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贞观唐钱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荒野酒肆,梁道阿

第四百六十三章 荒野酒肆,梁道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可谓是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世,大隐隐于朝。

    梁师都仅能算是中隐罢了,至于大隐则是钱欢那口中不着边的老师。这世界根本就没有人见过,就连钱欢都不知道这所谓的老师长什么样子。

    荒野酒肆,钱欢等人大大咧咧围在桌前,钱欢对着酒肆十分满意,竟然有牛肉,而且还有熊掌。看来这酒肆中有能人啊。钱欢阻止了众人饮用酒肆的酒水,而且只喝自带的。

    人肉包子的事情他还是听过的。

    几倍酒水下肚,众人开始发起牢骚,不停的责怪李恪和钱欢,为何不问那梁师都人在哪里,北方这么大,上哪去找去。众人中性子沉稳的只有长孙冲一人,或者说宝林也稳,那是因为他想不明白这些弯弯道道。

    长孙冲夹起一块酒肉扔进嘴里,含糊不清道。

    “我说阿欢,你找那梁师都作甚?只因为一句他想见你,有些托大了吧。”

    钱欢摇摇头,程处默皱眉道。

    “找他干啥?砍了就是,当初他可是突厥一方的。”

    秦怀玉把手中的匕首丢给程处默。

    “找到后你动手,杀老头这事还是算了。”

    后厨中的梁师都听的一愣一愣的,他早已知道外面的一群人中有钱欢,听这人的谈话,似乎这几个年轻人与那钱欢身份所差无几啊。

    而且是来杀他的?梁师当然不信,如果特意要杀他,让当初那个叶九道来就好,何必在费力的寻找他。想到此,梁师都端着两碟拌菜走向钱欢等人。

    堆笑的把菜放到钱欢面前,起身准备离开时却被程处默伸出匕首拦下,钱欢站起身嘴角泛起笑意看着梁师都。

    “说让我来见你,我来了,你却刻意隐藏不见,你真当本候是傻子?计算九道与处默相遇的日子,在算他与见虎见面的时间计算,还原百里就你这一处酒肆,而且你要见我定不是游荡在世间之人。梁师都啊,难改你屡战屡败,从无胜绩。”

    梁师都计算百种两人见面后的对话,可是他却忘记他会被钱欢识破,被这么质问,梁师都仅仅迟疑片刻,伸出手推下程处默的匕首,店小二立马搬过椅子请梁师都坐下。

    钱欢斜靠在宝林的后背,戏虐的看着梁师都。

    “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哥几个可是吃了一个月的尘土了。”

    极为强势,完全没有因为他梁师都是什么名将而尊敬,也没有因为他是个老者,完全是一幅将军审问下属的语气。梁师都沉吟。

    钱欢的举动与问话完完全全出乎他的意料,本曾想过钱欢卑躬屈膝求才,也想过两人平起平坐而谈,这此时两人之间的对话彰显出极大的差距。

    是啊,一个是当今炙手可热的国候,一个是只能躲在阴沟处的活死人。

    梁师都深吸一口气,随后抬起头双眼紧紧瞪着钱欢。

    “我需要一场战争,完完全全属于我统领的战争,我不想在败了。”

    钱欢眯起眼睛走进梁师都,表情极为不屑,这老头口气不小,说不想在败了。梁师都双眼明亮的盯着钱欢,钱欢却突然哈哈大笑。

    “你有什么资格,屡战屡败的将军我要来何用?”

    梁师都明亮的眼睛渐渐变得暗淡,低下头一言不发,钱欢冷笑作为起初位置与众人哈哈大笑,不在理会梁师都。小二来到梁师都身旁站好,不安慰也不动。

    钱欢等人酒足饭饱准备离开时,梁师都沉不住气了。

    “钱候,我跟随隋炀帝攻打过高句丽。”

    钱欢停下脚步,李崇义的眼神有些变换,在钱欢耳旁轻语了几句后,钱欢点点头,对着酒肆对面的树林大喊。

    “孤狼。”

    孤狼在树林中走出,走到钱欢身后站好,期间只字未言。李崇义转身指了指梁师都。

    “大唐与吐火罗和吐蕃有一处交接,那里有个学院学子在那,你去那里。三年之内将西域荒漠平定,你便有资格吃钱家一口饭,如果三年未平,你死。如三年大败,你梁家灭族,找到躲在暗处的人对奸细营来说不难。”

    不是说钱家看上了梁师都的能力,而是钱家除李崇义之外不在有能统军之人,把梁师都扔到荒漠去辅佐张启鑫发展,对张启鑫是一种考验,对梁师都更是一种试探,看他到底有没有资格。

    如果有,那北上高句丽时就带着这个家伙,如果没有。只能杀了,用命还我钱家三年给你的资源。真能为己所用,更改姓名,毒花儿为其修正容貌,留在钱家做一个客卿。至于谋反?他梁师都已经过了那个年纪。

    钱欢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梁师都道。

    “改名梁道阿,是我南下之行偶遇之人,今日启程去荒漠,梁师道以死,懂?”

    梁师都起身单膝跪在钱欢面前,朗声道。

    “末将梁道阿拜见侯爷,如三年未平荒漠,末将愿亲手刮去身上血肉,以此谢罪。”

    钱欢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表情极为嗜血,在靴子中掏出匕首丢给梁道阿。

    “到时候用这把匕首。”

    钱欢话落转身就走,众人跟上钱欢上马疾驰,准备南下。孤狼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梁道阿一言不发,梁道阿也算痛快,一个包袱,一个小二,两匹马离开荒野酒肆。孤狼看着酒肆皱眉,想了想点起火吧。

    一场大火在三人身后燃烧,三匹骏马向西方疾驰,前往荒漠。

    这是梁道阿最后一次机会,不论胜败,他都不想错过。人败了一辈子,总希望能得到一场胜利,他赌钱欢会给他,他也赌赢了。

    但这输赢对钱欢的影响都不大,你梁道阿有能力,我钱家大赚。至于李二那边完全不用担心,身旁的兄弟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如果梁道阿没能力,那么只不过浪费孤狼白跑一趟而已。

    人才啊,这个世界有很多,不止你梁道阿一人,只不过钱家太却统军了。

    波斯那位钱欢的姐姐丹尼斯夫人正式更名为钱婷,进入学院为商业分院副教,恩佐和薛飞飞暂时代替了李恪和李崇义的院判一职。

    学院新的一年招生开始了,这一年钱欢不在,盖文达吵吵没时间,与李佑在谈论分院位置,孔颖达的办公室不敢开门,外面已经被勋贵堵的水泄不通,所以这一年招生重担又落在的许敬宗的肩上,与许敬宗同行的还有钱婷,以及第一届毕业的学子们。

    这一次来求学学子以超过两千人,其中更有大量女子。许敬宗头疼的要命,指了指前来求学的女子,与钱婷小声道。

    “都是钱欢那几个妹妹作的,现在好了,还得需要咱们那个皇子建筑师建造一处女子学院。”

    钱婷对许敬宗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长安城中使出一只华贵的车队,来到城门前,东阳公主跳下马车,凑近许敬宗和钱婷,小声道。

    “我请求了父皇,父皇允许我进入学院做三年教习。”

    许敬宗一阵头疼欲裂,钱欢啊,你快回来了,学院出现女子,这群男儿怎能专心学习。。。

    这个时候叶九道也来到城门前,看着男男女女的学子,不由一笑。看来钱欢说的没错,有女子就有竞争,而男学子更会互相攀比,犹如那开屏的孔雀一般炫耀自己的才华,吸引女子。可不认真学习怎会有才华呢。

    叶九道突然叹了口气,和谁为敌不要与钱欢为敌,太无耻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