    暴散四射的乌光中,一点灰色坚定前行,箭尖所指,仍是焦阳前胸,只是,速度与力道却慢了不少。

    焦阳突得冷笑一声,蒲扇大的巴掌猛然一挥,如同拍苍蝇一般,将冲到他身前时已小了数圈的箭矢一巴掌拍飞。

    啪!

    一声闷响,焦阳的手掌血肉模糊,偶有几处竟已露出森森白骨。

    “你看。”

    手掌上的伤势,他恍若未觉,竟然仍然轻松地笑道“我就说死不了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