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58章 地鼠打洞

章节目录 第458章 地鼠打洞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哧!

    孟瀚然惊讶地发现,郭传宗这一掌突入的,竟然是坚硬的山壁。

    可是,他又仔细揉了揉眼,对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幕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这是坚硬的山壁?

    孟瀚然不禁上前几步,伸手在山壁上摸了摸,甚至还一拳砸了上去。

    拳头上传来的痛感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这面山壁很坚硬。

    那为什么他抬头震惊地看着动作不止的郭传宗。

    为什么郭传宗就像是在抓豆腐?

    孟瀚然的右侧,一大把一大把的碎石粉末不停掉落,那都是郭传宗以右手一把一把抠出来的!

    紧贴在山壁上,郭传宗随着那块凸起的旁边不停掏摸着,每抓一下,便带出大量的碎石,这感觉真如同在抓一块柔软嫩滑的豆腐一般。

    不大一会儿,郭传宗身前的山壁便被他抓摸出好大一块洞来。

    孟瀚然这时才见,原来郭传宗的右掌一直是往斜上方挖,从他弄出来的洞口里,已经隐约可以见到有白光微亮,想来那正是压在山壁上面的玉寒石所发。

    “他这是要”

    孟瀚然强忍着心头震惊,转头看向一旁不为所动的剑晨,不禁问道。

    剑晨的目光自玉寒石上那块破口上收回,撇了孟瀚然一眼,笑笑,道“玉寒石太重,想抬起来太过费事,倒不如从下面挖个洞上去。”

    又看了看一刻也不停的郭传宗,感叹道“丐帮的降龙掌不愧是惊世奇功,一只肉掌而已,几可堪比天下间任何神兵利器!”

    挖一个洞。

    孟瀚然顿时有些无语,虽然就郭传宗的动作来看,他心头也已猜到了七八分,但从剑晨口中证实,又是另一回事。

    突然想起郭传宗先前曾说,若是以前应还不能的话,不禁心下大是羡慕。

    以前,自然说得是来霸剑山庄以前,这才过了多久,一个月而已,这个不能,就已然变成了能!

    剑晨他到底给郭传宗传授了什么?

    孟瀚然很想问,但挣扎了半晌,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与剑晨的关系,比之另外几人不同,郭传宗是剑晨的结拜兄弟,而自己,只不过是个合伙人而已。

    不过也由此,孟瀚然突然感觉自己的底气足了不少,有这么一班人在,或许他复兴霸剑山庄的期望并不只是期望?

    他的心中正自五味杂阵,突然只觉眼角处有白光闪了闪,耳中已听到郭传宗的欢呼

    “通了!”

    连忙抬头看去,却见方才还隐约有些透亮的洞中,现下已是白芒大盛,比之头顶其它直接照耀着玉寒石光芒的地方别无二致。

    这么快

    孟瀚然紧闭着嘴巴,心下却腹诽不已有这功夫还当什么乞丐,干脆改行去挖地道也饿不死你

    剑晨面上也有些惊喜,叫道“小郭,你看看能不能将剑拖出来!”

    “好!”

    郭传宗应了声,晶芒闪烁的右掌再度伸入洞中,皱着眉头好一阵摸索,又伸了出来,回道“还差点,卡得好紧!”

    不由分说,改抓为轰,右掌成拳,砰砰砰一连往洞里斜上轰了三拳。

    当啷

    砰!

    还未等他再伸手进去试探,骤然只听一声清脆的跌落声,随之而来的,却是整个地底洞穴的大震动。

    之所以有这缝隙,便是因为有此剑卡在玉寒石与山壁之间,此刻铁剑下方的山壁被郭传宗全部掏空,铁剑固然落入洞中,而玉寒石自也随之重重压了下来。

    倒把郭传宗吓了一大跳,差点失手从上面掉下来。

    好在玉寒石只是压下了二寸不到的距离,重量虽巨,冲力却不够,四周的山壁晃了晃,落下无数岩灰,到底也还撑得住。

    剑晨皱眉抬头看了看,叫道“拿了剑,咱们快出去,这过万斤的石头若砸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郭传宗急应了声,连伸手往洞里一摸,这一次再伸出时,一柄通体漆黑的古剑已握在手中。

    “好冰!”

    他惊叫了声,却不敢多看一眼,左手一松,自山壁顶上跃下时,孟瀚然已一头钻出了山洞,剑晨正守在洞口等他。

    两人对视一眼,不敢怠慢,连也随着孟瀚然一路狂奔。

    好歹身后并未有轰然巨响传来,玉寒石终究没有一落到底。

    自入内的树干洞口中冲出,孟瀚然的面上还一直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自己研究了快一个月,用尽心机也无法取出的剑,落到郭传宗这里,就像地鼠打洞一般的,解决了?

    往后一看,剑晨与郭传宗两人也一前一后自洞内冲了出来,目光不由从郭传宗略有些得意的脸上扫下,最终落在他手里的长剑上。

    这柄通体全黑的古剑,到底有什么来头?

    不光孟瀚然,这是现下三人冲出洞口后,首先想要弄明白的事情。

    当!

    才一出洞,郭传宗右手一挥,那柄黑剑便被他用力掷在地上。

    “好冰!这什么破剑,我手上可是有炼尘砂的,竟然还能冻得我差点连血脉都结了冰!”

    郭传宗右掌一震,吸附其上的炼尘砂散落四地,再度恢复成细小的泥沙,忙不迭地将手放在口边,不停哈着热气。

    剑晨仔细打量了一番平躺在地上的黑剑,抿了抿嘴唇,右掌上升腾起混沌内力形成的光圈,这才弯下腰,手指触及剑柄。

    冰,果然好冰!

    即使隔着混沌内力,剑晨也直感一波一波的刺骨冰寒从手指尖上一路而上,转瞬而已,他的整条手臂竟感到了一丝冰凉的麻木。

    眉头微一皱,不是因为这冰寒感,而是这柄黑剑的造型,令他感到一丝熟悉。

    在雄武城时被他切断的那柄沥血剑,与现在这柄,虽然造型都偏古朴,但其实剑型大不相同。

    可是偏偏,从这柄黑剑上,剑晨脑海上浮现的,竟全都是之前那柄沥血剑的模样。

    然而越是如此,他反而心中更加肯定之前叫孟瀚然来探查地底洞穴时的想法。

    微皱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混沌内力再度催动,手掌一握,已将黑剑牢牢握在手里。

    “先回去再说。”

    他看了看欲言又止的郭传宗两人,身躯一腾,就这么提着冰寒的黑剑,往霸剑前院疾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