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337章 抽丝剥茧(十四更)

章节目录 第337章 抽丝剥茧(十四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空气中满是沉默,沉默到令人感到丝丝压抑。

    卢九尚一口一口地抽着水烟,他的两个儿子分立左右,俱都没有说话。

    而剑晨在交代清楚前因后果后,自也没有话说,一群人的眼睛,全部牢牢盯在卢九尚的身上。

    过了许久,卢九尚始终埋头抽烟,不言不语。

    堂屋里寂静无比,只有火塘里燃烧正旺的树枝偶尔啪嚓一声被烧得爆裂一下,才能令人感觉到时间仍在流转。

    这种情况大有一直持续下去的可能,直到剑晨忍不住,正欲说话时,卢九尚才突然抬起了头,看了剑晨一眼,淡淡道

    “说完了?”

    剑晨心底一松,连微一躬身,应道“说完了,还请卢前辈指条明路,好让我这几个朋友解除蛊毒之苦。”

    “哈哈哈哈”

    卢九尚突然畅快大笑起来,水烟杆随手丢在一边,拍着手掌道“好好好,故事编得很精彩!”

    编?

    剑晨五人的面色,突然一变,卢九尚只是听完剑晨的诉说,连看都没看几人一眼,竟然就认定这番说辞是编的?

    剑晨干咳两声,极力做出一副自然的表情,试探着道“卢前辈说的哪里话来,在下适才所说俱是详情,并非在编故事。”

    卢九尚笑容稍歇,摇着脑袋缓缓站了起来,对剑晨笑道“小家伙,老头子我虽然不会风蜈篇,但并不妨碍我听出你话里的漏洞。”

    他的手忽的一指,指尖所向穿过众人,落在一脸诧异站在最后的蛇五身上,笑道“他的天龙蛊并不是完全体暂且不说,而他们三人”

    手指一环,在郭传宗、凌尉、管平三人身上一一点了过去,道“体内的天龙蛊已经是完全体,所以他们三个,是无法离开下蛊之人太远的,否则必将蛊毒暴发而亡。”

    又冲已然面色苍白的剑晨眨了眨眼,嘲弄道“他们三个能站在这里,只有两种可能,其一,这天龙蛊,是你们五人中,唯一没有中蛊的你下的,如此便能解释得通,为何天龙蛊在没有感应到中蛊之人后,没有暴发的原因。”

    此言一出,立在他身旁两侧的卢蒙卡两兄弟悚然色变,蛊是剑晨下的?那不是说,剑晨便是风蜈坛的叛徒?

    当下身躯一震,两道黑色雾气凝成的烈焰陡然冲天而起,卢蒙罗完好的左臂已猛得抬了起来。

    卢九尚头也没回,只是伸出一手轻轻往后一挥,一阵狂风凭空出现,竟将卢蒙卡两兄弟燃起的黑焰吹得点滴不剩。

    “其二!”

    他露的这一手,莫说剑晨等人,就是他两个儿子,也无不大惊,而卢九尚却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仍然平静地说道“你口中的艾长老,给他们服下了一种药,生生凝血丹!”

    “只有生生凝血丹,才能令天龙蛊在感知不到蛊主的情况下,不会立即暴发。”

    他耸了耸肩,冲已经面色难看的剑晨等人笑道“老头子孤陋寡闻,只知这两种情况,到底是哪一种,你们选吧。”

    孤陋寡闻?

    两种情况?

    自己选?

    剑晨苦笑一声,心中不禁生出无力之感,这怎么选?

    选其一,自己就得变成整个苗疆的敌人,单看卢蒙卡两兄弟那杀死人的目光,就知这个选择一定不能选。

    选其二?

    这倒是被卢九尚猜中,情况确实就是艾长老给郭传宗三人服下了生生凝血丹,可是如果选了,不就承认自己先前是在撒谎?

    剑晨突然有种感觉,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

    之前的密林外,众人之所以商量出这么一番说辞,那是在实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情况下,唯有舍弃一个漏洞的最好说法。

    天龙蛊不能离开蛊主,也就是艾长老之事,他们自然是知道的,而正是因为知道,才无法将这个半真半假的谎言编得毫无破绽。

    但是,五人在一番商讨之后,想到风蜈坛最后一次出现在苗疆,乃是在百年前。

    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五毒教在巴蜀发展势头良好,也就是说,苗疆里的其余四坛,并没有在这百年时间内对五毒教进行过接触。

    所以,五毒教特有的蛊毒,在今日的苗疆到底还有几人知道其详细情况?

    正是因为心中抱了如此万一的想法,他们在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商议出这个看似很完美,内中却有个大缺陷的说辞。

    谁曾想这番说辞才第一次从剑晨口中说了出来,就被人给识破,顿时令场上的气氛尴尬无比。

    剑晨这边纠结着,卢九尚却并不着急,仍然好整以暇地盯着他看,倒是他身后的两个儿子,一脸的怒容是忍了又忍,若不是有卢九尚在前,早便冲了上去。

    “卢前辈说的没错”

    剑晨纠结了半晌,终于垂下了头,承认道“确实是生生凝血丹。”

    卢九尚的嘴角勾了勾,道“想炼制生生凝血丹,代价可是不菲,就算这百年来风蜈坛在外发展得不错,也不可能做到大批量生产,所以,此丹的珍贵性已不需我多言。”

    反正都已被揭破,剑晨倒坦然下来,点头道“不错,艾长老给此丹时,确实一脸的肉痛。”

    卢九尚接道“如此珍贵的丹药,若不是她想让你们做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是绝不可能拿出来的,我猜”

    他的目光陡然精光大盛,盯着剑晨的脸,一字一顿道“五毒教以天龙蛊逼你们来苗疆,是为了毒经总纪?”

    剑晨苦笑,道了声是,在卢九尚的面前,他们之前的各种商讨,全无用处,眼看着便被对方一层层将内中真相若抽丝剥茧般剥了出来。

    “但是你们似乎并不想听从艾长老的指使,私下里一商量,就将夺取毒经总纪的事情抛在脑后,一心一意只想将自己身上的天龙蛊解除。”

    “我这么说,对不对?”

    卢九尚微微笑着,眼眸里睿智的光芒闪烁不已,给剑晨等人的感觉,似乎目光已经直直望进了心底。

    “不错”

    剑晨轻叹了一声,索性大方承认道“情况正如卢前辈所说。”

    “这一次绝无虚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