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21章 算我一个

章节目录 第421章 算我一个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随着这道黑影冲出,郭传宗的沙哑嘶吼终于停了下来。

    弓到极致的身躯也缓缓落回床上,挣扎已不再,只剩大口大口的喘息。

    管平松了口气,这才往被剑晨劈成两段的黑影看去。

    黑影露出原貌,正是两半截暗血色的蜈蚣!

    “呸!”

    被天龙蛊支配的噩梦顿时浮上心头,管平怒哼一声,大脚一踏,顿将两截已没了生命的蜈蚣踩成两团血污。

    “好些了么?”

    剑晨正收剑还鞘,眼睛看着虚弱不已的郭传宗,关切问道。

    “唔”

    郭传宗皱着眉头深吸了口气,双臂强撑着身体半坐而起,抹了把满脸的冷汗,苦笑道“真不是人玩的,可痛死兄弟了!”

    剑晨却笑道“长痛不如短痛,挺过这一次,以后便好啦。”

    郭传宗点点头,目露愤恨道“可恶的五毒教,小爷总有一日要亲率丐帮弟子,踏平了他宗门!”

    这痛楚来得快去得也快,先前还奄奄一息的郭传宗休息了这半会,体力却已恢复了不少,至少下地走动已是无碍。

    剑晨看了看手里的阴阳雪玉珠,但见此珠朴实如昨,温热仍旧,解了郭传宗的天龙蛊,却半点变化也没有。

    不由点了点头,对管平道“管兄,你也来躺下吧。”

    “啥,啥”

    管平粗壮的身躯抖得像筛糠,大张着嘴,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呆愣道“不是说要等三日方可再解一人吗?”

    郭传宗的惨痛境况仍然历历在目,他此刻哪里有胆量敢去解蛊。

    剑晨却摇着头道“安安说了,萧前辈说翡翠玉蟾解一次蛊需要恢复三日的情况,乃是因为阴阳雪玉珠外面包裹的那层翡翠被蛊毒所蒙,将玉珠的气息完全遮盖了的缘故,需等三日后蛊毒散去,方可再度使用。”

    “可现在翡翠已经没了,阴阳雪玉珠当然可以连续使用。”

    “这,这剑少侠,可否容容俺缓缓”

    这一番解释不仅没令管平好过一些,反倒令他神情更见惊恐,小腿肚子打着颤,眼看着就想往后退。

    这次轮到郭传宗在他背后嘿嘿冷笑,猛然一把推在他背上,口中笑道“缓个屁啊你,刚才受罪的可是我!”

    解蛊的过程犹如凌迟,可是早晚这一关始终要过,剑晨毫不犹豫,见管平落在床上,也是一声忍住,如法炮制,阴阳雪玉珠又压在管平丹田上。

    “啊五毒教,管爷我挖你全家祖坟!”

    他的嗓门比郭传宗更大,这一声痛吼直震得差点连屋顶也掀飞,更令屋外的赵子超心惊肉跳不止。

    “师父,你们行走江湖,都是这般凶险吗?”

    雷虎笑看了他一眼,对于屋内接二连三的惨嚎不为所动,淡淡道“你后悔了?”

    赵子超连忙摆手,抹了把汗水急声道“那倒没有”

    管平跌坐在地上,背靠着床沿大口大口的喘息,他的脚边,两团污血已成了四团,其中有两团,正是自他口中冲出又被剑晨一剑两断。

    “大哥。”

    见管平的天龙蛊也解,郭传宗不由冲剑晨问道“那他怎么办?”

    手指过处,正是凌尉。

    剑晨皱眉摇头,将阴阳雪玉珠紧紧握在手里,道“凌兄一直昏迷,身体元气已不及你们十之一二,若也来这么一番折腾,只怕天龙蛊倒是能解,命却也保不住了。”

    管平恢复了少许,接口道“那该如何是好,凌少侠昏迷了这么久,一直也不见好转,再多待些时日,那天龙蛊的毒性不该发作了!”

    剑晨叹了口气,道“过两日吧,安安答应我,这两会想办法偷溜出宫,到时问问她,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郭传宗的精神猛得一震,喜道“安大姐要来?那就太好了,有她在,应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剑晨苦笑一下,想起昨夜里的遭遇,替两人解蛊成功的兴奋感立时消退,面色沉郁起来。

    “但愿吧”

    他叹息了一声。

    郭传宗却劝慰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大哥不须如此烦恼,走走走,咱们做点别的事去!”

    说着,将手一拉,硬拖着剑晨往外走去。

    出得门来,正见雷虎俩师徒往屋里瞧,顿时笑道“雷大哥,你在正好,来来来,咱们先前说的事情,如今便办了吧!”

    雷虎略怔,问道“何事?”

    郭传宗面色一怒,道“那天说好的,等我解了蛊毒,咱们便重新结拜,雷大哥你可别欺我郭传宗年纪这事儿是骗我的不成?”

    雷虎恍然,哈哈笑道“怎么能骗你,只是没想到小郭兄弟性子倒急。”

    “那就好。”

    郭传宗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又冲屋内大喊道“光头,光头,你快出来!”

    管平与他共过患难,人虽粗鲁了些,但却是个重情义的汉子,郭传宗心里想着,反正要结拜,不如就拜个大的!

    待管平走出,郭传宗如此这般一说,他的面色自是大喜,不过却略微有些担心,小心看了剑晨一眼,道“剑少侠,俺,俺也能和你结拜成兄弟么?”

    经郭传宗这一闹,剑晨已收拾好心情,闻言不禁一笑,拍了拍他肩膀道“管兄,我不是一直叫你兄长的么?”

    他在沅江边救过管平一命,而管平又在洛家老宅救了他一命,照说两人早已扯平,可管平却始终念着剑晨救他的好,自此一路跟随,其间吃了多少苦头,剑晨哪能不看在眼里。

    如此重情重义的汉子不结成金兰兄弟,还和谁结?

    “好好好!”

    管平这才抚掌大笑,那股被人认可的自豪感充斥在胸间,险些令他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落下泪来。

    “好,那咱们今日就”

    郭传宗也大笑着说道,只是,话才一半,却被人接了去。

    “就结拜么?算我一个怎么样?”

    院中,突然有一道陌生的声音凭空响起。

    众人大惊,神色一紧,连警惕四顾。

    “你是谁?”

    第一个发现目标的是雷虎,只见在院墙之上,不知何时已半蹲着个一脸笑意的俊朗年轻男子。

    雷虎的目光在那男子腰间的短刀上停留片刻,紧握着双拳,沉声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