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311章 等待

章节目录 第311章 等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剑晨!

    并不是问傲天!

    原来在雄武城中一阵飞窜,最后回到木屋酒馆的人,竟然是易了容的剑晨!

    之前问傲天与岭山七狼众人乒乒乓乓一阵乱斗,在打进屋内之后,问傲天便给了剑晨一张与自己面容一致的人皮面具。

    是以到后来,烛火熄灭,房门爆裂,撞出屋外的人,已经不是原本的问傲天,而是易容改面的剑晨!

    问傲天的突然出现,当时也令剑晨好一阵疑惑。

    明明两人才只是一个照面的缘份,顶多算起来,也就是同桌喝了一杯极为沉闷的茶而已,要论交情,还不如与剑晨打了一架的岭山七狼。

    可偏偏就是这个没有交情的问傲天,在他被困于聚义行馆时,带来了脱困而出的契机。

    然而令剑晨心中疑窦丛生的是,问傲天是怎么知道他在聚义行馆,而且还能知道他在岭山七狼房间里的床底下?!

    这事情事事透着诡异,可是当时的情况,确实也不是一个可以细细思量的好时机,更何况,从问傲天口中,他还得到了一个令他不得不赶紧离开聚义行馆的理由。

    是以,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剑晨不仅戴上了问傲天的面具,还穿上了他的一身白袍,更重要的是,为了不被人识破,千锋被藏于怀内,逐风剑却没法藏,便与问傲天对换了剑。

    他此时手中的,是问傲天的惊虹剑,问傲天不仅给了他剑,更是连其引以为傲的惊虹剑法,也传了三句口诀给他。

    这也是为什么,剑晨在易容撞出房间之后,能够以惊虹剑法与岭山七狼又演了好一阵武斗戏的原因。

    江湖之中,各门各派的独门武功秘籍无不是其立派之本,乃是宁死也不愿泄露的绝对隐秘。

    然而问傲天却为了剑晨能够脱离险境,不仅给了面具,给了剑,还给了剑法,并且还冒着一个更大的风险。

    因为按照计划,剑晨易容成问傲天,是要趁人不备跑的,可是他固然跑了,但岭山七狼的房间里的人数,仍然还是八人,若是事后被人发现房内多出的那人是问傲天

    须知外面可是有数十双眼睛都看到问傲天离去的,而离去的问傲天竟然又出现在房内,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其中定然有鬼。

    正是有了这一切种种表象,令剑晨无论如何也不能怀疑问傲天别有所图,只能认为其是在真心实意的帮自己。

    虽然这个忙,帮得很是莫名其妙,可是,剑晨又不得不接受。

    因为他再不露面,郭传宗三人便要糟!

    问傲天对他说的大麻烦,便是五毒教的艾长老,现下正守在木屋酒馆。

    并且与艾长老同来的,还有原本被关在地牢里的郭传宗三人。

    问傲天只说了这么多,但剑晨立即便明白了艾长老的用意。

    虽然明面上唯一知道他去过聚义行馆的小二已经死了,但他的行踪有没有被雄武城的暗哨发现,就连剑晨自己也没有这个自信。

    恐怕自己前去聚义行馆的行踪,多多少少还是有着泄露。

    那么艾长老去木屋的目的就很明显了,她就是要确认在暗道里窥破了毒尸大计的人,到底是不是剑晨。

    安伯天曾说,雄武城内有一个百毒不侵的人,虽然安伯天没有明说这人是谁,但艾长老结果在唐门时的所见,很容易地,便联想到剑晨身上。

    所以她才会来木屋。

    聚义行馆被蛇一翻了个遍,却没有找到半点蛛丝马迹,不过,当时行馆内有安伯天与蛇一两大高手在,艾长老相信,这人,肯定是没有跑出行馆的。

    那么,找不到人,有两种可能,一,这人在聚义行馆中隐藏得极深,二,潜入之人已不知在哪里化成了一滩血水,没有被搜寻的雄武军士发现。

    无论是哪一种,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人肯定还在聚义行馆里。

    艾长老来此,便是要等,以此刻聚义行馆布下的眼线,只要有人出来,无论是从哪里出来,绝对会被发现。

    所以,若在行馆里的是剑晨,那他就绝不可能回到木屋来。

    木屋酒馆中。

    夜色已沉,就连柜台内的小二也早已打着呵欠入了后堂睡下了,可在酒馆里,却还有四个人。

    其中三个坐了一桌,正是郭传宗与凌尉等三人,看其坐得咬牙切齿却又僵硬的身姿,便可知,定是被人点了穴道。

    而在三人旁边,艾长老苍老佝偻的身躯正缓缓饮着一杯早已凉透了的茶水。

    她手里的茶只不过是酒馆中粗劣的茶渣所泡,远比不得安伯天爱不释手的香茗,可艾长老却仍然喝得津津有味,一口一口,慢慢地品尝着。

    “老妖婆!你深更半夜不睡觉,跑来喝什么茶!”

    郭传宗坐得腰酸背痛却又动弹不得,气得是死去活来,看向艾长老的眼神仿佛长了牙齿,想将之生吞活剥一般。

    啪!

    艾长老没有搭理他,只是轻轻地打了个响指。

    “啊!”

    僵直而坐的三人陡然面色扭曲大变,来自血脉深处的切割剧痛令三人忍不住哀嚎出声。

    “老身在喝茶的时候,最不喜人打扰。”

    艾长老闭上眼,仿佛极为享受地听着郭传宗等人的哀嚎,阴森如骷髅一般的老脸上,竟还缓缓浮起一丝满足的笑意。

    “变态!”

    郭传宗一面哀嚎着,一面恶狠狠地骂道。

    “看来,你们还痛得不够?”

    艾长老轻笑了笑,手指又伸了出来,在凌尉与管平两人惊惧的目光注视下,似乎还想再打个响指。

    “我要是你,就不会乱动。”

    陡然,在艾长老手指正要挥动之际,一道冷冷的声音,自木屋大门外传来。

    “大哥!”

    郭传宗于极度痛苦中,仍然第一时间分辨出剑晨的声音,不由大喜过望。

    艾长老却是一怔,手指终究还是动了,不过甩出的响指,音调却有不同。

    郭传宗三人的哀嚎,嘎然而止。

    只见艾长老颤巍巍地起身,面向着大门,有些惊讶地道“你怎么在这里?”

    大门处,映入艾长老眼帘的人,正是冷眼以对的剑晨。

    终于回家,今天白天去公司汇报成果,顺便整理一下思路,从明天开始恢复三更,过两天请个假,闭关补上欠下的章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