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43章 剑门雄关

章节目录 第243章 剑门雄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剑门关,巴蜀之咽喉,开元十五道之剑南道的起始。

    巴蜀位于大唐版图西南,乃是巴郡与蜀郡的统称,因其辖区内水域遍布,物产丰富,又素有天府之国的美誉。

    此刻,剑门关外三十余里。

    雄山峻岭间,一条水势平缓的小河流潺潺自剑门关处流淌而下。

    河边,地势开阔处,四匹雄壮的马儿正悠闲地踱着步子,时而低头啃上两桶嫩草,时而打上两个响鼻,显得无比惬意。

    有四匹马,自然,也应有四个人。

    哗啦!

    河面上,一个硕大的光头从水底冒了上来,大口一张,喷出一道水箭,陡然哈哈大笑道“爽!”

    连日赶路所带来的身体疲乏感仿佛随着那一口甘甜的水箭喷之一空。

    然后,他便迎上一道杀人般的目光。

    管平脖子一缩,硬生生止住了再畅游一番的念头,虚头巴脑地爬回岸边。

    河岸边,那道杀人的目光来自郭传宗,而他的身旁,剑晨一言不发,望着剑门关的方向怔怔出神。

    带着满身水珠,管平有些尴尬地挠着头,冲着一旁正双手掬起一捧河水要喝的凌尉,没话找话地道“凌兄弟,你老家就在巴蜀吧?”

    “呸!”凌尉一捧水喝了一半吐了一半,擦了擦嘴巴,不无鄙视地道“这不是废话吗?青城派可是巴蜀第一剑派!”

    管平嘿嘿笑了笑,也不生气,两眼放光道“常听人说青城天下幽,乃是名山大川中一等一的好去处,好难得来一次巴蜀,凌兄弟你可得带咱们好好游览游览。”

    凌尉的眉头在听到此话时,微不可察地跳了跳,不待说话,旁边早有人冷声刺道

    “咱们来巴蜀,是来玩的吗?”

    郭传宗一脸冷色,目光如剑,先刺管平,再捅凌尉。

    “你!”

    管平终于有些生气,这一路上的沉默压抑于他实在是种煎熬,适才也只是想说些无关痛痒的话来活跃活跃气氛,岂知郭传宗会如此认真。

    “怎样?”

    郭传宗小小的身躯一挺,毫不畏惧气得水珠乱甩的管平,大有一言不合那就动手的架势。

    两人的剑弩拔张丝毫没有影响到凌尉喝水的心情,他连看也懒得看仿佛斗鸡般的两个人,自顾自又捧了一掬水,稀哩呼噜洗起了脸。

    正在这时,一柄纯白的剑鞘突兀地横在大眼瞪小眼的两人中间,剑尖又慢慢落回地上,以此为支点,剑晨撑着剑,站了起来。

    “走吧,还要赶路。”

    他平静到有些冷漠的说着,像是对眼前的闹剧一无所觉,话毕,转身。

    管平与郭传宗仍然大眼瞪着小眼,只是,目光交错时再没有怒火,而是一阵泄气。

    “哈哈。”

    看着剑晨已经牵上了马头缰绳,凌尉这才笑出了声,“戏演得不够好啊。”

    他在一边看得明白,管平与郭传宗哪里是想打架,分明就是没事找事,想逗剑晨说话而已。

    结果对方的心思根本不在他两人身上,除了横剑的刹那,完全连半个劝字也欠奉。

    郭传宗无奈地叹了口气,拍拍很是不甘心的管平,叹道“走吧。”

    离开万药谷已又过了一个月。

    当日在暗道中,花想蓉终究还是跟着司徒无双走了,而司徒无双不知为何,似乎很害怕花想蓉寻了短见,是以果然没有继续打剑晨手中沥血剑的主意。

    可是,司徒无双虽然退走,但仍然给剑晨的心灵留下了一片阴霾,以至于初登立派境界的喜悦,也在无情的现实面前被击得粉碎。

    虽然花想蓉说,她的离去只是为了不想成为剑晨的负累,她想变强,但就剑晨来说,这何尝不是因为他能力不足,不能保护好身边人?

    还有安安,安安走了,没有说为什么,可是剑晨相信她定是有着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为了不连累他,所以才选择离去。

    说到底,也是因为他的能力还不足以应付安安遇上的麻烦。

    所以,这一路的沉默,剑晨的心底,只有一个念头。

    变强!

    强到无可匹敌,强到整个江湖在谈到他剑晨的名字时,无不骇然变色。

    如此,不管安安在哪里,花想蓉又在哪里,他的强,总会传到两人耳中,他要让安安,甚至花想蓉相信,不管遇上任何麻烦,他剑晨,都有能力解决!

    那么他变强之路的第一站,便用唐门之血,来祭奠吧!

    四骑扬蹄,卷起滚滚烟尘,剑晨一马当先,纵马狂奔大半个时辰后,雄壮巍峨的剑门关,已然在望。

    有峰天下险,剑劈一道关。

    雄据天下的剑门关,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有诗云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诗中其意,未曾亲到剑门,根本无法体会。

    一道小小的关隘本不出奇,但修建在千仞绝壁上的关隘,其份量,却又不同。

    又过了小半刻,四人终于行至关门近处,顿时,一股古朴苍桑之感迎面而来。

    “吁!”

    剑晨勒住马头,身躯随着跨下健马原地踏了两个圈,方才定住,目光所向,令他皱了皱眉。

    离他十来丈远的的关隘处,半个人影也无,而那唯一一扇可供人通过的斑驳厚重包铁木门紧紧地闭着。

    “吁!”

    他停下片刻间,郭传宗等三人也策马赶到,见状俱都露出奇怪的神色。

    “咦?”管平骑在马上,大手在自己的光头上摸了两把,奇道“怎么门关了?”

    郭传宗抬头看了眼日头,也是疑惑道“此时正好日上三竿,正是往来行人最多的时候,即便蜀道难行,但也不可能如此之早就闭了关门才对。”

    又转头冲凌尉道“喂,你是本地人,这剑门关从来都关得这么早吗?”

    凌尉也正紧盯着严丝合缝的关门,不解道“剑门关虽然特殊,但如今又不是战时,其放行时辰应与大唐别处一般无二才对。”

    “呔!”

    正当众人疑惑纷纷时,从高高在上的城墙上,有人不客气地高声吼道

    “关下何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