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28章 伊人如斯

章节目录 第228章 伊人如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床上,昏迷的花想蓉固然不会对安安的话有任何表示。

    而剑晨,没来由的,只觉心脏似乎被人狠狠揪了一把,痛得他身躯微微躬了起来。

    安安的话,虽是冲着花想蓉说的,但何尝,不是在对他说?

    似这般不带丝毫感情的冷冰冰言语,在剑晨的印象中,安安从未如此对过他,便是以往因为花想蓉的关系,安安对他又打又骂,虽然苦恼,但内心其实也是甜蜜的。

    但刚才,安安那句话,就仿佛在对一个毫不相干的路人。

    这令剑晨的心中,隐隐有着一丝空落落的感觉,就仿佛他与这娇俏的倩影从此以后再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安安”

    剑晨的嘴唇抖了抖,却又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倒是安安,终于停下手里的动作,展颜一笑,道“好啦,你们医治她吧,我先出去啦!”

    虽然在笑,目光却没有焦点,这句话,或许只是对萧莫何说的,也或许,是对管平。

    带笑的倩影从剑晨身边擦身而过,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也没有对剑晨因伤而展现出的虚弱表示出哪怕一点点担忧。

    就那么走了。

    若不是被郭传宗扶着,剑晨此刻早已软坐在地上。

    “安大姐这是”

    就连还不通男女之事的郭传宗,也察觉出安安的异样来,顿时一头雾水。

    “好了!”

    萧莫何却在此时发话,“无关的人都出去,老夫治人时,不喜有人围观。”

    终于,要开始了!

    剑晨连强打起精神,压下想要立刻追出去的念头,连道“多谢前辈!”

    管平倒也懂得,萧莫何话音落下,他便已拉着正掂起脚尖往床上瞧的凌尉退了出去,就连小萧萧,也不敢违逆萧莫何的意思,小嘴撇了撇,万般不愿地跟着走了。

    “东西拿来吧。”

    萧莫何负着手,踱步往花想蓉处走去。

    剑晨不敢怠慢,先将腰间的沥血剑解了下来,放在桌上,又小心翼翼地自怀中拿出金刚石,这才对萧莫何道

    “萧前辈,那纯阳剑宫早已遗失梵天寒芒,所以在下并未得到。”

    “嗯?”

    萧莫何侧目,冷厉地盯了他一眼。

    “不过”剑晨连又道“纯阳剑宫的玉虚真人曾告知在下,与梵天寒芒材质相同的天外陨铁,霸剑山庄也有一块。”

    “想来萧前辈要用梵天寒芒,定是因为其材质特殊,是以在下又往霸剑山庄去了一趟,桌上此剑的剑鞘,便是以天外陨铁所制,与那梵天寒芒乃是从同一块陨铁上得来,不知是否合用?”

    萧莫何闻言,冷厉的目光收了收,这才微微点头道“不错,老夫要用梵天寒芒,是因为其是以天外陨铁所制,你既能寻到相同的东西,自然合用。”

    “不过这剑是什么?竟然要以天外陨铁压制?”

    他何等修为,只是淡淡扫了一眼桌上的沥血剑,一股极淡的凶煞气息便了然了胸,已知霸剑山庄用此珍贵无比的天外陨铁作剑鞘,定不是为了花哨炫耀之用。

    “这”剑晨皱着眉头踌躇半晌,知道糊弄不了萧莫何,只得实言道“此剑,乃是沥血。”

    他不是没想过在入谷前寻一处无人之地,将沥血自剑鞘中取出深埋于地,只是,沥血剑上的凶煞之气实在太盛,即便只抽出一半血红之剑,那气息也令郭传宗与凌尉两人抵受不住。

    至于他为何不亲自去拔剑?因为他不敢。

    所以,无可奈何之下,也只得连剑带鞘带了来。

    萧莫何神色诧异地又连看了好几眼沥血,突然笑道“小子,你的机缘倒是不浅。”

    剑晨硬着头皮道“前辈,不知等会医治蓉儿时,是否要将沥血拔出?在下怕那剑上的凶煞之气”

    “无妨。”萧莫何挥手打断了他,道“连鞘用便是,不用拔剑。”

    又冲郭传宗道“小子,你的炼尘砂能坚持多久?”

    剑晨的目光闪了闪,却没有说话。

    他的猜测果然正确,萧莫何对于炼尘砂之事早就知晓,那他当日叫自己去取炼尘砂,其实打的主意,不是要叫自己去把丐帮帮主给找来?

    如此说来,萧莫何叫自己找的三件救命之物,倒要数这炼尘砂最为困难。

    先不说丐帮帮主郭怒早已失踪,就算他能够寻到,以别人一帮之主的身份,又怎么可能巴巴地跑到这无名群山里来陪他跳崖?

    好在机缘巧合下,他认识了同样会降龙掌的郭传宗,否则,萧莫何要的东西,怕是不可能凑得齐了。

    郭传宗认真地想了想,方才开口道“拼了全力,在炼尘砂不脱离我手掌的情况下,可以坚持半刻钟。”

    “半刻钟?”

    萧莫何沉吟了一会,道“差不多够了。”

    抓起桌上的黄布抖了抖,啪嗒一声,整间竹屋内七彩光华令人眩目不已。

    他一把将金刚石抓了起来,放在眼前仔细一瞧,又是一笑,道“易筋经,果然是金刚石。”

    眼含深意地盯了剑晨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易筋经乃是少林无上至宝,小子,你有没有偷着练练?”

    剑晨大汗不已,连连摆手道“萧前辈说笑了,在下怎么可能练。”

    唯恐萧莫何见猎心起,又小心道“在下答应了少林,金刚石用完后,定当归还。”

    心中却是没底,这金刚石,怎么还?

    萧莫何笑了笑,也不在意,一手金刚石,一手沥血剑,悠悠然走到床边,道“能还,你就去还吧。”

    剑晨一怔,尚不知他是何意,却听萧莫何又道“过来!”

    不敢怠慢,连脱开郭传宗的搀扶,忍着虚弱走了过去。

    这才终于近距离见到花想蓉。

    却见躺在床上的花想蓉娇颜仍旧如花,睡容极为安祥,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倒如同睡着了一般,半点也看不出只凭一粒药丸吊着性命。

    想起蓉儿舍身那一幕,剑晨的鼻子突然一酸,险些落下泪来,呐呐唤了声

    “蓉儿”

    伊人如斯,半点反应也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