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494章 下落不明

章节目录 第494章 下落不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打从当日在辰州时,你就知道我?”

    紧盯着花承禄,剑晨的心底冒起一阵寒意,当日插手花想蓉的比武招亲,他只是临时起意的适逢其会而已。

    结果花承禄竟然也是鬼兵域的人!

    这其中到底真是适逢其会,还是

    想到这里,剑晨的目光已然有着阴沉的迹象。

    “不,我不知道!”

    花承禄也是人老成精之辈,光是一看剑晨的眼色,立即明了他心中所想,连忙摆手道“真正说起来,我以及花家,根本就不算真正的鬼兵域中人!”

    “花家隶属天下财神之下,乃是财神他老人家在归隐之后,隐藏在世俗中的一个小势力而已!”

    剑晨眉头一皱,道“天下财神?可是我听说,这个人他”

    花承禄接道“并不是鬼兵域中人是吧?”

    “不错,财神他老人家确实不算是鬼兵域的人,至少,现如今他并不算!”

    “此话怎讲?”

    剑晨接问道。

    “在你爷爷伍元道人接任鬼兵域的域主之前财神他老人家其实是”

    花承禄咬牙片刻,终于道“他是鬼兵域的前一任域主!”

    “前一任?”

    剑晨与安安面面相觑,均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一抹骇然。

    雄霸江湖双榜榜首位置多年的天下财神,竟然曾经是鬼兵域的域主?!

    “后来,财神他老人家因为一些事情,心灰意懒之下不欲再任域主之位,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

    花承禄待两人消化一番后,才又说道“可是,当时的鬼兵域虽然也是人才兴盛,但若说有能力接掌域主之职的,却只有两人。”

    “我爷爷与青首鬼王?”

    剑晨皱眉问道。

    “不,你爷爷是财神意想中的接班人,可另一个却并非青首鬼王。”

    花承禄摇着头否定道。

    “当年之事到底为何,却不是我一个小小外围成员可知,总之,财神他老人家在权衡之后,最终决定由你爷爷来接任下一代的鬼兵域之主。”

    “可是爷爷当时并不同意?”

    剑晨想起明伯曾经说过的话,心头一动,问道。

    花承禄面色一诧,看了他一眼,道“起初是不同意,可是后来不知财神他与你爷爷说了什么,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伍元道人接下了这一任的鬼兵域之主。”

    “之后,天下财神退隐出江湖,而他曾秘密布下的如我花家这般隐于世俗的势力,也真与世俗中的商贾无异,已然渐渐归于平静。”

    “可是后来天下财神又找上了你,利用花想蓉与傻子的关系,叫你来给他送银子?”

    安安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花承禄的诉说,这时才出言问道。

    “对”花承禄叹息一声,默然看看剑晨,道“域主死后,财神他老人家突然联系上我,还拿出银票,叫我送来霸剑山庄给少主。”

    剑晨咬牙道“也就是说,我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你们的掌握之下?天下财神到底想做什么?”

    花承禄摇着头,闭目道“这一点我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能说。”

    在说这句话时,他的脸上又浮现出先前一头撞向管平时的死志,显然已是打定了主意,不论剑晨如何问,就是死,他也不会开口。

    “好,天下财神的事我不问了,那么,当日被困于玉寒石下的人呢?他是被邪手追魂带走的,邪手追魂又是属于哪一边?”

    “天下财神,还是青首鬼王?”

    剑晨定定看了他一会,话题终于转回那疑似洛寒的中年男人身上。

    “邪手大人,他与你爷爷乃是知交好友。”

    花承禄从另一个方向回答了剑晨。

    这个回答令剑晨松了口气,连问道“那就是说邪手追魂并不是青首鬼王那一路的了?那玉寒石下那人现在何处?”

    一边说着,他禁不住身躯一阵颤抖,若能找到那中年男人,说不定便能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父亲洛寒。

    “抱歉”

    却不想,花承禄轻轻说出的这两字,犹如当头一盆凉水泼下,将剑晨心中刚刚激起的希望之火生生扑灭。

    花承禄歉然道“当日来带走那人的确实是邪手追魂,可当时青首鬼王提出,他有办法治好那人的失忆之症,随后便将人带走了。”

    剑晨面色一阵颓然,“带走了?”

    花承禄叹道“那时的青首鬼王并没有表露出叛变之心,他既然说有办法,其他人也不疑有他,就让他带走了。”

    “知道带去哪里了吗?”

    剑晨不死心追问道。

    花承禄只是摇着头,没有再说什么。

    “花老爹,你说你只是天下财神暗中布置的外围成员,可是似乎你知道的事情并不少啊?”

    安安拍了拍剑晨肩膀以示安慰,转头替他继续向花承禄问道“那你是否知道那人的真实身份?”

    此言一出,剑晨固然猛得抬头,而花承禄却又陷入一阵无边的沉默之中。

    “花老爹?”

    花承禄的模样令剑晨禁不住又是一阵激动,此时此刻,犹豫代表着什么,他心里再清楚不过。

    “也罢看在蓉儿的份上,这个恶人就让我来做罢!”

    花承禄的面上好一阵阴睛不定,在剑晨就要忍不住再度开口催促时,他才猛一咬牙,沉声道“少主,希望你能挺住”

    咣当!

    剑晨身躯一软,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好在安安及时将他扶住,可身后的桌子却在手忙脚乱中被掀了个底朝天。

    挺住?

    为什么要叫他挺住?

    光是这两个字,剑晨已然明白了许多。

    那个玉寒石中的中年男人,定然就是他的父亲洛寒!

    果然,只听花承禄道“那人确实就是洛寒!”

    “真真的是我爹?”

    剑晨口中呐呐着,双目一阵无神,而心下却在滴着血。

    父亲,他真的是自己的父亲!

    早知如此,当日就是死在邪手追魂手里,他也不会放任其将之带走!

    “还有一个问题!”

    剑晨的嘴唇哆嗦着,心下冰凉无比,看着花承禄,目光中竟然带着乞求之色,好半晌才鼓起勇气问道

    “我师兄说十三年前手持沥血剑对付洛家的,是是我的爷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