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第576章 坊间传言

正文 第576章 坊间传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四个人。

    其中有三个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面上,又已覆上了一层极为精美的面具,再加上安安的一双巧手,就连身形等等也大不相同。

    只有问傲天,依然是以本来面目示人。

    他的脸上,那三道恐怖的疤痕已经是绝佳的伪装,每每也总令人在看了一眼后,避之唯恐不及。

    再加上他与剑晨等人的关系并不为外人所知,只要小心地用布帛将引人注目的惊虹剑包裹住,不被人发现即可。

    问傲天到底还是与剑晨等人一道往衡阳而去。

    他们绕开了休宁镇如今接替明伯掌管休息一下客栈的新任掌柜,极有可能仍是鬼兵域中人,但到底属于哪一边,是青首鬼王还是天下财神,剑晨并不能很好的分辨。

    所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在还无绝对把握对抗鬼兵域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将自己暴露在鬼兵域的视线下的。

    以他如今宗师境界的实力,若暗中有人跟踪,想要不被他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路上,依着安安的建议,他们并不专往深山老林中绕行,而是仗着易容术之精妙,就那么大摇大摆地穿行于各大小城池。

    安安这么做,一方面的原因,乃是如今江湖动荡,在此之一刻,越是行走在人迹罕至之处的,便越有可疑之处,还不如直接穿城而行,反而能够起到灯下黑的作用。

    然而以另一个方面来说,安安却也不想自己这群人成了瞎子,错失掉任何一条有关当今之势的消息。

    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四人一路走来,已经从齐云山脉无路的一边越林而出,绕开休宁镇,无险无阻地赶了大半个月的路,现下已然进入邵阳地界。

    没有遇上任何麻烦,反而还在各个城池中的酒楼茶肆中探听到了许多消息。

    其中一条,便是有关于剑晨的师兄,靳冲。

    靳冲说到做到,当日自霸剑山庄离开后,他便开始了自己的血腥屠杀,如今一两月过去,灭在他手里的小型剑门已经不少。

    更甚者,如崆峒派等声望名气直追纯阳剑宫等剑门之首的中大型门派,虽然未遭灭门之祸,可门下弟子却也损失不少。

    最近的一次,便是不久前,由莫风寒统领,一干断剑联盟人等杀上纯阳剑宫,结果却铄羽而归之后。

    崆峒派死于沥血剑下的弟子不少,是以在断剑联盟中,此派几乎是最积极响应盟中号召的几个门派之一。

    也正由此,崆峒派此役派出的弟子也是不少。

    可谁曾想,天榜第二的莫风寒,竟然一个照面间便败在剑晨手下,紧接着,强势出现的雷风真人竟也被杀。

    如此震憾下,他们本为着剑晨而来,最后所能做的,却是眼睁睁看着剑晨离去。

    没有人愿意在那种杀意纵横的时刻,跳出来作那出头鸟,所以,断剑联盟意气风发而来,所能做的,却只有灰溜溜地自纯阳剑宫离去,各回各派。

    崆峒派的不幸,便发生在这队回派中覆命的弟子身上。

    就在崆峒山脚下,这一队足有十来人的队伍,遭受到了伏击。

    十来人,全部死在了离崆峒派不足十里的山间密林里。

    从尸体上看,凶手所使的兵器,以及杀人的手法,与这段时间所有的惨案别无二致,仅从尸体上的痕迹来说,定是同一凶手所为。

    沥血剑!

    从伤口的形状,以及即使人死,却依然附着在每一道伤口上的淡淡血腥之气来判断,这又是沥血剑所作下的又一起杀孽。

    消息传开后,几乎所有人联想到的凶手,便是剑晨。

    因为在纯阳剑宫时,剑晨曾经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过“这里的人,都得死!”

    事情赶得太过凑巧,正好在剑晨与断剑联盟那拨人一前一后离开纯阳剑宫后,血案便即发生。

    而更令人深信不疑的,却是不知何时已在江湖中流传的一个传言。

    据说剑晨在抱着安安离去后,连纯阳剑宫的范围都没走出,安安便已伤重不治而亡。

    也正因此,怒极攻心的剑晨才不管不顾,一力追杀所有当日在场的断剑联盟中人。

    这个传言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几乎就在崆峒派弟子被害的第二天,便以野火燎原之势,陡然席卷了大江南北。

    如今江湖中,无论你身处哪座城池,只要有江湖人的地方,便能从其口中听到类似的传闻。

    俗话说,三人市虎,一些明明无凭无据的传闻,在说的人达到一定界限之后,便已经成了真事。

    一路走来,剑晨等人途经了不下七八座城池,可无论在哪一座城池里,俱都听到有人在言之凿凿地谈论此事。

    倒将安安气个半死。

    邵阳城东口。

    一间不大的酒家里,剑晨四人落座其中。

    这里已是他第二次来,上一次在这间酒家里狂啃馒头时,正听闻霸剑山庄欲举办万剑盟会之事。

    当日的一幕幕尚在眼前,可如今过了大半年之后,一切的一切,早已物事人非。

    “气死我了!”

    安安作俊俏公子哥打扮,一张俊脸上寒霜密布,一边低声咒骂着,一边恶狠狠咬了一口馒头出气。

    也无怪乎她如此,任谁无论走到哪里,耳中所听的,眼中所见的,到处都是在谈论她的死讯的消息,心情怎么也愉快不起来。

    “你们说到底是谁在四处散布消息?”

    郭传宗四下扫了扫,眼下不是饭点,这酒家却也偏僻不当道,是以现下除了他们四人之外,店内再无一桌客人,就连掌柜与小二,也百无聊赖地在店门外打着小盹,正好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说话的地方。

    “不知道!”

    安安仍气呼呼的,就在刚刚,她在进入酒家时,都还在路边听到两个江湖人士在谈论她的死讯。

    一传十,十传百,传言在经过无数人的加工之后,所有人在谈论这个消息时,已经形容得唯妙唯肖,就连她的死状是如何如何恐怖,都描述得清清楚楚宛若亲见。

    甚至刚刚那两人中的其中一人,还拍着胸脯保证,安安死时,乃是内力膨胀,全身爆裂死了个尸骨无存。

    这令她如何不恼?

    还有一章,不过会晚点,时间不定,因为我在加班,等不及的可以明天连看四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