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39章 剑不能拔!(第四更)

章节目录 第239章 剑不能拔!(第四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噗!

    天纹银伞的伞面上,冲着剑晨的一面,陡然凸起一只拳头的轮廓。

    这拳头隔着真银制成的伞面突入两寸许,险险在要砸到剑晨鼻尖时,终于抵受不住被紧紧绷起的伞面传来的反弹力,仿佛被压缩到极致的弹簧一般,骤然弹回。

    剑晨的鼻尖,泌出一滴冷汗。

    司徒无双的拳,来得好快!

    震惊只在心中,手下动作却不停,天纹银伞在挡下一拳后,攸然回缩,剑晨持棍的手往前一突,银枪又自缩回的棍端脱出,遁着司徒无双反弹而回的拳头路线疾刺。

    哗啦!

    这一枪,仍只刺在山壁上,司徒无双的身法不慢,又是隐于黑暗中,完全找不到准头的剑晨顿时头疼不已。

    “拔剑吧!”

    黑暗中,司徒无双的声音虚无飘渺地传来,“沥血的凶芒,定会将我的身形照映得纤毫毕露。”

    “只要拔剑,你还有机会!”

    声音不停传来时,剑晨只觉侧面有风,此刻千锋银枪尚在回缩,不及细想,手臂一屈,以坚硬的手肘撞了上去。

    呼!

    这一撞,竟全然无物,反而因为用力过猛,身形不稳之下,歪斜了半步。

    正在稳住身形,惊见本来无一物的黑暗中,一只拳头陡然放大。

    这一拳来得突兀,他又正是身躯不稳时,再想挡,拳头已在眼前。

    砰!

    结结实实的一拳,正面轰在剑晨额头上。

    即便是以混沌内力的防护,此拳也打得他双眼中金星乱冒,脑袋不由自主地一仰。

    咽喉,便在这一仰下暴露于黑暗中。

    刷!

    一点寒芒,紧接而至,目标,正是剑晨破绽大露的咽喉,这道寒芒若是击得实了,喉咙定然碎裂!

    好在玄冥诀的防御力可称天下第一,此刻剑晨虽然脑袋重重中了一拳,但在混沌内力的及时抵消下,虽然脑袋上仰,但拳力却并非入脑,判断力尚在。

    当下虽惊不乱,脑袋后仰中,就势脚下一滑,腰部发力使了个铁板桥的功夫,后仰的速度顿时大增,堪堪将自己咽喉与寒芒的距离拉开了少许。

    正是有了这少许缓冲,几乎已经平仰的身体右手斜指,只见他的手腕一翻,千锋能够变化的最短兵器落尘钻,已然在尖锐旋转声中,正正往那一点寒芒上点去。

    吱吱吱!

    落尘钻探前,却钻了个空,那点寒芒竟像它突然出现时那般,又突然消失于无。

    锵!

    剑晨的动作也是及快,落尘钻在往歪后方一甩的同时,千锋银枪已经倒插入地,支撑着他的身躯没有直接倒在地上。

    与那司徒无双相抗,身体的动作永远要比思维的速度更快,身形才将稳住,剑晨陡然凭借银枪的支撑临空跃起,身躯横在半空,双脚啪啪啪旋转着踢了一整圈,将接下来司徒无双的所有攻击角度全数踢了个遍。

    “小子,我说了”

    连环腿仍然作用全无,司徒无双的声音仍然以分辨不出方位的虚无,四面八方传了来,淡淡地道“不拔剑,就是死!”

    黑影突然自他横在半空的身躯下方出现,一式扫堂腿擦着地面踢在支撑于地的银枪上。

    嚓!

    暗道内泥土地面本就松软,他这一脚踢下,枪尖受力往外一撇,倒竖的银枪立时打横,仅靠枪身横在半空的剑晨身躯一歪,眼见就要往地上一头栽落。

    啪!

    危急中,左手往腰际一抹,沥血剑连剑带鞘往地面上一点,身躯借力,重又往上一升。

    身子在半空极力一扭,打横的千锋银枪正好借这一扭之力斜向往下舞了个半圆,却又舞了个空。

    那使了一记扫堂腿的黑影,早已不在原地。

    咚,双脚落地,剑晨的背后已被冷汗浸湿了一大块。

    他自习武以来,从未有如此刻打得如此憋屈的一幕。

    轻功好的人他不是没遇上过,可从来也没遇上过这种看不见,也摸不着的敌人。

    在他的感觉,自己仿佛就像一个傻子一样,一招一式打来打去,全都像是在与空气搏斗,每一股力道轰出去都得不到回应,越打,越令他心中烦闷不已。

    陷于黑暗中的司徒无双占尽天时地利,自己若要与他一战,就非得先找到他的踪迹才行。

    可是光凭几个火把,对于就算大白天也能让人无限忽略于他的司徒无双来说,其所能发出的光亮,实在不够。

    难道,真的要像他所说,拔出沥血剑,才有一战之力?

    想起当日孟浩然拔出沥血剑时,那绝世凶芒凝聚而成的红光,若是放在此刻狭小的暗道里,那便直如一轮血光烈阳一般,任他躲在哪个角落,也定然无所遁形。

    可是他敢拔剑吗?

    千锋以银枪之形倒插在地上,剑晨的右手,已然抚上沥血剑的剑柄,手掌在剧烈颤抖间,用力拔了两下,却连一丝红光也没有拔出来。

    “对,就是这样!”

    司徒无双不知练得什么功夫,在这昏暗的暗道内,目力极为锐利,剑晨的动作落在他眼里,说话间,竟然透出丝丝激动。

    “拔剑吧,只有拔出沥血,你才能打败我!”

    他的声音带着魔性,仿佛手里拿着玩具在引诱无知孩童一般,一步步引诱着剑晨拔出沥血剑,似乎根本没有想过,沥血剑若出,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他!

    剑晨紧咬着牙关,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正忍受着强烈的不适,握在沥血剑柄上的右手忽紧忽松,显然心中天人交战激烈不已。

    在他身后,花想蓉虽然看不到剑晨面容,但只从他颤抖不已的身躯中也已看出,剑晨此刻的景况,极为不妙。

    除了担心剑晨,花想蓉还更担忧另一件事。

    那便是,司徒无双。

    他为何一再引诱剑晨拔剑?

    花想蓉的心底突然有着强烈的不安感,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若剑晨真的拔出沥血剑,必定会发生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这剑,不能拔!

    花想蓉在司徒无双出现后,一直彷徨无助的俏脸,陡然变得极为坚定。

    她在这危急的一刻,终于作了决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