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546章 一石二鸟

章节目录 第546章 一石二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六哥,他”

    郭传宗的眼皮狂跳不已,他没有去看莫风寒,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莫风寒若是死了,他爷爷的下落便将成迷,所以郭传宗是很关注莫风寒生死的,可即便这样,他也不敢往地上看一眼。

    因为他怕,他怕自己这一眼看去后,便将再无勇气在江湖中闯荡。

    实在是太惨了!

    和剑晨比起来,郭传宗这半月来对莫风寒的折磨那还是折磨吗?

    “放心。”

    剑晨手握千锋的动作停了停,略侧过脑袋对郭传宗道“你爷爷是郭怒,丐帮之主,这个身份代表的可不光是一份威慑,还有利益!”

    他微撇了眼只剩出气的莫风寒,淡漠道“所以他不会让你爷爷就这么死了,或者说,有人,不愿放弃郭怒这个大有用处的丐帮帮主!”

    郭传宗一惊,从中听出不寻常来,冲口问道“六哥你是说”

    剑晨笑了,这次,是真的在笑,因为他感觉到,莫风寒那半死不活的身躯,也与郭传宗同一时间猛然一震。

    “你爷爷的修为如何?”

    没有回答郭传宗,他又反问道。

    “很高。”

    郭传宗沉默了下,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当然很高,郭怒消失前曾传给了郭传宗三成内力,就凭着这三成,再加上当时尚还半吊子的降龙掌,年仅十四五岁的郭传宗便能在江湖中逍遥快活。

    这还只是内力而已,再加上至阳至刚的降龙掌,还有郭怒那纵横江湖数十载的生死经验,可以说,这世上比之郭怒武功还高的人,并不多。

    “那他怎么疯了?”

    剑晨继续问着郭传宗也很想知道的问题。

    这个问题郭传宗纠结了很久,却一直没有找到答案,然而现下,这本令他迷茫的问题自剑晨口中问出,却让他猛然抬起了头。

    武功盖世的丐帮帮主郭怒疯了,这件事江湖中没人知道。

    若不是剑晨阴差阳错下两次遇见已然失心疯严重的郭怒,郭传宗恐怕至今也找不出爷爷的踪影,即使是在他丐帮内部早有密令,全力寻回帮主的前提下。

    还有,青首鬼王与郭怒之间似有大仇,剑晨第一次在洛阳偶遇郭怒时,正好遇上青首鬼王追杀而至。

    以那时青首鬼王的出手来看,郭怒这人,乃是属于他必杀的人,然而郭怒却好端端地活着,又被剑晨遇上,带回了霸剑山庄与郭传宗相认。

    虽然不知道青首鬼王与郭怒之间有何仇怨,但至少,剑晨可以肯定,青首鬼王是不可能放弃对郭怒的追杀的,当日因为剑晨竭力相阻,郭怒逃脱而去,可后来,青首鬼王难道就不会发动鬼兵域的势力去搜寻郭怒?

    丐帮眼线密布大江南北,鬼兵域神秘莫测却又无处不在,以这两大势力的能量,找不出一个疯老头子?

    这说不通!

    唯一的解释,疯了的郭怒,至少,保命与隐匿的本事仍在,甚至在霸剑山庄时,郭怒曾有过短暂的爆发。

    那么这样的一个郭怒,如此轻易便被莫风寒带走了?

    退一万步说,当日在霸剑山庄中,莫风寒就是随便带走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剑晨都得赶往纯阳来救,那他又为什么谁也不抓,偏偏抓了郭怒?

    全盛时期的郭怒是绝对不怕莫风寒的,即使他是天榜第二高手也一样。

    那么这里便很值得玩味了。

    莫风寒为了引剑晨上纯阳剑宫,突然出现在霸剑山庄,谁也不理,直接带走了有可能是场中修为最高的郭怒,他就如此有把握?

    当时房间中可还有着雷虎等力竭昏迷之人的,这些人半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可以任凭莫风寒信手拈来。

    可他偏偏弃之不顾,非要带走尚还清醒着的郭怒,对其他能同样达到他目的的人理也不理。

    如果莫风寒不是个白痴的话,是绝不可能避轻就重,甘冒有可能出现的风险,只带走郭怒的。

    这在逻辑上说不通!

    “一石二鸟么?”

    郭传宗猛然一咬牙,自牙齿缝中挤出这几字,终于将愤恨的目光转向莫风寒。

    引他们去纯阳剑宫是目的,而带走郭怒,也是目的!

    一想到爷爷正是因为莫风寒,或者是他背后的人,才会弄到现如今患了失心疯,又下落不明的地步,他便怒意勃发,恨不得将剑晨钉在莫风寒身上的惊虹剑取下,一剑将之斩了!

    这么会功夫,莫风寒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在剑晨的点穴后,已经不再流血,他的体力也好了半分,至少,能够将说话的声音放得大一点。

    “小畜牲,你倒也不算太笨!”

    剑晨又再笑了笑,目光仍旧冰冷,蹲下身子,轻轻在莫风寒耳边道

    “现在你知道,我是真的无谓你的生死吧?”

    莫风寒沉默了,郭传宗也沉默了。

    先前剑晨的所作所为,在两人的心中浮现出真正的目的。

    对于莫风寒为何带走郭怒,剑晨之前只是有着猜测,所以为了证明这个猜测的正确性,他在进入柴房时,便起了试探之心。

    他的残暴,他的冷血,并非只是想单纯的折磨莫风寒,而是想借着这番折磨,令莫风寒在伤势太重之下,心神失守!

    只有在最虚弱的时候,才能表露出最真实的反应。

    而刚刚莫风寒身体的那一颤,便是剑晨想要的反应,同时,也证明了他的猜测。

    所以剑晨说他不在意莫风寒的生死,这并非是一句威胁,而是一句事实。

    正如莫风寒之前的考虑,若他说出郭怒下落后,迎接他的极为可能便是生命的终点,只有咬住牙关不说,他才能保住自己这一条性命。

    说了,死!

    不说,活!

    这是莫风寒的想法,也是郭传宗无奈的地方,所以他才拿莫风寒毫无办法。

    可是剑晨不同,在他的心里,莫风寒的死是必然,所不同的,只是他说了而死与不说而死。

    说了,郭怒现下何处他们立即便能知晓。

    不说,至少有一点能够保证,就是郭怒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办法。

    与其在这里与莫风寒无限期纠结下去,倒不如在从莫风寒身上得到了想要印证的一些东西后

    快刀斩乱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