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45章 杀人的理由

章节目录 第445章 杀人的理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佛怒轮回的攻击就在眼前。

    可是当身后这道声音响起时,剑晨却完全没空去理会这有可能置自己于死地的攻击。

    这个声音本不该令他惊讶到连防守都忘记,因为这声音他很熟悉,熟悉到听了一十三年,早已深入骨髓。

    师父,剑冢掌门伍元道人!

    听到这个声音,剑晨本应该是惊喜的,可是,随着这道声音同时出现的,竟然是血剑的气息!

    师父与血剑,这两个他本以为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词,竟然就在他的身后,被硬生生结合到了一起,这令他此刻只有一个想法。

    回头,回头看看师父手里握着的,到底是不是血剑!

    可惜,还没等他鼓足勇气扭过头去,那一抹漫天的血芒已经从头顶掠过,下一瞬,熟悉的血红剑影已在佛怒轮回压上他身体之前,轰然撞了上去!

    咔!

    普渡禅师谷尽全力的佛怒轮回仿佛一枚旋转不休的齿轮陡然间被卡进一根精铁长棍,金光闪耀的光墙再度恢复成卐字形。

    不仅如此,血剑之锋锐往佛印中一搅,顿时令旋转力道不止的佛印自动撞将上去,生生被搅了个粉碎。

    对于眼前这幕,四下众人皆惊,除了剑晨。

    他只是怔怔地看着,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那修长而熟悉的背影。

    “师父?”

    金光泯灭时,剑晨沙哑着嗓音,身躯猛烈颤抖着,不可置信冲面前背影叫了声。

    背影没有回头,甚至没有以任何一种动作理会他的叫喊,绞碎佛印之后,血光乍隐,已被他收入鞘中。

    “伍元?!”

    陈遗风是在场第一个回过神的人,他冰山也似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光芒。

    看向伍元道长手中的长剑,皱眉道“你刚才所用的”

    “不错,正是沥血剑!”

    伍元道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举世皆惧的沥血剑在他手里,只不过是一柄寻常钢剑而已。

    “伍元道长,老衲想听你的解释。”

    佛怒轮回被破,普渡用了大毅力才勉强平息翻腾的气血,方才好过了一点,立即急不可待地开口问道。

    “有什么好解释的?”

    伍元道人背对着剑晨,肩膀轻抖了一下,似在冷笑,平静道“纯阳破月死于淮阳城郊五十里外密林,崆峒李长风卒于平城福来客栈,洗剑门赵满江毙于洛水上游河滩”

    “至于霸剑山庄自不用多说,满门灭于庄内,还有少林方丈普济”

    说到这里,他突地又是一声冷笑,“却是在少室山腰小溪边去见了达摩祖师!”

    伍元道人声音清冷平静,然而他每说出一个名字,便会在断剑联盟内引起一阵骚乱,待一口气说完十余家武林剑派的名字后,整个断剑联盟已然沸腾无比。

    “臭道士,你好毒的心!”

    “师叔,您在心之灵一定要保佑弟子手刃了此恶贼!”

    “伍元狗贼,我灵剑阁与你剑冢势不两立!”

    一时间,人人双眼通红,愤然拔剑,有几个性子冲动的,已猛往练武场上冲了过来。

    嚓

    一道冰蓝剑芒一闪而没,在地上留下了一条寒气森冷的狭长沟壑,也将按捺不住想冲上前来的联盟中人拦下。

    出手的是陈遗风。

    他手里提着一柄剑,这剑不知是以何种材质所制,通体雪白中又流转着淡淡的蓝芒,更令人惊讶的是,此剑的剑身上,正有肉眼可见的无尽白气缓缓升腾。

    陈遗风就那么斜提着冰蓝长剑,他面上的震惊已经隐去,看向伍元道人,沉声道“伍元,护短也不是你这个护法!”

    “护短?”

    伍元轻笑了下,这时才回头撇了看剑晨,目光里,竟然有着一抹不舍的意味,淡然道“是在护短,所以我才替徒儿杀了这些人。”

    “师父,你你这是为何?”

    剑晨仍然没有从伍元道人手持血剑从天而至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师父,话至嘴边,又不知从何问起。

    “伍元,你我相识也有二十年,我相信以你的为人,不可能做出这种残忍嗜杀之事的。”

    陈遗风的面上有着一抹悲切,右手中的冰蓝长剑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心绪远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

    “是么?”

    伍元道人摇了摇头,道“你我已有二十年不曾见过,如此漫长岁月足可以改变任何事,其中自然也包括我的心性。”

    带鞘的沥血剑平举而起,往陈遗风的身后遥遥一扫,道“十三年前,我的徒儿全家惨死,凶手来自鬼兵域。”

    “而这些人的宗门里,被我杀死的那些人,全都与鬼兵域有着或多或少的瓜葛,做师父的为弟子家门报仇,有何不对?”

    此言一出,四下皆怒。

    “胡说八道!”

    “臭道士,杀了人还敢如此信口雌黄!”

    “不可能!师叔怎么可能是鬼兵域的人,臭道士休要胡说!”

    若不是顾忌陈遗风,在场这些暴怒不已的人群只怕早已一涌而上。

    “师父,鬼兵域?”

    伍元道人的话,同样也在剑晨心头重重砸下,师父他为了自己暗中除去了鬼兵域潜藏在各大门派的爪牙?

    手臂一紧,却是尹修空沉默着走到他身边,拉了拉他的胳膊,轻声道“师兄,这里交给师父”

    剑晨正要说话,突觉腰间一痛。

    紧接着,令他面色大变的事情陡然出现!

    他的体内,一直奔腾不息,从未停歇的混沌内力,随着这一下刺痛,突然停止了运转。

    “小空空,你”

    大惊失色之间,剑晨伸手就要往腰间摸去,手掌刚动,眼前立时就是一黑。

    却是尹修空沉着脸,一掌切上了他颈上动脉,这一下来得极快,剑晨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身躯一软,昏迷倒在了尹修空的怀里。

    “你!六哥!”

    郭传宗顿时大惊,顾不得体内伤势连忙就要抢上。

    却被顾墨尘一把拉住。

    他皱眉看着尹修空自剑晨的腰间扯出的一物,疑道“断脉钉?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