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恐怖灵异 > 血剑吟 > 正文 584.第584章 各人心事

正文 584.第584章 各人心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章节内容开始&;    天刚放亮。

    经过一夜的休整,邵阳与衡阳之间的这处小湖边,人声渐渐嘈杂了起来。

    昨日,白震天汇聚天下剑门于此,最后,在经过一番里应外合之后,白震天终于如愿以偿,成为第三任断剑联盟的盟主。

    随后,白震天与几位大型门派的掌门长老等单独商议了一阵,最终决定,昨日天色已晚,便在湖边就地扎营,待得今日一早,便率众大举进入衡阳。

    千人之数已然不少,就是行军打仗,上千人之多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安营扎寨之事说来容易,若不配合辎重后勤等等,岂不是个笑话。

    可是偏偏,白震天竟然准备得极为充分。

    郭传宗借尿遁打探回来的一句人很多,原来不仅仅只是白焰剑派的弟子,当中更有许多当地征召而来的车队马夫等等。

    在白震天的一声令下后,源源不断的帐蓬、吃喝之物便运了上来,再加上白焰弟子从中调度,竟然将占据了整个湖边的千人队伍照顾得井井有条。

    如此手笔,令剑门中人不禁对白震天刮目相看,有心思灵敏的,看向白震天的目光已然不同。

    这人的行事竟果决如此,在还未拿到盟主之位时,便已经将后面的事情安排妥当,但也因此,却不由令人信心大起。

    白震天肯如此花下血本,看来对于擒拿剑晨之事把握已经不否则,谁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只这些后勤物资,除了有限的几个大门派之外,一般人还真拿不出来。

    剑晨他们也分到了三顶帐蓬与吃喝无数,对此,已经打定主意先混在断剑联盟队伍里前往洛家一探的剑晨却未有什么表示。

    郭传宗等人也该吃吃该睡睡,唯有安安

    心事重重。

    辎重、后勤,这已非一般江湖门派所能考虑得到的事情。

    唯有军队!

    安安的顾虑便在于此。

    或许剑晨与郭传宗等人并不觉得,那是因为他们一直身在江湖,对于朝堂,对于行军打仗之事不甚明了,只道这是白震天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

    可这种手段对于安安来说却极为熟识,因为从小到大,她不止一次见过爹爹以雄武城城主的身份,令人准备如此物什。

    那是在每次出征之前!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白震天的行事作风,竟然有着军队的影子在内,而这,便是安安忧心的由来。

    难道他真是得到爹爹的授意?

    芳心中有着一丝慌乱,可是她却又不能直接冲上去问白震天,现下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极光府的人联系上附近蛇牙,从蛇牙的口中,她应该能分析出一些东西。

    可惜,直到此时,天刚大亮,白焰剑派的弟子已经在协助各剑门中人打整行装,准备开拨去往衡阳时,安安一心想等来的蛇牙,却一直未曾出现。

    不得已,她只得压下心中焦虑,先随着剑晨等人一起,跟在断剑联盟的后面,到了衡阳再说。

    如此多人,又是大白天的,蜂拥往衡阳而至,若想不引起人的注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古怪的是,路上发现这一大队人马的行人不少,面露惊惶的也不少,偏偏没有人来过问。

    衡阳虽然比不得长安洛阳等等重城,好歹也是军事要道,其地理位置所决定,驻守在此的唐军必定不会少。

    可莫说官兵,这一路行来,就是一个衙门的捕快也没有见到,一路畅通着,上千人的队伍,只消半日便已尽数入了衡阳。

    如此规模,衡阳城内自也是一番鸡飞狗跳,然而,仍无人来管。

    这古怪的情形,固然令安安的眉头越皱越深,就连断剑联盟中人,也纷纷有着不同程度的惊讶。

    白焰剑派,或者说白震天看来其人定不简单!

    入了衡阳,照说白震天便得依照计划,安排人手埋伏在早已荒废的洛家附近,以待剑晨前来自投罗网。

    然而,洛家近在咫尺,白震天反倒不急了,他领着这上千人,径直去到衡阳城中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又是大把银子甩出,将街上四五处面积颇大的酒楼包下,安排断剑联盟的人入内,又是好酒好菜招待。

    这反常的举动自然引来各门派高层的质疑,可白震天却旦旦而言,此时乃是白日,安排人埋伏洛家,不免惹来有心人的窥探,若消息走漏令剑晨有了防备,这倒是大大不妙的事情。

    可这番理由并不能令人信服,最直接的证据便是

    现下上千人一涌而入衡阳,声势之浩大,不少衡阳百姓直以为要打仗,胆子小一些的早已关门闭户,街道上除了他们这上千人外,已然显得有些冷清。

    如此境况,白震天却说,不想惹人注意?

    这可能吗?

    不过,既然各派已经奉了白震天为盟主,虽然心头不满,但也不好质疑才将上任一天的盟主决策。

    更何况,这番好酒好菜,再加上白焰弟子的殷勤伺候,反正也不要他们出一个铜板,干么不好好享受?

    于是,这一吃,便由正午时分直至日幕西垂。

    剑晨也以极光府弟子的身份混在其中。

    严格来说,衡阳他还算是第一次来。

    上一次,好一番波折之后,他本已离衡阳极近,可偏偏遇上水月府,突遭暗算之下,再醒来时已经身处洛家密室之中,也由此,发现了铭刻在墙上的玄冥之二。

    再后来,花想蓉身受重伤,他情急之下连夜抱着她出了衡阳,莫名其妙而来,心急火燎而去,对于衡阳城的感受只是一片空白。

    这里好歹也是他出生之地,虽然记忆已然模糊,但心中自有一份异样,只要想起,曾经洛家中人每日里便在这城中生活起居,说不定,他现下坐着的这条凳子,当年就曾被他洛家中不知哪一位坐过。

    心头便有如刀割!

    郭传宗的神情也好不到哪里,洛家在哪里,他早已从旁桌断剑联盟中人口中得知,此刻虽坐于此,目光却不由得频频往洛家方向张望。

    虽然郭传宗曾数次提出不必前来洛家,但当真到了近前,内心里对于爷爷郭怒的担忧,却已一发不可收拾。

    只恨这白震天

    真是银子多了烧的!

    郭传宗咬牙切齿着,恨不能冲上去狠狠捶白震天一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