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388章 重伤一击

章节目录 第388章 重伤一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是“我”做的。

    明伯话中的漏洞,被剑晨敏锐地捕捉到。

    “不是你做的,那是鬼兵域的其他人做的?”

    剑晨紧接问道。

    明伯神色间有着郁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叹道“不是,又可以说是。”

    “你这老头,是或不是,给句痛快话!”

    郭传宗正在气头上,闻言更是怒不可遏,忍不住大喝道。

    明伯却不理他,一双眼睛仍然放在剑晨身上,道“晨娃儿,咱们借一步说话?”

    “不行!”

    郭传宗断喝道“你这老头神神秘秘,莫不是还想骗我大哥!”

    “无妨。”剑晨拉住郭传宗,道“他想杀我,早在八年前就杀了。”

    踏上一步,对明伯道“好,正好我也有很多事想问你。”

    又对姜川拱手道“麻烦姜兄,还请安排一间安静的密室。”

    姜川怔了怔,目光先看向郭传宗,只见后者挣扎半晌,终于猛一咬牙,点了点头。

    剑晨与这叫明伯的老头有何恩怨他不清楚,不过他对现下剑晨的武功还是有着几分自信,就算是青首鬼王亲来,想要无声无息地致剑晨于死地,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两位,请随我来吧。”

    得到郭传宗的首肯,姜川这才领着两人往院子四周的一间小屋走去。

    进了屋内,他将桌上的烛台转了两圈,其中一面墙壁上,陡然裂开一道暗门。

    “密室。”

    姜川将手一引,却不再往前。

    剑晨与明伯对视一眼,当先一躬身,进了门内。

    在暗道内弯弯曲曲往下走了半柱香功夫,眼前已有火光闪现,再拐过一个弯,便豁然开朗。

    这是一处隐藏在地下,其面积足可容纳上百人,并且围着墙角,满满当当储备着食物与清水的大厅,与在余杭城中时去过的那处别无二致。

    这才是丐帮隐藏在各处据点内真正的秘密据点。

    走到这里,他才停下脚步,转回头看着一言不发走在他后面的明伯,道

    “这里可还算安静?可以说了吧?”

    明伯一直低着头跟在剑晨后面,像在沉思着什么,这时才抬起头来,看着剑晨,道“可以,先说你的事情吧,你有什么要问的,我能说就说。”

    “好。”剑晨也不客气,直接问道“你是鬼兵域的人?”

    “是。”

    明伯将手负在身后,坦然应道。

    即使早已知道这个事实,但从明伯口中亲耳听到这个是字,还是令剑晨的心狠狠地揪了一把,他紧咬着牙齿,再问道

    “十三年前,就是鬼兵域害了我洛家满门?”

    这个问题,令明伯的眉头深深纠结在一起,他的目光连连闪烁,半晌之后,方才轻声道

    “是。”

    是!

    这个是字,比先前那个威力还要大,如同一点火星点燃了剑晨埋藏在心中多年的炸药,轰的一声,将他的内心全部引爆。

    “是,是,是。”剑晨深深低着头,面容扭曲着,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猛然厉喝“是你就去死吧!”

    啪嚓!

    地下大厅里,青幽的雷电密网几乎占据了全部空间,一团硕大的雷球毫无征兆地猛往明伯砸将而去。

    明伯目中精光大现,口中连喝道“晨娃子,且慢”

    已然来不及,电芒大闪的雷球已近他面门。

    轰!

    仓促之下,明伯无奈只得一掌横封,就听一声爆鸣,雷光倾刻将明伯整个笼罩在内,电蛇飞窜间,将墙脚边堆放的麻袋也击得破碎。

    一时间谷物飞散,与雷鸣电光一道,充斥着整个大厅。

    砰!

    雷光萦绕的电人猛得撞在墙上,一口蕴含青幽电弧的鲜血喷将出来,扑通一下,直接反弹摔落在地。

    雷收电歇,只有飘荡在地下大厅中的谷雨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四下里,突然寂静无声。

    雷动九天之后,剑晨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怔愣。

    复仇的怒火本已烧昏了他的头脑,这才在一言不合之下,飞火流星锤悍然重击。

    可是,令他万没有想到的是,明伯竟然当真就在这一击下重创倒地?

    昨日在密林中,他是见识过小陈的武功的,虽然并非他的对手,但若说连他一击也接不住,剑晨却是不信的。

    就算是小陈,也不可能只因这一击就轰然倒地,那明伯又怎么会

    在他的印象中,鬼兵域的人,何曾有过如此不堪一击的时候。

    难道明伯他不会武功?

    原本以为会有一场大战的剑晨,在这突然而来的变故下,反倒不知该如何出手,内心的怒火也因此而淡灭了几分。

    “明伯?”

    剑晨看着倒在墙边一动不动的明伯,试探叫了声。

    没有回应。

    就当他准备上前探个究竟时,却见明伯的手指头轻微地动了动,随即轻抬起一只手掌,冲剑晨勉强摇了摇。

    脚步顿住,剑晨眼睁睁地看着明伯缓缓从地上撑起了身子,晃晃悠悠地,本想强撑着站起来,却不想站了一半,膝盖突然一软,又重重坐倒在地上,无奈一声叹息,索性背靠着墙壁,就那么坐在地上。

    此刻的明伯看起来,与那垂垂老矣的寻常老人无异,与那杀人如麻的鬼兵域哪里能看得出半分联系。

    剑晨站在他对面,好几次都想冲上去将他扶住,想起他的身份,又咬牙拼命忍住。

    此刻见他坐定,望着明伯被雷电殛烤得焦黑的脸庞,一抹不忍终究还是自心底浮现了出来。

    “明伯你”

    明伯冲他虚弱地摆摆手,勉强咧嘴笑笑,自焦黑的脸上,露出一口沾血的雪白牙齿,道

    “不怪你,是老头子我早有伤在身。”

    剑晨这才注意到,在他胸口处,有一道从右肩一直延伸至左肋的细长血痕,在被烧得有些焦黑的衣服上,显得犹为显眼。

    “这是剑伤?”

    剑晨心中一奇,不由踏前两步,来到明伯身前,仔细打量了一番这道血痕。

    “晨娃子,明伯不能再帮你啦!”

    明伯的语调却突然急促起来,目光苦涩地看着剑晨,极为认真道

    “你要记住,以前的鬼兵域并不是你的敌人!”

    剑晨猛得一愣。

    帮我?在亲口承认杀了洛家满门之后,明伯竟然说,他是在帮我?

    鬼兵域?以前的?并不是我的敌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