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378章 疑虑重重

章节目录 第378章 疑虑重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被人输内力?”

    管平愣了愣,惭愧道“这还真没被人输过。”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被人用内力打得满地找牙这种事,以前倒是常有。

    “剑少侠”管平小心看着他的脸色,试探道“你还在想着这事儿?萧医仙不是都说了吗,那是因为他施展秘术的原因,过几天就消退了。”

    剑晨甩了甩头,苦笑一声,真的是如此吗?

    自那日小萧萧爆发出惊人内力,全部输入到剑晨体内之后,这两天来,他心中一直有着一种莫名的情绪。

    特别是在看到小萧萧那张无成人无异的脸庞时,这股情绪就越加强烈。

    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亲情之感!

    他,为什么会对一个才七八岁的孩童产生亲情的感觉?

    萧莫何对此的解释是,小萧萧曾以全身功力输往剑晨体内,这内力量太过巨大,以至于直到两天后,剑晨体内经脉里尚还有残余。

    体内有着别人的内力,是以才会对这输入内力的人有着一丝丝心脉相连的感觉,待过得几日,内力消耗一空,这感觉也就淡去了。

    剑晨对于萧莫何的这个解释,心中半信半疑。

    因为玄冥诀的关系,他的混沌内力极为排斥别人的内力,所以除了小萧萧之外,他倒真没有被人输送过如此大量内力的体会。

    但是,没有体会并不代表着剑晨对此就一无所知。

    似萧莫何说的这种情况,他习武十三年,从来不曾从其他人,包括他的授业恩师伍元道人的口中听到过。

    更何况,剑晨分明感觉到,这种感觉的出现,并非是因为他体内的内力,而是在看到小萧萧那张青年人的面孔时,才会陡然强烈。

    可这到底是为何?剑晨苦思了两日,却半点头绪也摸不着。

    血脉相连更是一句笑话。

    他是衡阳洛家的人,洛家在十三年前满门被灭,如今尚余在世的,只有他一人而已,小萧萧才多大?血脉?他会是洛家的后人?

    这是不可能的事,除非他洛家当日蒙难时,还有人逃脱了追杀!

    但萧莫何又是怎么回事?他可是小萧萧的爷爷,总不可能连萧莫何也是他洛家的人吧?

    想到这种荒谬的可能,剑晨不禁又是一阵无奈地苦笑。

    “剑少侠,剑少侠”

    管平见他愣了许久,面上更是阴睛不定,不禁有些担心,连轻声唤着。

    剑晨茫然看了看他,不由又想起一事来,问道

    “管兄,凌兄当日那一剑,你怎么看?”

    提起这个,管平的目中突然闪过一丝恐惧,心有余悸道“剑少侠不瞒你说,俺老管自闯荡江湖以来,早就练成了一身滚刀肉的功夫,什么样的恶人俺没见过”

    “可是,可是”

    剑晨认识的管平从来都是没心没肺,此刻却见他身躯隐隐有着战栗,可是了半晌,方才惊恐道

    “凌兄弟那一剑,俺是打从心底里的害怕呀!”

    说着,还飞速瞟了一眼凌尉,生怕他突然醒来似的。

    剑晨沉默点头。

    虽然他曾经背着沥血剑回万药谷,但管平却并没有亲眼见过沥血剑出鞘时的景象,此刻要他说,也没个对比参照。

    沥血剑早在雄武城时就被他吸尽了内里的血腥气息,后来又被一掌劈成两段,可以说这世上再没有沥血剑一说。

    然而偏偏在这苗疆,从与他一路走来的凌尉身上,又感受到了这般气息。

    这位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青城派弟子凌尉,到底身上隐藏着怎么样的秘密?

    凌尉突然而发的血剑气息,是他两日里第二件摸不着头绪的怪事。

    剑晨再度沉默,而管平也不愿再提及血剑之事,连忙蹲下身来,先将小萧萧的脑袋扶起,缓缓喂着鸡汤。

    心烦意乱下,喂上一勺倒有大半勺洒在了小萧萧胸口上。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各做各的,各想各的,一时间沉闷至极,直到

    咯吱咯吱。

    又有人轻快地上了楼。

    不用去看,光听脚步声就知来的是郭传宗。

    果然,剑晨根本不用回头,郭传宗乍乍呼呼的声音已在门外响起。

    “大哥,萧前辈回来了,说找你去,有急事!”

    话音才落,咯吱咯吱脚踩楼梯的声音复又响起,郭传宗在说了一句话后,又急匆匆奔下了楼。

    剑晨并没有在意郭传宗的急切,这两日来因着妹妮的关系,他一直便是如此行色匆匆,他更在意的,是萧莫何所谓的急事。

    萧莫何这两日很神秘,在五毒教众人突然消失之后,他只是简单救治了一下小萧萧与凌尉,随后便将两人交给自己照料,而他却与卢蒙卡两人神神秘秘的,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要去哪里,就那么失踪了两日。

    这会突然回来了,就急着见自己?

    萧莫何的身上,到底又隐藏着什么?

    剑晨揉了揉眉心,一次苗疆之行,引出了这许多离离奇奇的怪事,令他深切地怀念起安安来。

    要是安安在那该多好!

    抱着这个念头,剑晨心情低落地叮嘱了管平一声,也往楼下走去。

    心中也是无奈,郭传宗这小子心急陪妹妮,只说萧莫何找他,那萧莫何在哪里他又不说,这话传得真是

    出得吊脚楼,他正准备四下望望,找个苗人打听一下萧莫何与卢蒙卡在哪里,不曾想,才只第一眼扫过,就见两个熟悉的背影坐在小河边,低头交谈着什么。

    “萧前辈!”

    剑晨高叫了一声,不由失笑,原来自己出来第一眼就能看到两人,怪不得郭传宗传话传得那么突兀,到是错怪了他。

    他快步走上,十数丈距离一晃而过,走得近前才发现,萧莫何与卢蒙卡两人的面色,竟有几分沉重。

    不由一怔,问道“你们这两天去了哪里?”

    萧莫何没有理会,仍然低着头在沉思,倒是卢蒙卡应道

    “我和萧叔叔两个,去了一趟玉蟾寨”

    “玉蟾寨?”

    剑晨微一怔,突然大惊,急问道“可是找到了解除天龙蛊的方法?”

    五篇毒经总纪相生相克,玉蟾篇,正是风蜈篇的克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