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67章 永远的第一位

章节目录 第467章 永远的第一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蛇一走了,去办安伯天嘱咐下来的事情。

    正殿内的寂静并没有维持太久,门,再度被人推开。

    这一次进来的,是剑晨与安安。

    “爹爹。”

    安安看着不动如山的安伯天,略有些怯弱地叫道。

    安伯天在两人身上扫了扫,目光中流露出的再不是属于雄武城主的霸气与睿智,而是属于天下间慈父所共有的温和。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安伯天摇了摇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虽然面色沉静,但话语中的调侃意味却表露无疑。

    “爹爹!”

    同样的两个字,同样由安安口中发出,心境却已不同。

    安伯天摆摆手,没有再去看安安,一双虎目盯在剑晨身上。

    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沉默,安伯天嘴角勾了勾,道“小子,看来你受的打击不轻。”

    剑晨没有说话,他此刻看起来很平静,而浑身却散发着一股随时有可能爆发的压抑。

    安伯天不以为意,仍自顾自道“那么看来,先前的事情就此作罢吧?”

    呼

    无神的剑晨猛得抬头,双目中突然精光大盛,铿声道“不,一切照旧!”

    “你顶得住吗?”

    安伯天的笑容颇有些玩味,他的目光与剑晨眼中闪烁的精光对在一起,似乎想将他看个通透。

    “无所谓。”

    剑晨突然也笑了,笑得很张狂,一如断剑联盟攻上剑冢前一晚时的伍元道人。

    “什么阴谋,什么诡计,不管是青首鬼王也好,或是暗中窥视的任何人也罢,总有一日,我会叫他们趴伏在脚下,亲自尝一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就只是为了报仇吗?”安伯天叹息着,轻声问道。

    “不。”

    剑晨侧过头,看向面带担忧的安安时,张狂已不再。

    他轻轻拉过安安的手,沉声道“还有安安。”

    “傻子,你”

    当着自己父亲的面被一个男子拉着小手,即使是向来敢爱敢恨的安安,也突然有了小女儿的羞涩,只是这羞涩里更多的,仍然是担忧。

    “小子,我问你一个问题。”

    安伯天看着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没有表露什么,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淡然道

    “报仇与安安,若你只能选一样,你,选什么?”

    “爹,你怎么这么问!”

    安安芳心一阵混乱,这个问题于剑晨,绝对是极难的一个决择,凭内心来说,她其实也有过这个疑问,可是,这个问题却是她绝对不会问出口的。

    结果,她的挣扎却被安伯天很直接地问了回来。

    一时间,安安竟不知该作何反应,一方面芳心中有着期许,而另一方面,她又不想让剑晨陷入这个两难的选择。

    安安正焦急着,却感她的小手被剑晨用力握了握,不由顿了顿。

    “伯父。”

    剑晨的目光自安安的脸上移开,侧过头看着安伯天,沉声道“父母至亲满门血仇,不报,不足以为人子。”

    “为了报仇,我愿以身饲魔!”

    此言一出,四下俱寂。

    安伯天的眉头终于皱了起来,而安安的俏目中也有着一丝难掩的失落。

    “傻子我会帮你。”

    她忍着目中就将夺眶而入的珠玉,哽咽,而又坚定地用另一只手抚上剑晨沉凝一片的脸庞。

    冰凉的小手在剑晨的眉心揉了揉,似乎想将剑晨心头那厚重的阴霾一抚而平。

    而剑晨的手,却也在这时轻轻抬起,将安安的另一只手也握进掌心。

    “而安安,能让我立地成佛。”

    他温柔地看着安安,轻轻地,轻轻地说着。

    “小子,你这是将我女儿当成了疗伤的药?”

    安伯天周身的气势陡然暴涨,看着剑晨的目中,已有杀意弥漫。

    “不。”

    剑晨仍然轻轻地说着,甚至没有去看一眼暴怒的安伯天。

    他的双手缓缓将安安的一双小手抬起,看着安安的泪,也看着安安眼中的失落,声音里带着空灵。

    “以后的事会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若当真有一日,报仇与安安之间有了冲突,在我心中处于第一位的”

    他目光偏转,直视向安伯天,透露出让人悚然动容的坚定,沉声道

    “永远,只有安安!”

    空旷的殿内回音阵阵,将少年坚定执着的话语不停回放着。

    而剑晨的手已慢慢将安安的小手放下。

    惊虹剑带着清鸣骤然出鞘。

    血,自他掌心中一滴一滴落向地面,绽放出一朵又一朵血色花瓣。

    没有再多说一个字,然而行动却已证明了一切。

    雄武城外向阳谷,又名一线天。

    “傻子,你的手还痛不痛?”

    安安与剑晨并排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双小手轻柔地抚在剑晨包裹着白纱的左手上,心疼道。

    剑晨也低头看了看,不过他看的并不是自己的手,而是安安的手。

    “嘿嘿”

    他干笑了下,想用另一只手握住安安的手,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个傻子!”

    安安白了他一眼,双颊上浮起两朵红晕,嗔道“之前胆子不是挺大么?”

    “那不是着急吗?”

    剑晨那只手终究没有握上去,尴尬地在半空中停了停,最终摸上的,却是自己的后脑勺。

    安安好笑地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模样,神情忽的黯然,脑袋微微低垂着,轻声道“傻子,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么?”

    剑晨的手突的定住。

    “我再给你割一道吧。”

    他说着,扭头就想去拔剑。

    “不要!”

    安安一惊,连忙伸手去抓他,却不想,玉手才伸出一半,已被剑晨牢牢握在手里。

    “安安,我说的,是真的!”

    他直视着安安略有些慌乱的眼睛,无比郑重。

    这次,手足无措的人轮到安安。

    她灵动的眼眸胡乱转着,一颗芳心扑通扑通直跳,突然叫道

    “哎呀,他们怎么还不来!”

    这话题转得相当生硬,对此,剑晨只是报以一笑,将安安的手放下,站起身来,也往四下看了看,道“是呀,真够慢的。”

    安安看着他的背影,咬了咬唇,终于忍不住道“你师父的事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