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07章 会合

章节目录 第407章 会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提起这个,雷虎的眼中也现出一阵迷茫,奇怪地道

    “当日破月真人咽下最后一口气,洒家便将她与纯阳众弟子埋了”

    “等等!”

    郭传宗突然叫了一声,惹得剑晨与雷虎的目光尽皆聚集到他脸上。

    却见郭传宗皱着眉头看着剑晨道“大哥你还记不记得,姜川曾经对咱们说过,每一个能够证明是血剑杀人的人,在说出血剑二字之后,都死了。”

    剑晨一愣,也想到了这件事情,不由问道“大哥,你曾经将破月真人遇害这件事告诉过旁人知晓?”

    雷虎道“洒家只是在事后差人去纯阳剑宫,告知了破月真人等人被埋葬的地点,至于是谁人所杀,所用何兵器,却是没说过。”

    也同样皱眉道“照你们这么说,也是奇怪了,当时纯阳剑宫的弟子,自破月真人而下,洒家是一个一个挨着探了鼻息确认死亡的,总不会还能诈尸,自坟墓里爬出来告诉别人是谁杀了他吧?”

    “中间有人在捣鬼!”

    郭传宗一拳头砸在墙上,怒气冲冲道“若是让小爷知道背后是谁在捣鬼,非打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剑晨叹息一声,道“现下这不是重点,皇城内的事,才是咱们应该关心的。”

    又看向雷虎,道“大哥,后来呢?”

    “后来”雷虎眼中的迷茫再现,呐呐道“埋完纯阳众人后,洒家一回头,竟然在一株大树的树干上,发现了几个不知何时被人刻上去的字!”

    “字?”

    剑晨一愣,疑惑道“这字是早在树上,还是你来了之后才有?”

    雷虎明白他心中所想,叹息道“应该是洒家与破月真人说完话后,才被人刻上的,因为,那树上一共刻了五个字梵天在皇宫!”

    梵天在皇宫?!

    刹那之间,惊悚的气势在小屋里弥漫。

    雷虎的修为如何,郭传宗自问不如,不说立派,至少也是名动大后期的高手,如此高手,竟然有人在他背后树上刻字而不知?

    那这人的武功该高到什么地步?

    剑晨的手心,突然攥满了汗水,若这人不是刻字,而是偷袭雷虎

    “就是因为这五个字,你就来了皇城?”

    “对。”雷虎点头道“虽然不知道这留字的人是何用意,但这是洒家唯一知道的线索,说什么,也来试探一番。”

    剑晨的眉头深深纠结在一起,从雷虎的话中,令他感觉那被焚魂真人苦苦隐藏的真正梵天寒芒似乎也与血剑有着关系,否则,破月真人又为何会在得知梵天消息的时候,被使血剑的人杀害?

    “既然如此,这皇宫,我就更应去不可了!”

    雷虎看着他,点头,“好,不过不是现在,待洒家回去再好好套套话,总得先知晓御花园的具体位置,也好过你无头苍蝇般乱闯。”

    剑晨沉默半晌,拱手道“如此便多谢大哥。”

    雷虎摆摆手,洒然道“你我兄弟,说恁般客套话作甚,三日,三日后洒家再来!”

    说着,他即刻起身,雷厉风行地往屋外便走。

    雷虎即去,郭传宗担忧地看着剑晨,道“大哥,依雷大哥所说,这皇宫之内恐怕非咱们之前想得那么简单”

    “是。”剑晨叹道“不仅是皇宫,还有纯阳,那玉虚真人到底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

    迷雾重重,令两人眉头深皱,一番苦思却茫茫然想不出个头绪来。

    雷虎离去之后的第二日,郭传宗在长安城中安插的丐帮弟子又找上门来,原来他在刚来长安时便与丐帮中人接上头,除了打探皇宫内的消息之外,另还吩咐了一件事。

    他要丐帮弟子密切注意这几日会赶来长安的两个人,如今,这两人才一踏入长安城门,便即刻被丐帮弟子带了过来。

    管平,凌尉。

    比剑晨两人晚了七日,他们也终于赶到了长安。

    不过可惜的是,管平乃是驾着马车来的,马车里,凌尉仍苍白着脸色,一直昏迷未醒。

    “萧前辈他怎么说?”

    剑晨在查看过凌尉的情况后,沉吟着向管平问道。

    管平摸了一把大光头,也是疑惑不解地回道“你们离开两日后,萧前辈便再次为凌少侠诊治过,据他说,凌少侠体内的伤势已好得差不多,照理早该醒来才是,不知为何却迟迟未醒。”

    “不过萧前辈也说,以凌少侠目前的身体状况来看,舟车劳顿之苦已可禁受,是以俺才驾了马车紧赶慢赶追了来。”

    剑晨点点头,他虽不会医术,到底把把脉还是没问题,适才为凌尉把脉,除了脉象略微有些虚弱之外,确实已无大碍才是。

    目光不由望向凌尉即使昏迷也一直牢牢抓住的长剑。

    没有动剑鞘,他轻轻从凌尉的手里抽出长剑,锵的一声剑鸣,一汪如水光华闪亮在眼前。

    以前一直以为凌尉手里的长剑只是比之一般普通钢剑略坚硬一些而已,此时近在眼前,却见此剑上光华流转,舞动间轻灵通透,竟也是一柄难得的宝剑。

    只是这剑并非血红。

    剑晨尝试着耍了两个剑花,又催动了些内力灌往剑身,只见那如水的光华直泄于地,剑确实是柄好剑,与他自问傲天那里得来的惊虹剑相比也不惶多让。

    但也仅此而已。

    当日凌尉身上的沥血剑气息,到底从何而来?

    剑晨沉吟不语,将剑又还入剑鞘中,看来只有等凌尉醒来再当面问他本人。

    第三日,雷虎如约而来。

    不得不说,他因着天性使然,办起事来效率也是极快,才只三日而已,以他一个才入皇城半月的新丁,竟真的将整个皇宫,包括皇城与宫城的平面图放在了剑晨面前。

    “这里便是御花园,你们想找的翡翠玉蟾就在这里。”

    雷虎指着这张画得极为详细的平面图,向剑晨等人讲解着。

    “你那日遇见洒家的地方,后面的宫殿是执政殿,乃是京中大员处理政务的地方,宫殿的两侧,是禁卫军的军营,而在执政展背后,便是应天门,相对于另两处偏门来说,此处的防守倒不如朱雀门严密,从这里突破入内,乃是最容易的所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