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515章 误会?

章节目录 第515章 误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傻子!”

    剑晨猛增的戾气安安自然感觉得到,她犹豫了一下,终究不欲令剑晨妄造杀孽,想要阻止,可话才出口,她却说不下去。

    少年曾经单薄的背影乃是安安铭记于心底永世不忘的铬印,而现在单薄仍然单薄,可安安在这个背影上,却再也找不到曾经那个少年的影子

    就连她一直叫着的傻子二字,在此时此刻也已干涩拗口不已。

    曾经的剑晨再也回不来了!

    突然之间,安安只觉她的眼眶一阵湿润,从中似有着什么东西想要夺目而出。

    “你你不要过来!”

    四个道士胡乱挥舞着长剑,仿佛想要为自己增加一分并不存在的勇气,看向剑晨的目光除了惊恐,已无其他。

    “哼!”

    剑晨冷厉着脸,没有理会道士们的惊惧,迈了半步的腿就要往地上落下。

    就连现下对纯阳剑宫颇无好感的郭传宗也有些不忍再看,剑晨这一脚落下之后会发生什么,有着立派修为的他当然再清楚不过。

    “无量寿佛,剑施主别来可好?”

    正在四个道士命悬一线时,一道平和的声音陡然自山门内传来,这声音剑晨并不陌生,正是他们三人此来纯阳剑宫欲找的正主玉虚真人!

    骤听人声,在场所有人面上俱都有了变化。

    四个守门道士惊恐的脸庞浮现出一抹惊喜,掌教真人来了,那他们自然不用再面对眼前这个令人恐惧的少年!

    而安安自是大松了口气,有玉虚到来,剑晨手下总算少了四条冤魂。

    神色最复杂的倒要数郭传宗,玉虚的声音听入耳中,他面上的不忍已然消失,换上的却是愤怒与担忧交替之色。

    可这所有人,并不包括剑晨。

    玉虚的突然出现,似乎并没有令剑晨的心境产生一丝一毫的改变,该落的脚还是在落,想杀的人,仍然要杀。

    甚至他还冷笑了一声,对声音传来处冷道“我好不好,你没看见?”

    “你不是一直都跟在我身边么?”

    五日前玉虚为了带走郭怒,不惜精心布下连环计,将剑晨一步步引离霸剑前院,可也正是由此,从中也向剑晨透露出了许多信息。

    例如,那柄黑剑乃是他去雄武城之前叫郭传宗埋在影壁里的,那玉寒石虽然纯白却不透明,黑剑埋于内,从外面看,是绝不会瞧出半点端倪的。

    那么玉虚怎么知道影壁里有黑剑,还在其上弄出一道痕迹,最终令剑晨在心神大乱之下不极思想,这才着了他的道儿。

    然而正是由于此事,不正好也向剑晨说明,他玉虚一直都在其附近,或者说,在剑晨的身边布下了眼线?

    不管是亲身跟踪也好,安插了眼线也罢,有一件事却是明确的,那就是剑晨近日来的一举一动,根本就是在玉虚的监视之下!

    轰!

    话音落下,脚掌也即落下,明明只是轻轻地往前踏了一步而已,可无论是那四个道人,还是位于身后的安安与郭传宗,心间俱都狠狠一震,就仿佛被人以万斤巨锤猛然在心田中砸了一下,一时间气血翻腾不止。

    一圈无形的气浪自他脚尖处席卷而出,以脚尖为中心,这扩散开去的气浪呈半圆形,将四个道人尽数笼罩在内,眼瞧着,离四人的脚下只差一步而已。

    “剑施主,你何必枉造杀孽?”

    玉虚的声音透出一阵叹息,四个道士的身前,突然现出一个仙风道骨的苍老身形。

    片刻不离身的拂尘只是轻轻一甩,自玉虚的身前也冲出一道仿似剑气的波浪,才一出,立时便与剑晨一脚踏下的气浪撞在一起。

    呼!

    一道肉眼可见的气墙冲天而起,两方气浪相交,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无奈只得互相纠缠着盘旋上天。

    “好功夫!”

    玉虚平淡的眼眸陡然一亮,看向剑晨的目光已然有着惊艳。

    “剑施主,多日不见,你的功夫有大长进,真乃可喜可贺!”

    “臭道士,你装什么蒜,快将我爷爷交出来!”

    剑晨尚未有所回应,郭传宗已暴然而起,冲至剑晨身前,对玉虚破口大骂。

    他的话,令玉虚的眉头一皱,不解道“郭小帮主,贫道不是很明白你的话,郭帮主他怎么会在纯阳?”

    “你!”

    郭传宗面容暴怒,一手指着他鼻子怒喝道“明明是你抢走了我爷爷,现在又来作什么惺惺之态,快点放人!”

    “大胆!休得对掌教真人无礼!”

    被玉虚护在身后的四个道士总算回过神来,有玉虚在场,四人的底气明显足了不少,眼见着郭传宗一口一个臭道士对玉虚喝骂,哪里还忍得住,顿时红了眼睛。

    玉虚拂尘一摆,将四人拦下,眉头深皱道“郭帮主他确实不在纯阳,不知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误会?”

    剑晨冷笑了一下,唯恐玉虚突然发难伤了郭传宗,横移了半步将他掩在身侧,冷道“难道叫我来纯阳的人,不是你?”

    玉虚微怔,道“贫道确实曾派门下弟子传话于剑少侠,若有空时可上纯阳一聚,可也仅此而已,郭帮主又怎么会在我这里?”

    “你还装!”

    郭传宗怒不可遏,双掌上已有点点金芒闪亮,恨不得灭了眼前这老牛鼻子。

    “且慢!”

    安安快步上前,拉了拉郭传宗,俏目中流露思索之色,对玉虚真人道“玉虚道长,小女子想问你一事。”

    玉虚颌首道“姑娘请讲。”

    “不知道长平日练不练字?”

    安安沉吟片刻,方才问道。

    此言一出,剑晨突然一愣,扭头看向安安时,却听玉虚道

    “贫道虽然笔力不浑,但遇有空闲,也爱好舞文弄墨一番,权作怡情养性之用。”

    “怡情养性?哼!”

    郭传宗不屑地怒哼一声,到底没有冒然出手,目光也在安安身上停留。

    “那好,不知真人的手迹,可否让咱们一观?”

    安安没理郭传宗,轻点了点头,对玉虚道。

    剑晨面上的冷厉却在这时收敛而去,他看着安安,透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