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01章 入城

章节目录 第401章 入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夜色已深。

    自冰冷的护城河水面上,静悄悄冒起两个脑袋。

    郭传宗在尽量不溅起水声的前提下,轻轻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低声道

    “大哥,咱们真就这么进去?”

    剑晨浮在他旁边,目光如炬,正紧盯着灯火通明的南城门,那里守门军士的森严程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头也没回,应道“总得做些什么,比干坐着等要强吧?”

    南城门又叫朱雀门,乃是进入皇城的第一道关卡。

    郭传宗虽然没弄到详细的皇宫地图,但对于长安城的分布,却是久居京师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皇宫皇宫,先有皇再是宫,若想入皇帝居住的宫城,那么就非得先穿过皇城才行。

    可是作为皇宫的门户,朱雀门的戒备何等森严,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都是谦虚的说法,可以说,只要守门的将领愿意,这朱雀门就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直接从城门口突破看来是不行了。

    剑晨静静飘浮在水里,脑袋随着水流的涌动一沉一浮,目光却从城门处移开,开始打量起那高达数十丈,一看便知厚重的城墙来。

    城墙头上仍有火光忽现,不止是城门,就连整段城墙,守卫的士兵也是穿梭不断。

    皇宫重地果非寻常,光是第一道关卡,其戒备之森严,就比剑晨曾经去过的剑门关为甚。

    只是剑晨咬了咬牙,日夜兼程赶到长安,为的,可不是来见识见识皇宫的守卫有多森严!

    他侧过头来,对郭传宗道“小郭,你先回去,我进去看看。”

    这话说的,直如皇宫大内是他家客厅似的,想去看看,就去看看。

    郭传宗急道“大哥,咱们一起去,好歹有个照应!”

    剑晨摇摇头,轻轻伸出一手,指着城门,道“那里是过不去的。”

    说着,不待郭传宗反应,他已双腿轻轻一蹬,人在水中无声地滑向岸边,双手触及长满青苔的大理石河岸时,才回转头来,低声道

    “你若也能如此,咱们便一起进去,否则,你就先回去等我消息。”

    双手一撑,他的整个身体脱出水面,起伏着身子,宛若一头敏捷的猎豹,人已疾冲至城墙脚下站定。

    混沌内力疾速运转,湿答答的衣衫被旋转力道将水珠全部甩离身体,眨眼而已,身上黑色的劲装不说有多干燥,至少不会再往下滴着水。

    他看着也准备抽身上岸的郭传宗,摇了摇手,示意他停下,接着,双手在厚重的城墙下一按。

    令郭传宗双目大瞪的事情发生了。

    剑晨双手按在城墙上,左右手交替往上爬,随着他的动作,郭传宗竟惊见剑晨越爬越高,仿佛一只紧贴墙壁的壁虎,只眨眼功夫,已经往上爬了三丈多远。

    只见剑晨的动作一停,脑袋扭向郭传宗,嘴里作了两个无声的口型。

    借着月光与城头上洒下的火光,郭传宗分明看到,这两个口型的意思是回去。

    脑袋一垂,郭传宗这下是彻底服气。

    剑晨的这一手壁虎功若换作他来,三丈距离问题倒也不大,可问题是,朱雀门的城墙高达数十丈,要他坚持着爬这么高,那是绝对不行的事情。

    所以,剑晨刚才的意思便是你能跟就跟,若跟不了,就乖乖回去等消息!

    这是真跟不了啊!

    郭传宗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无奈之下,身躯一沉,直潜入河水中,当真只好回去等消息。

    剑晨微笑着看他消失在水面上,这才目光往上,深吸了口气,双手闪电般交替往上,嗖嗖嗖几声微弱至极的衣袂破风声响,又再度往上窜了十丈来高。

    自修为晋阶到立派后期之后,他对于混沌内力的使用更加得心应手。

    之前在屋里隔空抽离烛火,便是应用了混沌内力的旋转特征,而此刻施展壁虎功,他更将玄冥诀逆运,旋转力道的方向一反,由外放改成内收,正是这强劲的吸力,才能令他牢牢吸附在城墙壁上。

    整个人紧贴在城墙上,又换了口气,再度猛窜间,又是十丈一晃而过,现下,他离城头就只最后十丈距离。

    到了这个地步,下面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令城头上的守军产生警觉,剑晨已经屏息静气,动作轻柔得仿若绣花,一手一手,缓慢无比地往上爬。

    最后十丈比刚才那二十三丈所用的时间要远胜好数十倍,约莫过了顿饭功夫,这最后的距离才终于爬完。

    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他小心翼翼从城头上那凹凸不平的女墙射孔中看了过去。

    却见城头上为了保持严密的守备,守城军士并非静止不动,而是以交替穿梭的方式一刻不停地在城头游走巡逻。

    这一点,似乎可以利用

    剑晨紧贴在墙上,脑子里飞速运转着,心中却在默数着守军交替一次所需的时间。

    五息!

    这是他凝神观察了十次之后,得出的结论。

    城头上每一队军士交错而过,要等到五息之后,下两队军士才会再一次交错。

    此时毕竟是黑夜,城头上需也有火把照明,到底不如朱雀城门那块灯火通明仿若白昼,只要隔得稍远一点,顶多就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他心下一番计较,最佳的突破城头巡逻军士的时机,自然是每两队军士的最后一人将将背对背而过时,此刻两队人的视线都看不到后面,而接替而来的另两队军士又离得最远。

    如此说来,虽然间隔是五息,但留给他攀上城头,再一掠而过的最佳时机,却是在最初的那一息而已。

    思虑定当,剑晨闭目屏息,在脑海里过了无数次自己接下来的动作,同时,心里也在默默数着数。

    三、二、一,就是现在!

    他猛得一睁眼,双手毫不迟疑地在城墙上一按,借着冲力,身躯悄无声息地高高跃起。

    在他突然跃起的正面,两队守城军士的最后一人正好交错而过,背对背之下,谁也没发现城头之外,竟然多了一个人!

    身躯临空,剑晨半点也不敢怠慢,脚尖在凹凸的女墙上轻轻一点,身形暴射,如一支利箭瞬息划过无尽夜空。

    呼

    背对背正走着的两名军士突感脑后有风,急回头一看,却只能看到对面同僚脸上同样的诧异。

    “是风吧?”

    其中一人不明所以,很不确定地问道。

    “是吧”

    另一人摸了摸脑袋,四下里一阵张望,也不确定地回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