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516章 忏悔

章节目录 第516章 忏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诸位请随意。”

    纯阳殿内一处侧室,玉虚道长摊手于书桌前,对剑晨等人说道。

    书桌上堆叠了不少书卷,看其色泽有新有旧,显然积蓄了不短时日。

    安安随意摊开一卷,仔细瞧了瞧,问道“这些都是真人的手迹?”

    “不错,都是贫道无事时抄些道家真经,笔力拙劣,倒叫姑娘见笑了。”

    玉虚道长一脸谦和地微垂着头,坦然而道。

    安安捧起书卷一边看着,一边回应道“道长不必过谦,如此书迹已不压于当世大家。”

    正说着,她突然玉手一指书卷某处,对玉虚道长道“真人,此字不知可否当场书写一次?”

    玉虚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剑晨与郭传宗却看得清楚,安安所指的,却是书卷上的一个“友”字。

    这下不光剑晨,就连郭传宗也明白过来安安的用意,不由双目紧盯着玉虚,极力想将他的反应瞧个仔细。

    “好。”

    却不想,玉虚的面色依然平稳,他只是点了点头,也不迟疑,直接走向书桌。

    桌上笔墨纸砚俱齐,玉虚提笔便写,只片刻而已,雪白的宣纸上已落下一个龙飞凤舞的“友”字。

    剑晨三人从旁一看,将此字与安安手中书卷一相对比,却是一模一样。

    然而这个一模一样,直令三人面容顿时大变!

    霸剑前院那片古柏林的尽头,有一株大树上刻有字迹,那字迹是一句话

    小友,可忘了一聚之约?

    这九个字,剑晨后来向安安等人提及,她们也都曾亲眼见过真迹。

    所以看出事有不对的安安,才会要求观看玉虚道长的字迹,并且唯恐玉虚以旁人的字迹来冒充自己的,还从书卷上找出一个与树上之字相同的“友”字,目的就是要证明,那树上之字到底是否玉虚所写。

    结果,却令剑晨与郭传宗震惊不已。

    树上的字,并非玉虚所写!

    玉虚道长素来温和有礼,字由心生,所以他写出来的字迹令人看来极为舒适,可那树上之字一笔一划间却满是攻杀之意,这无论如何也不像是同一个所写。

    在霸剑山庄里打昏了岭山七狼,最后更抢走了郭怒的人,剑晨本以为是玉虚道长,所凭借的,便是那树上一聚之约四字。

    与他有过一聚之约的只有玉虚道长,是以在见到树上留言之后,下意识地,剑晨便已认定暗中施计之人乃是玉虚,可事实却是

    他,再一次中了计!

    神秘出现在霸剑山庄,并以调虎离山之计带走了郭怒的,并不是玉虚道长!

    这般连环计一环套一环,竟然到现在也没完,可这神秘人如此做,将他引来纯阳剑宫,目的又是什么?

    想挑起他,或者说是血盟,与纯阳剑宫的矛盾么?

    可这成功的几率并不大,毕竟剑晨与玉虚道长一见面,两边互相一说,总归会真相大白,难道那神秘人费尽心力,为的就是这成功率并不高的挑拨离间?

    能布下如此计策的人,会这么蠢?

    莫说剑晨不信,就是现下气极攻心的郭传宗,也不会信。

    “诸位,你们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玉虚道长撇见三人脸色难看,不禁问道。

    “真人”

    安安苦笑一声,揉了揉眉心道“恐怕咱们中计了。”

    “中计?”

    玉虚道长的面色有着诧异。

    当下,安安将之前霸剑山庄中发生的事情向玉虚道长一一说明,当然,血盟之事与她们如今扎寨于霸剑山庄却并未提及,只以所住之处这个模糊的字眼来带过。

    “如此说来是有人希望你们来纯阳剑宫?”

    玉虚道长听完,眉头也是一皱,手指轻轻拈着雪白修长的胡须,面露沉思。

    “应该就是如此了,可是这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却还不清楚”

    安安也是一阵沉吟,正思索着,却听剑晨道

    “不管什么目的,总有图穷匕现的一日,到时自然清楚。”

    “比起这个,既然现下已到了纯阳,我倒想问问真人,当时你派正青道长来传话,说你要见我,却是为了何事?”

    提起这事,玉虚道长的沉思立时终止,他看了看剑晨,竟然罕见地有着犹豫,张了张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真人旦说无妨。”

    剑晨以为他是顾虑站在一旁的安安与郭传宗,直接说道。

    玉虚长叹一声,道“剑施主,你可还记得上次你来纯阳时,贫道曾向你提及焚魂师弟曾在十三年前做下了一件错事?”

    剑晨微怔,点头道“记得。”

    “那时剑施主突然狂笑不止,口口声声说焚魂师弟他死得好。”

    玉虚的面上有着一抹伤感,叹息道“后来,施主走后,贫道整理焚魂师弟的房间,意外地,竟找到了一封书信。”

    “信?”剑晨眉头一皱,不由问道“写给谁的?”

    “写给师弟他自己。”

    玉虚道长一边说着,一边自袖袍中取出一封已然发黄了的信封,往剑晨面前递去,感概道“这是一封忏悔信,内里写明了焚魂师弟他郁结于心间十三年的懊悔,贫道已经看过,果然是死得好。”

    玉虚道长的神情令剑晨心中一凛,连将信封接了过来,一看,果然火封已揭,从中抽出一张泛黄的信纸来,只瞧了一眼,顿时身躯狂颤。

    焚魂真人写给自己的这封信中只说了一件事,一件令他懊悔终于,发生于十三年前的事!

    那所谓的错事,正是焚魂真人在十三年前,参与了屠灭衡阳洛家上下一百七十三口之事!

    不知是焚魂真人自己也不甚明了此事的前因后果,还是他不欲再将更多的人卷入其中,信里只是写明了他乃是凶手之一,其后大多都是一些忏悔之言,不过,当中有一句话,令剑晨目眦欲裂。

    焚魂真人说当日做下灭杀洛家之决定的带头人,也是姓洛,名叫厉天!

    这句话,再一次让剑晨印证了花承禄所言,也印证了他那潜意识中所见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真人叫我来纯阳一聚,就是为了这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