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55章 白银一百万两

章节目录 第455章 白银一百万两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送银子?”

    剑晨面色更显诧异,不由又对花承禄好一阵上下打量,不解道“送什么银子?”

    与剑晨对上了话,花承禄的胆气明显足了几分,用力挣扎了下,自孟瀚然的手中脱出,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笑道“就是送银子啊!”

    说着,他伸出入怀,再掏出时,手里已握了厚厚的一沓纸。

    众人定睛一看,却是一张张盖有宝印的银票!

    如此厚一沓银票,即使花承禄见惯了银钱,心下也不禁一阵肉痛,他的眼皮跳了跳,终是微一咬牙,将之往剑晨面前递了过去。

    郭传宗好奇之下凑近一瞧,顿时惊得往后一跳,指着那沓银票仿佛见了鬼一般,半晌说不出话来。

    花承禄递上前来的银票,面上第一张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白银一万两!

    一万两!

    一张!

    作为一名丐帮弟子,郭传宗却也是见过钱的,至少他在初遇剑晨时,就见过一根足足两斤重的金条。

    然而那黄白之物都远远没有此刻花承禄手中的一沓纸更令他震惊。

    十万两一张的银票,若下面的每一张都是这个数目的话是多少?

    郭传宗的脑袋一阵发懵,是多少?不知道!

    好在花承禄及时给出了答案

    “剑少侠,这里是白银一百万两,大唐疆域内所有聚元钱庄均可取兑,还请笑纳!”

    一百万两!

    这个数字一出口,仿若一柄惊天巨锤,砸得在场这些只懂恩怨情仇的江湖中人好一阵头昏眩目。

    就连向来淡然无谓的顾墨尘,腰间缺月琉光也惊跳不已。

    “你,你刚才说啥?多多少?”

    管平亮闪闪的大光头上顿时冒了细密的一层冷汗,直感舌头一阵打结,惊恐不已地颤抖道。

    也不怪他如此震惊。

    须知如今乃是大唐盛世,然而大唐国库一年的税赋征收也才八千万贯铜钱而已。

    一贯铜钱乃是一千文,而一千文铜钱,才是一两银子!

    也就是说,大唐国库一年的税赋收入乃是八万两银子而花承禄仅仅只是眼皮跳了跳,便拿出了一百万两!

    这已经相当于大唐国库二十年往上的税赋,如何让人不心惊肉跳!

    剑晨也惊,只是他向来不甚关注银钱之事,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反而更加关心另一件事。

    没有去接花承禄的银票,他皱眉问道“聚元钱庄那是天下财神开的钱庄吧?”

    花承禄怔了一下,回道“聚元钱庄以前确实是财神他老人家开的不错,可是后来他消失后,据闻这钱庄就换了人,现在的老板是谁,我也不清楚。”

    剑晨冷笑了一下,直视花承禄,问道“那请问花老爹,你与天下财神又是什么关系?”

    花承禄的冷汗刷得一下流了出来,干笑道“这个财神他老人家乃是我辈行商之人的楷模,只是花某人一直无缘与之得见,又哪里谈得上什么关系。”

    “没关系?”

    剑晨眼中的冷厉更盛,沉声道“花老爹,那你可说说,凭白无故送上一百万两银子,却是为何故?”

    “在下虽然不常在世俗走动,却也不信如今的大唐子民竟都富庶至此,随随便便拿出来的银钱,就是一百万两之众!”

    语毕,一股杀意陡然勃发而出,立将花承禄笼罩在内,压迫得后者双膝一软,差点跪将于地。

    “剑少侠,剑少侠且慢!”

    花承禄的冷汗已流成了瀑布,连连摆手道“这你可误会老夫了!”

    “天下财神,老夫着实不认识,而这一百万两银子,也是我花家几辈人积攒下来的家底,再多,却是没有了!”

    在场俱都是久厉江湖之人,花承禄这苍白无力的解释哪有人肯信,莫说剑晨,就是其他人的目中,也已有厉色闪过。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乃是流传自古的一名至理名言!

    “那么请问,花老爹如此倾尽家财却是为哪般?”

    剑晨冷冷地盯着花承禄,手,已在不知不觉间摸上了惊虹剑的剑柄。

    “为了,为了”

    花承禄抹了一把额角冷汗,结巴半晌,突然神情一动,冲口而出道“为了我的女儿!”

    “对了!”

    他骤然举目四顾,疑惑道“蓉儿呢?怎么不见她?”

    剑晨的手突得一颤,带动着惊虹剑也是一阵清吟,皱眉道“为了蓉儿?”

    “对啊!”花承禄一拍大腿道“当日剑少侠在辰州于比武招亲擂台上夺得魁首,我的女儿,花想蓉,不是就此跟着你闯荡江湖去了吗?”

    说到这些,他的面色露出懊悔,顿足道“当日都怪老夫鬼迷心窍动了歪心思,以至于蓉儿她留下一封书信后便不辞而别,这大半年里一直没了消息。”

    “老夫如今也是想明白了,和女儿比起来,这些身外之物又算得了什么,说实话,蓉儿能找到如剑少侠这般英武的夫君,作为爹爹的我本不该有所微词,所以”

    他又将手里厚甸甸的银票扬了扬,道“蓉儿的夫君自然便是老夫的女婿,俗话说得好,女婿便是半个儿子,如今老夫的儿子有大作为,作为爹爹的,怎能不助!”

    花承禄不愧为商人本色,这番话说来有据有理,兼且大义凛然,听得雷虎与郭传宗等人一愣一愣的,目中的厉色也不禁变得柔和下来。

    “慢来慢来!”

    顾墨尘却在这时醒过味来,笑道“花老爹是吧?你这话说得不对呀!”

    花承禄闻言悚然一惊,不禁咽了咽口水,干道“这位大侠,却不知老夫说的哪里不对?”

    顾墨尘道“你说你是为了你的女儿愿助我六弟,这本是人之常情,倒算你说得通,可是”

    他的眼睛冲花承禄眨了眨,笑道“可是帮助女婿也不用拿出棺材本吧?咱们在这里的事情江湖上几无人可知,你又是怎么知道要往霸剑山庄来寻你的女婿?”

    花承禄咬了咬牙,扫了一眼四周又已不善起来的目光,压低嗓音道“我花家的生意可不止在辰州,大唐疆域内俱都有我花氏酒楼,这些便是老夫的眼线,还有剑少侠如今要做的大事,老夫相信,缺了银子也不是那么好办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