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257章 傲天

章节目录 第257章 傲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月色如水。

    离唐家堡不远处有一葱翠的小山,山间清幽,往日里乃是唐家弟子携心爱之人谈情说爱的好去处,给这生机盎然的小山,又凭添了无穷春意。

    只不过,以目前唐门遭逢剧变的情况来看,这座小山怕是得孤寂上好一段时日。

    此刻,山顶上。

    一位身材婀娜的女子仰头而立,似乎在静静欣赏着月色。

    她只是那么随意地站着,但举手投足间,一股子清冷寂寥的意味便从她身上散发开来,与这深沉的夜,几乎融为一体。

    如果不是她那身与月光一般,同样如水的白色衣衫随着夜风轻灵地摆动着,显得有些打眼。

    恐怕就是有人走到近前,也发觉不到她的存在。

    沙沙沙!

    也不知她站了多久,陡然从身后山顶边缘的密林中,走出一人。

    这人是个青年男子,同样一身白衣。

    “如何?”

    白衣女子头也不回,轻飘飘地问道。

    “唐门,死伤过千。”

    青年男子似乎不太擅长说话,虽然回得极快,但语气却极为生硬。

    “哦。”

    白衣女子似乎点了点头,又似乎没有。

    唐门死伤过千!

    这消息如果放在江湖上,不管是谁,都得大大得吃上一惊。

    而在白衣女子这里,就只换来一个哦字。

    就仿佛,她早已料到这个结果。

    哦了之后,她没有再开口,而青年男子本也不喜说话,当然也就没了动静。

    于是夜色深沉的山顶上,本来只有一人静静站着,现在,就成了两人。

    “唉”

    白衣女子沉默了许久,终于叹了口气,语气中有着无奈,幽幽地道“我说,能不能不要我问一句,你就答几个字啊?”

    “主动点汇报情况行不行?”

    青年男子听了,眼珠动了动,算是有了回应,仍然生硬无比地道“哪方面?”

    白衣女子皎好的身段微微晃了一晃,带着报复的情绪,气道“各方面,说快点,说全面点!”

    这个要求,对于向来惜字如金的青年男子来说,近乎强人所难。

    不过,那青年男子却丝毫不以为意,仍是用他一贯的生硬和简洁向白衣女子汇报道

    “凶手,唐无解。”

    “帮凶,狼牙军、五毒教。”

    “门主唐无言,死。”

    “门下弟子,除天罗,灭。”

    想了一想,又补充道“郭传宗、凌尉、管平,中天龙蛊,剑晨,入狼牙。”

    最后一句话说得多了些,青年男子的眉头,竟然极为不满地皱了起来。

    “还真是”

    白衣女子又幽幽叹了口气,无奈道“全面呀”

    复又问道“剑晨入狼牙军做什么?”

    青年男子答道“蛇牙第七,要求。”

    “我不是问你是谁让他入的狼牙,我是说,为什么要让他入狼牙军!”

    白衣女子纠正着自己的问题。

    这一次,青年男子及时没有回答,定定看着她,沉默半晌,才回道

    “待查。”

    “哼。”白衣女子冷哼道“那条毒蛇,多半也是打着同样的主意。”

    “傲天!”

    她终于转过了身,一方白巾将她姣好的面容遮了大半,只剩下一双美艳不可方物地勾魂凤目露在月光下。

    冲着她口中叫做傲天的青年男子,吩咐道“你也去!”

    去哪里,她没说,青年男子却立即明白了她的意图。

    “好。”

    从喉咙里,硬挤出这个字后,他转身便走,不消片刻,已隐没于黑暗中。

    “毒蛇想做什么?”

    唐家堡,议事殿。

    剑晨与郭传宗三人,连同唐无解、蛇七等狼牙军众人均已离去。

    而此刻,殿门外,就着大殿内不停飘出的腥臭血意,有两人正皱着眉头聊天。

    而所聊的话题,竟然与两三里外白衣女子的话题相同。

    这两人,一个身穿黑衣,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另一个,一身青衫,脸庞被一块狰狞恐怖的青面鬼首面具遮挡。

    正是邪手追魂与青首鬼王。

    “你去问他不就知道了。”

    答话的,是青首鬼王。

    对于邪手追魂的问题,他显得兴致缺缺,反而一双凶目来回扫视着,片刻也不离议事殿内的近千残肢断头。

    眼底深处,竟然有着怀念。

    “嘁”

    邪手追魂对于青首鬼王的敷衍,显得有些不满。

    转念又自顾自说道“不过这样倒也不错,省得老子一天到晚像个保姆,三个月时间,任他自生自灭好了。”

    “嗯。”

    青首鬼王竟然应了他一声,青衫一阵晃动,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连接圆顶宫殿与外面小广场的木桥边上。

    冷冷地声音这才传来“正好,我有些事要办,你自己去玩吧。”

    话音落下,青影连闪,只片刻不到,人已消失在邪手追魂眼前。

    邪手追魂一直看着他消失不见,愣了半晌,突然气道“一个个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明明,我才是最应该神出鬼没的那个好吗?”

    齐云山,白岳峰。

    剑冢。

    尹修空正将他会的归一剑法从头到尾耍完一遍,吐纳完毕之后一睁眼,突然吓了一跳,他的眼前不知何时,竟站了一个人。

    挺剑就要刺,突然发现,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消失已久的伍元道人,当下惊喜不已,钢剑一丢,纳头便拜,激动喊道

    “师父!”

    伍元道人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对于尹修空的惊喜,他只是微微嗯了一声,开口道“我不在这几月,山上可有什么事?”

    “这,这没”

    尹修空陡然身躯一震,有汗从额头滴了下来,嚅嚅半晌,结结巴巴道“没,什么事!”

    “嗯?”

    伍元道人瞧他模样怪异,当即面色一板,肃道“说!”

    扑通!

    尹修空双膝一软,直接跪在地上,哭道“请师父恕罪,都是徒儿没用,没有守好山门!”

    伍元道人面色倒还算平静,淡然问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是,是”

    尹修空挣扎半晌,终于咬牙回道“是靳冲师兄回来了!”

    “冲儿?”

    伍元道人面色一愣,锐利的目光四下一扫,喝道“他人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