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27章 茫然

章节目录 第227章 茫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对于小萧萧的突然出现,剑晨固然有惊讶,但这惊讶更多的是来自他突然暴涨的修为。

    而一直就在万药谷的管平竟然比剑晨还惊讶,直如见了鬼一般跳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道“小屁孩?”

    砰!

    突然之间,管平生生摔了个跟头,他摔了个狗啃屎的光头上,竟然踩着一只小脚。

    小萧萧。

    剑晨与郭传宗面面相觑,就连那边厢呕吐不止的凌尉,也惊讶地回头看了一眼。

    三个人,竟然没有一个看清楚小萧萧是怎么突然移动到管平身边,又摔了身材壮硕的管平一个跟头的。

    郭传宗与凌尉还好一些,毕竟他俩是第一次见到小萧萧,对这么一个小屁孩竟然有如此高的身手只是惊讶,倒没有过多的想法。

    而剑晨却不同。

    他知道小萧萧非一般的孩童,但在月余前,他的功夫也并没有可怕到连看也看不清的地步,此刻在双手叉腰,踩在管平头上洋洋自得的小萧萧,举手投足间竟已有了当日萧莫何的一丝意味。

    萧莫何果非一般人!

    小萧萧的功夫定然不可能是他自己练的,那么能够让他在短时间内有如此大提升的,必定便是萧莫何了。

    剑晨在震惊之后,倒是对万药医仙萧莫何又多出不少期待来。

    能有此逆天手段,要救活一个人,不是手到擒来之举?

    “呜,呜,呜”

    管平脑袋脸朝地被小萧萧死死踩着,挣扎了半响却是徒劳,眼看越挣扎,脸在松软的泥土里便埋得越深,渐渐连呼吸也不能。

    剑晨心下不忍,正要开口打圆场,陡然却听身后又有人声传来,冲到喉咙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有此人在,倒不用他再多说什么。

    “哼!”

    来人重重哼了一声,怒道“又在胡闹!”

    方才还洋洋得意的小萧萧一听,吓得立时缩了缩脖子,胖乎乎的小腿从管平脑袋上闪电般撤回,背着小手,脑袋仰着天,立在一旁仿佛没事人一般嘿嘿嘿嘿干笑个不停。

    “萧前辈!”

    剑晨勉强转回了身,郑重地对身后那人拱手一礼,恭敬道“小子幸不辱命,萧前辈要的三样东西,带来了。”

    在万药谷中,能降得住小萧萧的,唯有一人而已。

    剑晨等人背后,正是江湖医仙榜永远的榜首万药医仙萧莫何。

    今日的萧莫何心情似乎并不太好,他沉着一张脸,扫了眼在场众人,冷哼道“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剑晨不敢怠慢,连回道“我身边这位,乃是当今丐帮的小帮主,萧前辈需要用到的炼尘砂,便着落在这位小郭兄弟身上。”

    又一转头,指向凌尉道“至于这个是在下的一个朋友,他,他”

    想起萧莫何那三拳的规矩,为了凌尉好,剑晨昧着良心道“他是失足掉下来的。”

    失足?

    凌尉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气得差点跳起来破口大骂,失什么足?你才失足呢,你全家都失足!

    萧莫何的脸色缓和了几分,又诧异道“哦?你受了重伤?”

    剑晨勉强笑了笑,心急道“些许小伤而已,还请萧前辈先去救救我那朋友。”

    萧莫何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上前去拿了小萧萧肉乎乎的脖子,在小萧萧哎呦哎呦的痛叫声中,径直往他那小屋走去。

    对于郭传宗与凌尉两人的施礼,理也不理。

    管平终于从地上挣扎了起来,愤愤地低低咒骂了一句,与剑晨走到一处。

    剑晨一边在郭传宗的搀扶下跟着萧莫何走,一边低声问道“管兄,怎么你见了小萧萧如此大反应?”

    难道是小萧萧在这月余来天天欺负管平,将他欺负得怕了?

    管平愤愤不平的神色骤然一僵,竟然从中透出一抹惊惧来,撇了撇走在前方的萧莫何爷孙俩,悄声道“剑少侠,你有所不知”

    他正要继续往下说,突然萧莫何的脚步微顿了顿,脑袋似有意若无意地微微侧了侧。

    一直注意着萧莫何举动的管平一惊,顿时咬了舌头,后面的话,自然便说不下去。

    剑晨怔了怔,这其中还有隐情?

    只是见管平如此害怕地模样,他也不好再问,若是一不小心惹恼了萧莫何,倒是个麻烦。

    一行再无话,直到万药谷中那间不大的竹屋已然在望。

    吱呀!

    众人才刚走近,那竹屋的小门正巧被人从内里拉了开来。

    剑晨的心,陡然提到嗓子眼。

    当看到门里走出的倩影时,那颗心瞬间化作万千柔情,冲出口时,却只有两个字

    “安安!”

    那竹屋内出来的倩影微怔了怔,突然砰的一声,用力将门一关,复又退了回去。

    剑晨一下子愣住了,左右看了看旁人,莫名不解道“这是”

    “安安姑娘她”管平看似五大三粗,倒也是个懂得风情的人,大手在光头上抹了两圈,嘿嘿揶揄道“这些日子想你想得狠了。”

    剑晨的脸,刷得一下,红了。

    “哼!”

    萧莫何今天的心情真不怎么好,这些小儿女姿态落在眼里,脸色又阴沉了不少,隔着老远把手一挥。

    一股狂风席卷而起,那可怜的竹门又啪的一下,被他推了开来。

    “人,还救不救了?”

    他一边拉着小萧萧往屋内走去,一边冷冷地丢下一句话。

    “救,救!”

    剑晨连声应着,不敢再说什么,与郭传宗一道急忙跟了上去。

    留下茫然的凌尉与一脸贼笑的管平。

    竹屋内与剑晨离开前并没有什么两样,除了药瓶药罐,别无他物。

    唯一的一张床上,躺着仍然昏迷未醒的花想蓉,而床头,却坐着安安,此刻她正沾湿了手绢,一下一下仔仔细细地为花想蓉擦着脸。

    剑晨进得屋内,一时间有些失措,到底应该先看安安,还是先看花想蓉?

    好在他愣神的时间并不长,马上就想到了办法。

    “安安,蓉儿她怎么样?”

    刚一进屋的管平听到之后,不由得佩服得五体投地,暗暗冲剑晨竖了竖大拇指。

    哪知,安安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仍然缓缓地替花想蓉擦着脸,不冷不热道“花姐姐,你的夫君回来了,安安得好好替你打扮打扮,弄得漂漂亮亮的,才好见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