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304章 怀疑

章节目录 第304章 怀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七位以命相救,小子多谢了!”

    待得过了片刻,外面再无人声,躲在床底的剑晨带着感动,压低声线冲七人谢道。

    听见他的声音,摧山狼自地下一跃而起,第一时间冲到房门边上,侧耳静听了半晌,方才回过头冲其他人摆了摆手,示意屋外确实无人。

    灵硝狼见了,顿时苦笑道“剑少侠,还得委屈你在床下趴会,待风浪稍歇,咱们再想办法送你出去。”

    “诸位剑晨欠你们的,来日定当奉还!”

    剑晨缩在床上,看不见面目,语气却坚定至极。

    刚才那一幕,看起来岭山七狼真如耍猴一般疯疯颠颠,实则却凶险不已,稍有不慎,已然气极的蛇一直接痛下杀手也说不定。

    是以对剑晨来说,岭山七狼演的这一出,却已是以命在相报了。

    灵硝狼豪爽得笑了笑,道“些许小事,剑少侠何须如此,当日老大说过,岭山七狼欠你七条命,如今,只是报了你两条而已,咱们身上的债还多着咧。”

    两条?

    剑晨怔了怔,突然恍然道“难道杀那小二”

    灵硝狼道“不错,其实剑少侠你才来聚义行馆时,远远地便被咱们发现,只是咱们兄弟自觉无颜见你,这才未曾现身相见。”

    “不过后来”

    后来,剑晨令小二带路去往艾长老的居所,途中自然路过岭山七狼所在的客房,正好被摧山狼与灵硝狼两人察觉。

    两人远远地从剑晨背后望了一眼,正好见到剑晨打昏小二的一幕,顿时立知有事要发现。

    这七人久闯江湖,只凭经验来说自比剑晨丰富不少,见他只是打昏了小二,心下便觉不妥,于是聚齐七人,悄悄地也摸了过去。

    待他七人到了艾长老的小院时,剑晨早已下到暗道之中,摧山狼与灵硝狼两人正作着计较,突然感觉地面一阵震动,介时正是剑晨被发现行踪,双拳轰塌暗道之时。

    七人虽不知发生了何事,但也隐隐感到剑晨必是遇上了麻烦,当下摧山狼大手一挥,按早已商议定的,先将那昏迷的小二砍了脑袋再说。

    冲天狼的本意是想将小二一刀杀了,然后再寻一处隐秘的地方抛尸方妥,可是他才一刀砍了下去,正在去提小二脑袋时,小院的屋内又传来一声爆响。

    当时心下一惊,来不及再去做那抛尸灭迹之事,匆忙间只是一脚将篱笆踢得再度盖在小二身上,手里的脑袋也来不及丢,便匆匆追随着其余六狼冲回了摧山狼的房间。

    所以,他才一直抱着颗脑袋。

    紧接着,剑晨便已疾速冲至,却又被突然出现在前厅的蛇一所阻。

    当时的情况,就算剑晨不撞进房里,摧山狼本也打算开门将他拉进来。

    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剑晨一边听着,心中一阵感概,自己的心肠到底还是不够硬,比之这些常年混迹江湖的游侠来说,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没有杀小二,之后蛇一踢开房门时,摧山狼才有了个搅浑死水的由头,借着小二被杀之事,岔开了蛇一原本的意图。

    城主府。

    “主上!”

    蛇一龙行虎步地进入大殿内,躬身拱手,恭敬地冲主位上那人行礼。

    安伯天大马金刀坐于首位,面容早不复在暗道时的暴怒,一脸淡然地轻呷了口香茗,方才问道“找到人了吗?”

    蛇一头颅低垂,沉声道“未曾,请主上发落!”

    安伯天将茶杯放在几案上,叹道“你也是适逢其会而已,我发落你作甚。”

    负责雄武城巡逻的是虎牙,当时安伯天那声怒喝,正巧蛇一在场,便领了搜人的命令,安伯天虽然心情极差,却也没有迁怒于蛇一。

    “主上,你说这潜入的到底是何人?”

    蛇一的面色无悲无喜,抬起头来,向安伯天问道。

    安伯天摇着头,道“当时暗道内光线不清,就是我也没能看清到底潜入的是何人,不过”

    “艾长老信誓旦旦地保证,她设置在暗道里的剧毒瘴气天下无人可解,是以”

    蛇一目光一闪,说出一个可能,接口道“是以,这人逃跑之后只有两种可能。”

    安伯天看他一眼,赞赏道“说下去。”

    “是。”蛇一又一拱手,方才道“要么,已然毒发身亡,属于也知艾长老的剧毒瘴气厉害无比,若被人吸入体内,不出一时三刻便会化作一滩血水,所以属于等人才搜寻不到可疑人物。”

    “但是还有第二种可能!”

    他目中精光连动,顿了顿,才迟疑道“据说有一人百毒不侵!”

    “不是据说。”安伯天摇了摇头,道“是确有其人,并且就在这雄武城内。”

    蛇一的脸庞突然现出狰狞,道“剑晨!”

    “哦?”安伯天眉头挑了挑,笑道“你也想到他身上去了?”

    蛇一躬身道“不错,当属下听艾长老说,有人潜入了她的密室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

    “嗯”安伯天手指在茶杯上摩挲着,忽然问道“听说你将聚义行馆差点翻了个底朝天,却偏偏放过岭山七狼所在的房间,却是为何?”

    这一问,问得极为淡然,就仿佛随意闲聊一般,但熟知安伯天行事风格的蛇一,却从其语气中,感到了质问之意。

    一个回答不好,就算他身处蛇牙之首,也是半点用处也无。

    不过,蛇一却坦然无惧,直视着安伯天,回道“有两个原因,其一,岭山七狼与剑晨有仇,其二,属下放任岭山七狼杀了行馆小二的事不追究,是因为,在看到岭山七狼后,属下突然有个计划,当中关窍,得着落在这七个浑人身上。”

    他在说话时,安伯天一直紧紧盯着其双目,直到一语话毕,仍然沉默不语。

    过得片刻,方才将目光移回茶杯上,口中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没来由得,蛇一只觉一股莫大的压力骤然离体而去。

    “主上放心,属下已派人去寻那剑晨,若他没有异动便了,若是有”

    蛇一的双眸里,凶芒闪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