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398章 消失

章节目录 第398章 消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待有空时,再上纯阳一聚!

    闻得此言,剑晨与郭传宗惊讶对视了一眼。

    玉虚真人这话的意思,似乎知道他如今时间紧迫抽不开身?

    即便因为断剑联盟的事情,剑晨定然焦头烂额,这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是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而玉虚真人似乎料定,就算有着此事在前,剑晨仍然没空直上纯阳。

    那么,他又是否知道是因为何事?

    脑海内陡然之间浮现出五毒教众人突然消失的一幕。

    没有在当日身处灵蛇寨内,是绝对无法知晓他们现下这一路狂奔所为是何事的,难道说玉虚真人,或者纯阳剑宫门下其他人,当日有人曾隐藏在暗处?

    因着正青道长的话,剑晨与郭传宗两人心头的阴霾骤然扩大,无事献殷勤,此事,是好是坏?

    正想着是不是再从正青道长身上挖出点什么,剑晨还未开口,正青道长的后一句话立即将他的话堵在喉咙里。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其中内情还是等你面见了玉虚真人之后再说,贫道这里,你是得不到其他东西的了。”

    正青道长也是一人老成精之辈,一看两人神色即知在想些什么,索性先发制人,让剑晨免开尊口。

    他又弯下腰去,两手一边一个,提着三绝大师与蒋艾昏迷的身躯直了起来,看了看蒋艾那只断臂上虽然血已经止住,却仍旧模糊一片的断痕,不由皱了皱眉。

    又把两人放下,走了几步,将蒋艾那柄连着断臂倒插在地上的长剑拔了出来,就那么夹在胳臂下,这才回头对剑晨笑道

    “剑少侠,还请帮贫道一个忙。”

    剑晨还在想着玉虚真人的目的,闻言不禁一愣,下意识道“什么?”

    正青道长空着的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脸,苦笑道

    “给我脸上也来几棍,轻点”

    三人同来两人重伤,其中一个还断了一臂,若只有他一人完全无损的回去,这就不是惹人怀疑的问题了,定然其中有着某种勾结。

    正青道长带着两个昏迷的人走了,留下遍地狼籍。

    丐帮的这处院子里就像是被狂风肆虐过一般,到处坑洼破落不说,院子里还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叫花子。

    只有三人还在站院内。

    “大哥,你说玉虚老儿肚子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郭传宗深皱着眉,一脸的疑惑不解。

    只是他这问题注定从剑晨口中得不到答案,因为此时剑晨的脸上,疑惑之色也并不比他少多少。

    目光一转,没有,也无法回答郭传宗的问题,倒是指了指院中七零八乱的丐帮弟子,道“他们这是”

    姜川踏前一步,面上有着愤愤不平,气道“就是那正青老道干的!”

    “哦?”剑晨眉毛一挑,不相信地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丐帮弟子。

    这些人看起来像是被剧烈的音波攻势震伤了内腑,所以才会是以捂着耳朵的姿势昏在地上。

    他原以为能作出如此音波攻击的,应是少林三绝大师施展的类似狮子吼一类的音吼功,没曾想,竟是正青道长所为。

    “不错,他好厉害!”

    再度提起此事,郭传宗显然心有余悸,惊颤道“他只是拔了一下剑,再收了回去,就这么一放一收,他那柄剑上突然啸声如雷。”

    “大家伙儿都没防着他有此一着,所以在猝不及防之下才纷纷着了道儿,你看!”

    说着,他还将姜川的脑袋扭了扭,以一侧的耳朵对着剑晨,却见姜川的耳朵孔里,竟有着不少干涸的血迹。

    “剑啸如雷?”

    剑晨皱眉默默念着,目光四扫,一一从倒地的丐帮弟子身上掠过,心头有着震惊。

    这位正青道长,好高的修为!

    如此实力,比之如今纯阳修罗殿的殿主费仲来,只怕都要高上不少,怎么只是个替掌教传话的寻常纯阳弟子?

    可惜,正青道长在脸上挨了他两棍之后,已经走了,他的修为到底高到什么程度,剑晨却也无法试探。

    “大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看着剑晨心事重重的样子,郭传宗不由问道。

    深深吸了口气,剑晨强行将因纯阳剑宫带来的疑惑压下心头,冲郭传宗笑道“易个容,先去长安,玉虚真人不是说了吗,有空的时候,再去找他。”

    还有一个月,郭传宗等人就要蛊发,这事情在剑晨心里永远都会放在第一位,外面有断剑联盟的人在找他?

    没关系,大不了易个容,再专找避静小路去走,不与人动手便是。

    说着,他一边回转身,一边又对郭传宗道

    “你与姜兄弟先救治一下这些兄弟,我去密室中找明伯,还有些事情要确认一下。”

    两人自无异议,手忙脚乱的四处探鼻息、把脉、输内力,忙得不亦乐乎。

    顺着院墙边小屋中的暗道,剑晨一边思索着,一边再度回到地下大厅内。

    站定,面色大变。

    大厅内,除了散乱四处的干粮之外,空无一人!

    明伯,消失了!

    他双目一厉,身形顿时一晃,将大厅内角角落落里可以藏人的地方翻了个遍,末了,还往每个盛装粮食的麻袋上踢了一脚,却都未曾发现明伯的踪迹。

    地下大厅空旷,除了堆满了粮食之外,几乎一览无余,剑晨回头看看,除了他下来的那处暗道之外,也别无其他出口。

    暗道连接着小屋,先前那一战,剑晨一直都在院内,若明伯是从屋中离开,那么大一个胖老头,怎么可能没人看到?

    这里定然是有其它出口的,关于这一点,剑晨早在余杭城那处密室中时就见郭传宗开启过。

    可是两边的布局并不相同,即使剑晨亲眼见过郭传宗开启出口,现下要他在此处找到开启的机关,也得费一番功夫,而明伯却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机关,并且逃走,这实在出乎剑晨的意料。

    “明伯”剑晨默然挺立在厅内,双拳捏得咔咔作响,森冷自语道“你不是说你不走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