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523章 费仲的决心

章节目录 第523章 费仲的决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费仲的一张黑脸涨得通红,他的厉目大瞪着,如寻常人小腿般粗细的双臂上青筋暴露,不管内力外力,全都灌注在臂上。

    下压,全力下压。

    费仲在做的只是这一件事,可就是这在平常看来极小的一件事,他现下拼尽全力却也做不到。

    因为那一尾小小的拂尘。

    连他古霆重剑的十之一二也不到的小小拂尘就那么横阻在重剑与玉虚真人头顶之间。

    小小的一尾拂尘却有千钧之力,在费仲的感知里更加如同铜墙铁避,任他如何无力施为,却都无能为力。

    “你是焚魂师弟唯一亲传弟子,贫道本不愿”

    玉虚真人手举拂尘,整个动作看起来轻轻巧巧,与费仲的横眉怒目形成强烈反差,费仲已然咬牙全力以赴,而他却尚有余力摇头叹息。

    “可你这次实在过份,为了天道剑势竟然勾结蜀山剑派,欲对纯阳不利,这又让师伯我如何还能留你?”

    玉虚真人悲哀地看着费仲,拂尘不动,另一只一直隐于宽大袖袍中的手却缓缓抬了起来。

    这只手上是空的,什么也没有,只是并起了两指而已,然而吞吐不定的剑芒,正自他食中二指的指尖上凝结成形。

    “天道剑势!”

    费仲看着玉虚真人的动作,眼中惊芒大盛,此刻只觉喉咙里一阵发干,这才明白自己原本以为的胜券在握是何等的可笑。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与断剑联盟包围纯阳殿的人虽多,可面对玉虚与赤星二人却全然起不了作用。

    赤星真人那边胶着依旧,那巨剑的扇面上仍然在不停疾射着长剑,莫风寒凝结的厚重冰墙已然被他削下几乎一半,冰屑漫天时,几乎已然看不到内里的情况,只有偶尔一两个不及躲避被误伤的倒霉鬼飙溅出的大蓬血花,与一刻也不停的金铁交鸣声,才能让人感知到冰雾之中的战况有多激烈。

    赤星真人攻不破冰墙,可莫风寒现下也只能采取守势,想腾出手来助费仲一臂之力,短时间看是不可能了。

    费仲的眼底泛起一阵悲哀,对方两个人而已,就将自己这方数百人压制得禁若寒蝉。

    同时却又有着一抹狂热。

    天道剑势,这就是天道剑势,传说中纯阳剑宫最为神秘,也最高深的剑法!

    莫风寒乃天榜第二的高手,普天下间敢说一句能稳压他一头的,恐怕只能是为数不多的几个隐宗高手,可这些高手基本已是比之玉虚等人还要高上一辈的老一辈武林中人,早已不问世事多年,就连天榜上也已不再登录这些人。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高手,也是费仲最大的信心来源,竟然被他纯阳中一个整日只是醉心于剑的闲人师叔给压制得只能缩在冰墙之后。

    这从另一个侧面来说,不也正是印证了天道剑势的不同凡响么?

    如此惊世剑法,玉虚会,赤星也会,而同为纯阳九剑之一的他,费仲,却不会!

    狂热、惊惧、嫉妒,当如此种种复杂的情绪在同一时间自他双目中闪烁时,费仲,疯狂了。

    “喝!”

    他猛然一声暴喝,激起全身上下无尽气势,渐渐被玉虚真人反压而回的古霆重剑再度有了修罗之像。

    不论佛与道,潜心修行须戒嗔痴贪,然而人有七情六欲,这**被强行自心内屏弃的后果,有的人终将前尘往事磨灭于枯灯古佛前,从此得道,而有的人,欲念压制得越深,其反弹出的效力,却更猛!

    贪婪是罪,也是动力,引人入魔的极致动力!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枯灯古佛哪有纵横逍遥来得潇洒快意,费仲由着这欲,从道,成魔!

    嘭!

    古霆重剑仍自突破不了拂尘的防守,然而自重剑上,一股狂霸的压力陡然透剑而出,穿透了拂尘,硬生生压向玉虚真人。

    剑指如戟!

    费仲爆发时,正是玉虚真人下定决心杀意纵横时,剑指快如闪电,直往费仲胸口刺下,却正好迎头冲上那重剑威压。

    噗!

    一声闷响,却无血花四溅,玉虚真人的剑指骤然一缓,在冲入古霆重剑的威压中时,速度陡然减缓数倍,仿佛深陷入绵延泥泞的深沼,以玉虚真人的内力修为,一时之间竟生出进退维谷的感觉。

    “这份欲念用于修道,岂不是好?”

    玉虚真人叹息着,手下却并不放松,剑指上的厉芒不弱反强,每吞吐一次,便将费仲施下的压力绞碎一分,剑指便往前递进一寸,这过程虽缓,但费仲却再无余力阻止,只得一边拼着命,一边眼睁睁地看着那不弱于任何绝世神兵的剑指慢慢往自己胸口递进。

    无力的感觉侵袭遍费仲的身体,以道之力,他敌不过玉虚真人,而以魔之力作那奋死一搏,可唯一的效果,却只能将他的死亡时间推迟片刻而已。

    力量,我需要力量!

    此时此刻,由胜券在握到生死一线,费仲却没有半点后悔的情绪,他只是在恨,恨自己苦心谋划,甚至不惜借助蜀山剑派的力量,却仍不能得到那梦寐以求的天道剑势。

    看来此生报仇无望!

    “师父弟子,没用!”

    身死道消在即,费仲自心底里发出一声长长的暗叹,他的双眼不再去看那就将缓缓刺入自己胸口的剑指,却抬头望了一眼天际,似乎在那天上,焚魂真人正静静地望着他。

    报仇,正是报仇!

    焚魂真人死了,他是费仲的师父,也是当世费仲唯一认为的亲人,打小被焚魂真人收养教诲的他,与焚魂真人之间,何异于父子血肉至亲!

    正是有着这份感情,当焚魂真人死于鬼兵域之手时,费仲几度几乎崩溃,唯一能够支撑他不至于陷入疯狂的,便是为焚魂真人报仇这一件事上!

    可惜,后来在霸剑山庄,费仲亲眼见到了青首鬼王与天下财神等人,也亲身体会到了这些老怪物修为的可怕。

    纯阳九剑之一,修罗殿殿主,这些他引以为自己报仇资本的东西,也在那一日对青首鬼王的一次碰撞中,被击得粉碎。

    原来自己什么也不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