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29章 损毁

章节目录 第229章 损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看够了没有?”

    萧莫何等得一阵不耐,冷冷开口道。

    “是,是!”

    剑晨收拾心情,退向一旁,拱手道“要如何做,请萧前辈示下。”

    萧莫何脸色阴沉地冲他努了努嘴,剑晨随他目光一看,只见花想蓉的枕头边,静静躺着一把造型精致且极为眼熟的匕首。

    却是安安随身所带的那把,不知为何,却落在花想蓉床头。

    萧莫何闭上眼睛,一边默运玄力,一边说道“你把匕首拿起来,在你朋友的右手腕手三阴经的出口处割一刀。”

    又补了一句“割得狠一点。”

    “这”

    剑晨犹豫了一下,但见萧莫何闭目再不理他,当下一咬牙,将匕首拿在手里。

    这一会功夫,萧莫何运气已足,只见他双手中的物什,已然变了样。

    以天外陨铁制成的沥血剑鞘本是通体纯白,萧莫何的手没有握在剑柄上,而是直接握住剑鞘,此刻在他内力灌输下,纯白的剑鞘竟然隐隐散发出森寒的淡蓝轻烟。

    而另一只手上的金刚石,七彩光华已经褪去,仿佛燃烧了一般,通体一片火红,那古朴的易筋经三字在火光照映下,竟微微晃动不已,几欲脱石而飞。

    萧莫何低头看了一眼手中两物,这才对郭传宗喝道“炼尘砂!”

    郭传宗不敢怠慢,手里早就准好的一把沙粒往空中一撒,面色一凝,金光一掌悍然拍出。

    嗷!

    龙吟大作,一条金光闪闪的恶龙大嘴一张,身躯一卷,所有沙粒尚不及落地,便被反卷而回。

    郭传宗的右手上,晶莹剔透。

    “拿着。”萧莫何扫了一眼郭传宗手掌上密密的一层炼尘砂,突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补道“小心些,有点烫。”

    郭传宗怔愣间,火红的金刚石已落入他掌心,面色立时扭曲起来。

    这是有点烫?

    差点把牙齿咬碎的郭传宗感受着从掌心处不断涌入全身的炽烈高温,几乎以为自己手中握着的,乃是一颗当空烈阳!

    若不是他手掌外还包裹着一层炼尘砂,恐怕整只手掌上的皮肉,都会被这金刚石给熔化无踪。

    而炼尘砂被这炽烈一烤,竟然有了熔化的迹象,自郭传宗的手上,源源不断地有晶莹剔透的流光缓缓蔓延其上,不大一会儿,金刚石上的火红,竟然被全数包裹在了剔透流光之中。

    金刚石的温度降了少些,然而炼尘砂却也薄了不少,是以,从郭传宗的角度来说,手掌上的炽烈痛感,反而更加强烈了不少。

    此时此刻,郭传宗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将这颗如同烈阳一般的金刚石,狠狠砸在萧莫何脸上。

    可是为了花大姐,他也唯有咬紧牙关忍着。

    萧莫何空了的一只手猛一掐诀,并起食指与中指闪电般往沥血剑鞘上戳去。

    铛!

    指与铁相碰处,一圈颜色更深的蓝色陡然从那一点上蔓延开去,只一瞬,便渲染了整个剑鞘。

    森寒之意源源不绝从剑鞘上涌出,不大的竹屋内气温陡然下降数倍,郭传宗立时觉得通体好受了不少。

    “小子,割腕!”

    萧莫何周身的气势随着剑鞘上弥漫的森寒节节攀升,待到几乎与剑鞘溶为一体时,陡然厉喝开声。

    剑晨早已握住了花想蓉的右腕,闻言不敢迟疑,把牙一咬,手中匕首寒光一闪而逝。

    花想蓉的右腕上,一抹血线逐渐绽开。

    “好!”

    萧莫何一声大喝,那戳在剑鞘上的手掌一翻,隔着半丈临空一点,一抹蓝光冲指而出,正正点在花想蓉咽骨之上。

    受此一指,花想蓉的樱口微张,又是一道红光便飞入口中。

    顿时,花想蓉苍白的俏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最后的一丝病态也消散而去,此刻看来,直如一副美人酣睡图。

    却是萧莫何不知何时捏在手里的一颗药丸。

    呲啦!

    一道水火不容的声音立时从屋内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更加磅礴的森寒蓝烟。

    剑晨的眼皮,猛得狂跳了跳。

    他分明看见,萧莫何手持沥血,连剑带鞘往郭传宗手里那块火红的金刚石上一抹。

    比之成人巴掌略大的金刚石,竟然在这一抹之上,如同熔化了一般,立时有一小块便随着蓝烟升腾间,消失于无,而那白里透蓝的剑鞘上,却被这一抹之后,留下了一块黑印。

    这是少林至宝金刚石啊!

    剑晨的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来。

    而此刻,萧莫何竟然还有心情体会了一下剑晨的感受,轻笑了一声,道“怎么,你想先抄一份吗?”

    抄一份,自然说的是金刚石上的易筋经。

    这令剑晨的心头又是一阵狂跳,难道抹了这一下还不够?

    正在摇头,一个不字还在嘴里打转,却见萧莫何又是一抹。

    金刚石上古朴的易筋经三字,已然被这一抹损毁了一半,剑鞘上,黑印的面积又大了不少。

    剑晨的眼睛闭了起来,不再去看。

    他已经明白了,萧莫何这怕是要将整个剑鞘全部抹黑才算罢休,而以金刚石被消耗的速度来看,等他将剑鞘全部抹黑,金刚石还能够剩下一层石皮便已是不错了。

    “金刚石乃世间最坚硬之物,任你何等神兵利器,纵然刀劈斧砍,均不会在其上留下半点痕迹。”

    “如此坚硬之物,达摩祖师竟能以大神通在金刚石上刻印下少林无上心经易筋经,实乃真佛转世也。”

    “剑施主,如此对少林来说珍若性命之物,其上又刻印有无上心经,你说,金刚石如何能借?”

    普济方丈的话犹在耳侧,可如今坚不可摧的金刚石却在萧莫何的手段下,被一层层地熔解于无。

    与少林的仇,算是结大了

    原本还打算着待归还金刚石时,好生向少林寺解释一番,然而眼下的情景,令剑晨无论如何,也升不起这个念头。

    还有那柄由白转黑的剑鞘。

    若此刻萧莫何手里的不是剑鞘,若纯阳剑宫没有遗失那把梵天寒芒,若当真被他借了来。

    白剑借出去,黑剑还回来,纯阳剑宫又会不会轻易饶了他?

    萧莫何当日说的武林公敌原本并不是借东西前,而是还东西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