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章节目录 第567章 作个决定

章节目录 第567章 作个决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尹修空。

    提起尹修空,郭传宗与安安的神情都禁不住一黯。

    这份气氛的变化被剑晨敏锐地捕捉到,令他不由心中大惊,急切道

    “难道难道”

    他的心陡然沉至谷底,与安安那片刻温存顿时变成了一身冷汗。

    难道,他昏迷前情急之下的那一掌没有控制好力道,竟然将尹修空他

    “没有,没有!”

    郭传宗连忙摇头摆手,道“不是六哥你想的那样,你那小师弟他还活着。”

    还活着?

    剑晨愣了愣,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注意到郭传宗说这话时的语气,活着,从郭传宗口中说出来,怎么听,也不像是一个值得欣慰的字眼。

    “怎么?”

    剑晨左右看看,郭传宗与安安两人的神色并没有因为这一句活着而有所好转,不由又将心提了起来。

    “你跟我来,去看看就知道了。”

    安安叹了口气,拉着剑晨,转身往练武场对面的那一头走去。

    那里并没有房屋,而是山林。

    带着疑惑与不安,剑晨随着安安走,郭传宗跟在后头,三人俱都不再说话,气氛沉默得吓人。

    “唿”

    才将走到山林边缘,内里影影绰绰的林间,突然传来隐约的人声。

    剑晨精神一振,这声音虽轻,他却听得出来是尹修空,不由加快了几步,反倒成了他在拉着安安走。

    “有人吗?干嘛绑着我?”

    再走得近些,尹修空的声音已经清晰可闻,却是那么的惊惶无助。

    剑晨一惊,不由回头望了一眼两人,疑惑道“他现在”

    一句话没说完,林中的声音又传来

    “很好,有本事绑我到死。”

    仍然是尹修空的声音,然而语调却又大变,变得冰寒无比,极其淡漠。

    剑晨一怔,心中一阵不安的感觉突然升起,总不会他正好碰上了尹修空心性转变的那一瞬吧?

    怔愣间,两人的站位又变,这次,安安一力拖着他,在林间兜兜转转,停下时,剑晨的神情也变得复杂无比。

    这是一株巨树,剑晨有印象,因为在他小的时候,这树就这般粗壮,至少十个成年人双臂大张才能合围得住,小时他常来这里玩耍,后来尹修空来了,他也带着小师弟来这树下偷懒乘凉。

    然而现在,这株树上,却绑着小师弟。

    “师兄,你来了。”

    尹修空直挺挺地被绑在树上,浑身上下一圈又一圈,全是牛筋软绳,除了脑袋,全身上下却连衣角也看不见半点,全在牛筋软绳之下。

    即便如此,他的神情也极平静,平静到漠然。

    剑晨也在看着他,眼底有着悲哀,却也不算奇怪此刻景象。

    毕竟以现下尹修空的战力,郭传宗又受了重伤,若不将他绑着,倒会惹下大祸。

    “师兄,师兄!”

    突然,尹修空那份平静淡漠陡然被打破,面上却又挂上了惶恐焦急的神色,挣扎不已地叫道“你怎么绑着我呀?”

    这

    剑晨一愣,随即面色大变,扭头看向安安,却见安安也正在盯着他,幽幽叹息道“就是这样了。”

    “怎么,怎么可能?!”

    剑晨骤觉双膝一阵无力,摇晃着退了两步,看向尹修空的眼眸中满是震惊与焦急。

    “有什么不可能?要杀,就快来。”

    回答他的,却又是尹修空那淡漠冰冷的声音,这更加让剑晨证实了心中猜测。

    尹修空他心性的转变从半个时辰变成了顶多两个呼吸的时间!

    这怎么可能?

    “修空,你”

    他猛然前冲,双手压在尹修空肩头,“你,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可惜,尹修空自己哪里又说得清自己的情况,回答剑晨的,却是他的哭腔

    “我也不知道啊,师兄你快放开我,这绑得我可难受啦!”

    “还有后面,后面!”

    说着,他还尽力埋着脑袋,示意剑晨往他脑后看。

    一柄细细的银针正自摇摇晃晃着,深深自尹修空的风池穴刺入,隐隐约约的,有着极淡极淡的青色气息顺着银针逸散在空气中。

    “银针定穴。”

    安安在后面解释道“这是我弄的,不然以他的功力,这些绳子虽然坚韧,我也怕被他挣断了。”

    “不会不会,我挣不断的,先拿开啊,刺得我穴道好痛!”

    尹修空听得大急,一迭声地摇晃着脑袋焦急不已。

    转而却又

    “笑话!小小银针而已,可以禁锢得住我?”

    他的表情被剑晨看在眼里,点点头,没有说话,放开神情又已变成冰寒的尹修空,退后两步回到安安身边,迟疑道“他现在是”

    “应该是以身炼剑的负作用在他身上全面爆发了吧,这是我的猜测。”

    安安手指顶着下巴,沉思片刻才道“你在昏迷的时候,小郭弟弟比你先醒,你这小师弟的情况他也与我说过了。”

    “安安,那你看我们之前的猜测?”

    剑晨揉着眉心,头疼不已地问道。

    “不错,他的情况与郭怒极为相像,如果你们的猜测是成立的话,那么可以说,尹修空他正在走着郭怒的老路!”

    安安沉吟了一下,点头回道。

    “这么说,安大姐你也认为我爷爷也是”

    郭传宗从后上来,急切地问道。

    这次,安安肯定道“应该与此有关,就算不是以身炼剑之法,也应是其他类似的功法才对。”

    “否则以你爷爷的武功,断不可能患上失心疯这等武者极难患上的怪症。”

    郭传宗垂下头,沉默了。

    连一向多智的安大姐都这么说,那想来已是能确定了,爷爷他定然与剑冢有着某种联系,否则,天下间哪来如此多有着同样负作用的功法?

    “那他现在怎么办?”

    剑晨叹息一声,安慰似地拍拍郭传宗,向安安问道。

    “傻子,你现在要作个决定!”

    安安轻咬着嘴唇,沉默片刻,突然双目精光一闪,向剑晨沉声说道。

    “决定?”

    剑晨一愣,问道“什么决定?”

    安安手指着神色转换不定的尹修空,道“帮他,作个决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