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501章 都去,死!

章节目录 第501章 都去,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吼!”

    郭怒狂吼不止,自他眼耳口鼻中,金光阵阵四溢,只是转瞬功夫,整间房内弥漫着的,尽是刺目金芒!

    花承禄惨叫一声,他离得最近,猝不及防之下,被那金光险些刺瞎了眼,紧接着,与郭怒接触的肢体更是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滚滚炽热。

    他的双目被泪水刺激得紧紧闭起,手忙脚乱奋力挣扎着,好不容易让自己脱离开郭怒那如同烧红了的铬铁一般的身躯。

    “吼!”

    郭怒仍在嚎叫,似乎他每嚎一声,从身体上由内而外冒出的金光就暴涨几分,房间内的温度,也因这金光而变得灼热起来。

    “老郭?”

    安安被这热浪及金光一冲,才将勉强站起的娇躯又重重跌回床上,眼前这一幕纵然是她,也已有些超出了认知。

    郭怒的惊变震慑了尚还清醒着的四个人,然而他那一声高似一声的嚎叫却激灵灵惊醒了其中一人。

    赵子超。

    他本抱着小瓶四处逃窜,郭怒突如其来的狂吼吓得他差点手一抖,将小瓶扔在地上逃命,此刻回过神来,却见郭怒身躯不动,虽然金光一阵猛似一阵,但似乎失去了活动能力?

    赵子超本是个心思活泛之人,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只见他急急将小瓶翻转,瓶口朝下死命一倒,另一粒圆滚滚的九转定魂丹已握在手中。

    药丸在手,他一个飞扑趴到剑晨身边,伸出手的突然又是一顿,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大叫道“花老头,快来帮我撬开六师叔的嘴!”

    原来趁此机会,他想给剑晨喂药,手出一半才想起剑晨目前身体产生的奇怪变化,虽然花承禄并不受此影响,可他又哪里敢去尝试,还不如叫本就不怕的花老头来。

    花承禄经他这一乍呼,犹豫看了郭怒那恐怖的模样一眼,也是将心一横,急急又奔了回来,双手齐出,将剑晨紧闭的嘴唇撬开了一条缝。

    “快,快!”

    花承禄焦急不已,就只是这么一会,他已然汗出如浆,郭怒如今已然如同一颗小型的太阳,没有修为在身的他哪里抵挡得住。

    赵子超倒是比他好点,可这好也是有限,不敢怠慢,连小心顺着花承禄撬开的那丝唇缝,将九转定魂丹塞进剑晨口中。

    顾不得松上一口气,两人不约而同地作了一个动作,跑!

    郭怒的身边,现下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儿!

    赵子超跑了两步,又犹豫着回头,看了看被剑晨压在身下惨作了人肉垫子的雷虎,这是他师父,此刻失去内力陷入昏迷,对于郭怒那烈阳一般的恐怖身躯,是否抵受得住?

    这么想着,他又要回身去拉雷虎,可是才踏出一步,陡然郭怒再度愤而开声

    “去死!都他妈给老子去死!”

    嗷!

    静止不动的身躯终于有了动作,郭怒仰躺在地上,双掌向天猛然一推!

    两条巨大无朋的金光恶龙自他双掌间暴怒冲出,这一次,恶龙不再是剑晨当日所见的虚影,而是真真切切的浩然气劲!

    轰!

    霸剑山庄精于铸剑,于建筑一道也有研究,整座山庄用料极为考究,就坚固耐用而言算是上上之选。

    可是,郭怒这双掌齐推,在场众人立听屋顶一阵轰然巨响,尚还回不过神来,无数砖砾碎瓦陡然如骤雨来袭,从天而降。

    安安还好,她离得较远,碎石来袭时勉强往床内一滚,身躯紧紧贴在内里墙上,并未受到砖石洗礼。

    赵子超与花承禄就惨了,两人虽然在跑,可郭怒这掌来得突然,赵子超甚至还停顿了一下想去救回师父,顿时被如雨碎石烂瓦砸了个抱头鼠窜哀嚎不止。

    然而更惨的还要数孟瀚然。

    他被顾墨尘点了穴道,半步也不能移动,又不似昏倒那几人一般任由碎石如雨我自人事不醒,当真是硬着头皮咬着牙,硬生生承受了这一遭痛不欲生的洗礼。

    “死,都去死!”

    双龙之后,郭怒似乎还不愿停歇,自众人耳中又炸起如雷暴吼。

    可是

    怒吼传来,声音却又不同。

    这不是郭怒的声音!

    安安最先定住心神,俏脸上突然一阵狂喜,因为,这个声音她很熟悉,很熟悉!

    剑晨!

    紧随郭怒发出这声怒吼的,竟然是一直木然不动,七窍流血的剑晨!

    “傻子!”

    安安躲在墙角,碎石砖雨已然稍歇,透出漫天烟尘,她惊喜地发现,剑晨竟然不知何时已从地上站了起来。

    “死,死死!”

    站起身来的剑晨,面容扭曲程度不弱于金光猛涨的郭怒,他七窍中的血液并未因着苏醒而停止,反而更加汹涌。

    特别是一双眼眸里汨汨而流的血泪,更是令人望而生寒。

    此刻的剑晨,犹如刚从地狱爬回的惊世恶鬼!

    “洛厉天,你给我去死!”

    他陡然仰天又是一声厉呼,声浪之强,竟带动着满屋尘埃怒冲向天,透过破碎通透的屋顶,宛若滚滚烟龙,咆哮飞升。

    这一声怒吼,也让两个人同时愣了愣。

    一个是安安,她面上的惊喜在剑晨一声怒吼后全然不见,随之而来的,尽是惊骇不已的恐惧。

    她从来没有见过剑晨悲愤如此!

    而另一个,却是抱头鼠窜的花承禄。

    在剑晨吼出洛厉天三字时,他的身躯猛得一僵,虽然洛厉天三字本是他告诉的剑晨,可是,随之而来的去死,却令他心下大骇。

    匆忙中转回头,只是撇了一眼状若疯狂的剑晨,他心底的寒气已然大冒,经商数十年,查颜观色的本事他从来不缺。

    凭着已深入骨髓的经验,脑海中有一个声音正在不停警醒着他

    “快跑,此地不宜久留,快跑!”

    花承禄的面色陡然泛起痛苦,在极度的紧张与恐惧之下,他的小腿突然抽筋,然而自腿上传来的强烈痛感,却更令他神智为之一惊。

    跑!不跑,会死!

    强忍着小腿处那筋裂痛楚,花承禄用另一条完好的腿拖着自己的身体,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剑晨身上时,一瘸一拐的夺路而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