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72章 少室山下

章节目录 第472章 少室山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线天中的那处暗道在蛇一走后,重又闭合。

    剑晨手里握着醒神丹的瓷瓶,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眼中的光芒闪烁着,突然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摧山狼。

    “狼兄,这个你拿着。”

    瓷瓶与羊皮纸卷被他塞进了摧山狼的手中。

    “刚才蛇一说炼制醒神丹的都是普通药材”

    说着,他又从安安手里接过那十张银票,一并塞在摧山狼手里,续道“这里有些银子,想来以足够你们够买药材所需。”

    摧山狼有些发愣,不由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疑惑道“剑少侠你这是”

    剑晨摇摇头,叹道“若不是因为我,当日你们也不会被蛇一带走,说起来,害你们变成这般模样的是我!”

    “这怎么能怪你!”

    摧山狼还愣着,窜风狼性急,从旁插口道“咱们七兄弟不知好歹,贪图雄武城许下的富贵,这也是咱们咎由自取的结果,怨不得别人。”

    咎由自取四字一出口,令七狼人人低垂着脑袋,面上无不一片惭愧之色。

    剑晨又是一声长叹,道“不论怎么都好,你们走吧,拿着银子和药方,最好不要再被雄武城的人发现。”

    “傻子,你”

    安安犹豫着叫了声,可看了看岭山七狼后,又咬着嘴唇,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却不想,七狼对视一眼,摧山狼猛得一咬牙,又将剑晨塞进他手里的药瓶还了回去。

    “七位,你们这是”

    剑晨怔了怔,不解道。

    “剑少侠高义!”

    摧山狼郑重拱手道“咱们七个本就是江湖上的浑人,每日里做的都是打打杀杀的浑噩之事,这种日子”

    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六个兄弟,大声道“咱们过够啦!”

    “还不如干跟剑少侠做一番大事!就算是死,此生也无憾了!”

    “对!”

    窜风狼突然激动起来,冲剑晨道“剑少侠,无论你找雄武城借兵是想做什么,算咱们七狼一份!”

    “虽然咱们武功不行,好歹也能不要命!”

    “你们”

    剑晨愣了半晌,有些说不出话来。

    倒是安安又拉着他的手,捏了捏,道“让他们跟咱们走吧,否则若是又被爹爹召回去,那才真是生不如死。”

    控制岭山七狼的方法,羊皮纸卷上有,雄武城也有,安伯天将七狼交给了剑晨,若他反而放走了七人,凭雄武城的力量,想重新找回这七人,并非太难之事。

    与此同时,少室山下。

    陈遗风保持着一贯的冰寒冷面,缓缓沿着少室山下那条小溪走着。

    普渡禅师眼睁睁在他面前死于伍元道人剑下,虽然后来他也重创了伍元道人,令其最终陨落于断剑联盟之手,但心中那份内疚却是无法释怀。

    他离开蜀山的时候不多,所以在江湖中的朋友也不多。

    普济算一个,伍元却也算一个。

    可惜,这两人俱都身故,甚至连普济的师兄普渡也身死在他面前。

    心中郁结难解之下,他在随同少林武僧护送普渡禅师的遗体回归少林,料理完普渡的后事之后,还在少林寺住了两月,以排解心中的烦闷。

    住在少林,本是贪图少林寺乃佛家清心之地,却不想少林近一年来也是突遭大变,寺中高僧接连故去,正也是愁云惨淡之时,心中的郁结不仅未得半点化解,反而有着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不仅如此,因为血盟的突然出现,断剑联盟的人还三天两头的来少林寺中寻他,欲想推举他为新一任的联盟之主。

    这令陈遗风更是不胜其烦,他生性淡泊,此次出山只是有好友之事而已,如今烦不胜烦之下,索性挥了挥衣袖,出了少林,直欲回归蜀山躲个清静。

    走了许久,眼见山势渐平,即将脱出少室山范围,他停了下来。

    蹲在溪边,就着清凉的溪水鞠了一捧饮了两口,又再站起身来,随意用衣袖擦了擦嘴角,冰冷的面目更显森寒,突然开口自语道

    “跟了一路,不如你也过来喝点水解解乏?”

    话音落下,周遭的气温竟似随着他的话语,每说出一个字随降低几分,待一句话说完,陈遗风方圆两丈内已如严冬般冰寒。

    “老夫向来不喝水,这你不知道么?”

    周遭本无人,但随着陈遗风一言即出,他身后的树林里,竟当真有人冷冷地回应。

    树叶沙沙作响,自林中突然现出一抹青色的迷蒙身影。

    下一瞬,这青影只是一飘,已站在陈遗风两丈之外。

    青衫,鬼首!

    “那你喝什么?”

    陈遗风身形并不动,似乎正在欣赏着溪中美景,冷冷地反问道。

    “血,越是你这般修为高深之人的血,便越好喝。”

    青首鬼王那如同锯木一般难听的声音有些飘忽,大白天的,让人无端端联想起凶煞残暴的地下恶鬼。

    “哦?”

    陈遗风缓缓转过身来,冰冷的目光撇着青首鬼王,淡然道“你那鬼面具上也没开个口,即使有血,你怎么喝?”

    青首鬼王伸出一掌,只是轻轻地握了握,自掌心处却隐有风雷之音,道“谁说喝血一定要用嘴?”

    “我这只手,不知已饱饮了多少自以为是之人的血。”

    陈遗风的冷面微抖了抖,淡道“自以为是的人,也包括我?”

    “那要看你怎么做。”青首鬼王将右手重新负于身后,平静着道。

    陈遗风道“那你想我怎么做?”

    “放下沥血剑,你自回你的蜀山,咱们今日就算没见过。”

    青首鬼王面具后的目光下沉,从陈遗风的脸上下落到他腰间。

    腰间,有剑。

    陈遗风的剑乃是玄冰剑,然而此刻挂他在腰间的,除了玄冰剑,竟还有一柄。

    一柄只是用黑布缠着,包了个严严实实,没有剑鞘的剑。

    沥血剑,这是陈遗风从伍元道人手中得来。

    陈遗风的手在这柄被黑布裹住的剑柄上拍了拍,若有所思道“你想要它?”

    “不是要它,而是它本就是老夫的!”

    青首鬼王的身后,风雷之音隐隐而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