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47章 万剑之力

章节目录 第447章 万剑之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伍元道长十年之前便位列天榜三十三位,老衲倒要看看,十年过去,道长的修为精进几何!”

    普渡禅师再没有半分少林高僧的风范,沐浴在佛光之下,他却如同魔神降世,右掌不动,那飘忽于空的漫天神佛齐齐无声咆哮,佛身变幻,疾往伍元道人狂涌而去。

    大日如来掌终式万佛朝宗!

    “普渡,我说你失败,你就是失败!”

    面对如此惊世猛招,伍元道人面色不改,依然显得平静非常。

    平举于前的沥血剑上,轻轻有了丝震颤。

    这就是伍元道人面对万佛朝宗时,所作的应对。

    普渡身旁陈遗风眼角一跳,突然踏前,伸手就要去拉普渡,口中急道“大师快退!”

    退?

    万佛朝宗下,竟然叫我退?

    普渡狰狞的面目更显恶容,身为少林门人的傲气自他心底骤然喷发,陈遗风的话听在他耳中,无异于是个绝大的讽刺!

    退?

    老衲偏偏要进!

    鼓胀欲裂的身躯猛然往前大踏了一步,普渡毕生深厚少林绝学尽在这一步之下狂暴而发,脚下厚重的青石地板也被他一踏而轰然破碎。

    “谁才是失败的那个,今日便见个分晓!”

    暴怒中的普渡猛然一声狂吼,前踏的身躯堪堪躲过陈遗风这一抓,同时,也将万佛朝宗的威势发挥到了极致。

    他与伍元之间,佛光在这一瞬间大占上风,血腥的沥血剑气息已然被压迫得只能凝结在伍元道人身前三尺范围,也就是那密密麻麻的血腥小剑之前。

    “伍元,剑下留人!”

    陈遗风一抓落空,在明明普渡占据大上风的情况下,他面上的焦急竟然更甚,冰蓝之剑已随着普渡的万佛朝宗急刺向前,竟甘愿自降身份以二敌一,也要阻止伍元道人。

    “晚了。”

    如此紧迫关头,伍元道人竟还轻摇了摇头,视线两分,看着普渡与陈遗风,吐气轻声道“收尸吧。”

    一言既出,挟万佛之势狂暴而来的普渡陡然只觉身躯一沉,就连飘散在空中的温天神佛,也俱都往下压了压。

    伍元道人手中沥血剑,轻轻往前一送。

    唳!

    剑身震颤,他身周三尺内的无尽血腥小剑宛若飞蛾扑火,陡然齐齐一扭,瞬间转向,全数往沥血剑上撞去。

    不光是血腥小剑,就连普渡以全身内力催发的漫天神佛,也同样自空中变向,挤作一团直往沥血剑上撞。

    倾刻之间,三人中间混乱不堪的天空变得一阵清明,所有飘在天上的东西全都撞在了沥血剑上。

    伍元道人轻轻前送的动作变得越加迟缓起来,就仿佛他前刺的并非一柄剑,而是一座山!

    万剑,归一!

    九十九式归一剑法终式。

    当日白震天倾尽全力,殛焰剑法七朵金焰对上的,只不过是伍元道人以三成功力施展的前半式万剑归一而已。

    即便如此,白震天尚未大成的殛焰九转也被伍元道人轻描淡写破之。

    此刻面对普渡与陈遗风两大绝世高手,伍元道人的这一式万剑归一,已然是全力而发!

    于是,被吸于沥血剑上的,就不光是内力化形而已,还有普渡那巨大的身躯!

    退,原来是这个意思!

    普渡这时才明白陈遗风如此紧张是为了什么。

    可惜,已经晚了,此刻不光是他的人,普渡竟然觉得,就连自己体内的佛门内力,也在一丝一毫的被那柄刺目的沥血剑缓缓掠夺。

    这时再想退已然不及,刚才冲得太急,沥血剑的剑尖,那微微吞吐的血芒,已经喷洒到普渡胸前的僧袍上。

    陈遗风已不敢再上,他总算离得比普渡远上一些,心下又早有准备,在万剑归一发动时,前冲的脚重重在地上一踏,硬生生顿止了身形。

    只是此刻也就能保持住不被沥血剑吸往前方而已,再想救人,已是有心无力。

    “师叔!”

    先前还上风大占的普渡禅师转瞬间已陷入生死危机,在他身后一直密切注意着场中动静的十三位武僧勃然变色,惊怒焦急下人人奋不顾身一涌而上,唯一渴求就是普渡禅师再抵挡片刻,好让他们冲上前来抢人。

    “不要过来!”

    普渡陡然一声厉喝。

    与此同时,一小截沥血剑尖已刺破他的僧袍,顺着剑身,有一滴血已从他胸前滑向伍元道人那边。

    “阿弥陀佛!”

    死亡在即,普渡一脸的狰狞慢慢退去,佛光照映下,他的面容突显得一派祥和,嘴角微弯,露出一抹微笑。

    “道长此招甚妙,想不到我普渡修行一生,果然是个失败者。”

    一边说着,漫天的佛光慢慢隐去,却重又自他体内溢了出来。

    “只是,少林之威却不能轻丧在老衲手中!”

    金光越溢越烈,隐隐然已显露出钟型,血剑前进的速度,也在这金钟之下,慢得更加缓慢了不少。

    “普渡”

    伍元道人剑势不变,却攸的轻叹了一声,缓缓道“你被人骗了。”

    普渡面上的微笑不减,若非两人之间隔着一柄剑,光看面目,还以为是两个久未见面的老朋友重聚。

    在这笑意下,他的声音却显得苦涩,“骗么?或许是吧,不过老衲总也得为少林,做些事情!”

    金钟已成,若剑晨还在场就能看出,普渡凝出的金钟,比之当日三绝大师来,不知凝厚了多少,竟然就连钟上的古朴花纹也清晰可见!

    “陈施主,老衲一时意气,还望你不计前嫌,助我断剑联盟一臂之力!”

    金钟凝结,普渡这句话,却是对身后陈遗风所言。

    陈遗风万年寒冰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低低地应了声“好”

    得了陈遗风的回应,普渡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怒目圆睁,陡然大吼道

    “道长的归一剑法果然了得,老衲不才,愿以一命换你一伤!”

    “师叔不要!”

    对普渡武功有所了解的众武僧在金钟大起时已觉不妙,现下一听,普渡已有死志,无不悲伤哀嚎,其中数人已不顾普渡告诫,猛冲向前。

    “阿弥陀佛!”

    普渡这一生,最后一次念诵佛号,骤然厉喝

    “金钟罩反!”

    轰!

    巨大凝实的金钟在他一个反字出时,猛然炸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