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帝临天下 > 第517章 自相残杀

第517章 自相残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等好什么,乘胜追击?”

    淡淡说着,司马懿亦下了一子。

    “自是如此!”

    钟繇重重一点头,含恨说道:“贼子坏我无数将士姓命,今日贼首曹操身死,我等自要乘胜追击……”

    “最好还把洛阳、长安夺回来是吧。”

    淡淡说着,司马懿望了一眼棋盘,一面下子一面说道:“就靠关中所剩无几的将士?有胜算?”

    “额……”

    钟繇这才醒悟过来,回想起此刻关内的状况,面色有些尴尬。

    “虽说可惜,不过也没办法。”

    拍拍身旁的席位叫钟繇坐了下来,司马懿深思说道:“洛阳、长安乃大汉两处京都重地,若是能从曹手中夺回,自然可以大振我军战败萎靡之风,我亦常不想这样?只是……”

    “末将明白。”

    钟繇理解地点点头,静下心来,忽而笑道:“怪不得尚书与贾长史有如此闲情逸致……”

    “当不起、当不起钟大人如此相称。”

    贾诩谦逊地拱拱手,忽而按着棋碗对司马懿说道:“不过尚书啊,在下以为,长安有些远了,不过要夺回洛阳,倒也不是没有胜算!”

    “哦?”只见司马懿眉梢一动,抬手说道:“文和细言之!”

    “是!”

    微微低了低头作为礼节,贾诩伸手在棋盘上挪动了几个棋子,继而指着棋盘说道:“尚书,在下以为,这曹军,大多是出身低下……咳,出身百姓、山贼、强盗之流,疑亦或有早前的曹,此些人不尊孔孟,大多是有勇无谋、匹夫之辈,早前曹操在时,自能管束这些骄兵悍将,眼下曹操已死,何人有资格掌大权呢?

    据在下所知,天下世家才士自重身份,皆不愿依附曹操,如此,依在下看来,曹之中,骁将或许多多,然而真正善战之将,却是少之又少,能独当一面、力挽狂澜、类似于曹操者,恐怕……”

    “唔,有道理,继续!”

    “在下以为,曹操已死,便如尚书所的,群龙……咳,群蛇无首、一盘散沙,期间若是有人不尊曹操遗命,争权夺利,那可就有好戏看咯!”

    “呵,那么文和的意思呢?”

    点了点棋盘上的棋子,贾诩轻笑说道:“贼军既然退兵,在下敢断言,其必往洛阳而去!尚书不妨派些将士取洛阳探探动静,远远观望即刻,若是贼军起了内杠,自相残杀,我即便是做了那黄雀又如何?正值贼军人心涣散之时,尚书领虎豹骑前去便可,只要时机巧妙,不愁拿不下洛阳!”说着,贾诩按着一枚黑子移动几格,沉声说道:“待贼军两败俱伤之际,直取洛阳!”

    司马懿闻言点头,还不待他说话,身旁钟繇急忙起身说道:“末将这就派人去!”

    说着,他转身便走。

    望着钟繇跌跌撞撞远去的模样,司马懿轻笑着摇摇头,转身一望棋盘,忽而面色有些古怪。

    “我说文和啊,你是不舍得你那一年的俸禄,还是看中了我所说的‘彩头’?”

    “额,这个,无心无心……”

    “当真?”

    “当真!”

    “有多真?”

    “额,千真万确!”

    “嘿,装!”

    --

    建安五年一月末,正值刘平赤壁初败,元气大损之际,曹之首曹操统七万兵马大举进犯汜水关,就在天下人认为曹会踏足兖、豫两州之时,汉尚书司马懿领区区万余兵马火速前往汜水关抵挡……

    一方是新得汉中、士气正盛的曹,另一方是初尝败绩、士气低迷的刘兵;一方有七万精锐,另一方有汜水关险峻,何人敢断言谁胜谁败?

    呵,就连远在巴丘的诸葛亮都难以预测这个战局!

    曹操胜,便代表着曹可踏足兖、豫,刘平势力大损,天下或许更加纷乱;司马懿胜,则代表着曹二度被挡汜水关,于军心、于士气皆为大损,恐怕日后再难有进取之心,而刘平则威名更甚,成为天下霸主!

    也是,若是刘平在损了四十万大军之后,犹能以区区万余兵马挡曹操于关外,那么试问天下,又有何人可触其锋芒?

    然而,就在天下翘首观望此战的时候,上天却似乎开了一个玩笑,一个大玩笑……

    曹**了……

    紧接着发生的事,更叫他们目瞪口呆!

    那原本冲着汜水关而去的七万曹军,在曹**后,竟然崩离瓦解,自相残杀……

    先是曹大将韩袭设计诈开洛阳城门,杀同为将领的孙轻、孙夏二人,聚拢三万兵马把持洛阳,继而,大将于禁率五千精锐强袭洛阳……

    别说天下人震惊,就连曹之中的将士,也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这远远还没完……

    建安五年二月初,于禁、乐进两人猛攻洛阳,因兵少粮缺,三日不下。

    二月六日,大将马超杀陈丘副将成礼,收编其兵马,聚得两万之众,至汜水关撤军,径直前往洛阳。

    二月八日,马超率军赶到洛阳,于禁、乐进与马超达成共识,率军投之:以马超为帅,庞德、于禁为先锋,屯兵于洛阳之外。

    二月九日,洛阳城中韩袭突然率军夜袭马超营寨,却中了埋伏,损兵折将,副将张邙阵亡。

    二月十一日,马超两万三千大军已休整三日,当即下令攻城,苦战三个时辰有余,两败俱伤,各自收兵。

    二月十三日,曹大将夏侯渊亦率八千兵马赶到,在得悉其中究竟之后,与马超合并一处。

    二月十五日,洛阳城以西,渑池、永宁二处守将张巡、程朝派兵助韩袭。

    二月十六日,刘阳城守将杨翰误信韩袭书信,举兵讨伐马超等人,两日后,与马超大军战于洛阳城南四十里处,直杀得血流成河、哀鸿遍野,期间马超独自一人杀入杨翰军中,连杀其麾下六员骁将,而洛阳的韩袭,则趁机袭了马超大营,守营的乐进力战数个时辰,阵亡。

    直到二月二十日,马超再度猛攻洛阳不克之后……

    “砰!”一只茶盏被重重砸在地上,碎片四溅。

    “这狗娘养的!”

    怒气匆匆的于禁在帅帐中来回走着,便走边骂。

    “于将军消消火,”坐在主位的马超摇摇头,起身给于禁倒了一杯水酒。

    “多谢,啊不,多谢主公!”

    “于将军不必如此……”

    见于禁遵自己为帅,马超仍有些感觉不适应,毕竟,在一年之前,于禁便是军中大将,而马超,那时不过是一小卒罢了。

    “呵。”

    见马超面色有些尴尬,于禁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举着酒盏正色说道:“说实话,孟起,主公一直很看重你,我于禁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只要你帮我杀了韩袭那个狗杂碎,我于禁就跟你!”

    “于将军言重了。”

    马超微微叹了口气,点头沉声说道:“主公待我不薄,这韩袭我非杀不可……”

    正说着,帐幕被撩起,庞德一脸不渝得走了进来,端着酒盏的于禁急忙问道:“怎么样?”

    只见庞德苦笑着摇摇头,低声骂道:“那厮吓破了胆,任凭我在城外百般唾骂,他就是不出来!”

    “啧,该死!

    ”怒骂一句,于禁一口饮下杯中酒水,将那酒盏重重砸碎在地,而站在他附近马岱则望着地上的碎片发愣。

    “七日了……”

    “我说孟起。”

    摘下头上头盔,庞德转身对马超说道:“这么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难不成他韩袭一日不出来,我等就在洛阳城外守一日?将士们扛得住,这粮草也扛不住啊!”

    马超皱眉在帐中来回踱步,于禁转身问道:“军中还有多少粮草?”

    摇摇头,庞德沉声说道:“这得问李将军……”

    话音刚落,夏侯渊便走入了帐中,对马超微微一抱拳,摇头说道:“我清点过了,还有三日之粮!”

    “三日?”

    于禁瞪大着眼睛问道。

    “唔!”

    夏侯渊有些无力地点点头,转头问马超道:“孟起,啊不,主公,眼下怎么办?再攻洛阳一次?”

    “这……”

    马超显然有些迟疑,望了于禁一眼犹豫说道:“两位将军也不是没看到,前几日攻洛阳,我军……唉!这洛阳好歹是旧日京都,我等手头又无攻城利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伤亡实在是……”

    马超的一席话,叫于禁有些黯然,却又无言反对,毕竟,这事,众人都看在眼里。

    帐中的气氛一时沉重起来,沉重得叫马岱有些难以承受,张张嘴,他勉强笑道:“兄长,这洛阳城如此坚固,也不知十万大军能否将它攻下……”

    白了自己弟弟一眼,马超摇摇头,站在帐口,望着远处,也不知想着什么,其余帐内众人,于禁正喝着闷酒,夏侯渊皱眉望着脚下,时而长叹一声,庞德捂着额头坐在一旁,多半是在苦思计策,也就是说,竟无一人答应马岱……

    这事叫他更为尴尬,干干笑了两声,讪讪说道:“呵、呵呵,额,前几日在汜水关见了那些虎豹骑,果然是如传言一般啊,也不知这虎豹骑面对这洛阳城,会有何感想……咳,哦,对了,虎豹骑是骑兵,呵呵,忘了忘了……”

    说到最后,竟成了尴尬的自言自语。

    然而便是这自言自语,叫帐内四人抬起了头,马超更是回头惊声问道:“二弟,你方才说什么?”

    “我,我没说什么啊……也就是胡乱说说……”

    “别别,你方才说,虎豹骑?”

    “额,是、是啊!”

    张张嘴,马超与于禁、夏侯渊、庞德三人换了一个眼神,皆望见了对方眼中的惊色。

    “糟了!”

    姓子急躁的夏侯渊拍案惊声说道:“我等只顾着为主公报仇,竟忘了那司马懿在旁虎视眈眈……这,你们说这家伙,不会趁机……”

    “说不好。”

    于禁闻言亦是面色大变,摇摇头皱眉说道:“我曾见过此人,我……看不透他!或许……”说着,他忽然想到,望着帐内众人舔舔嘴唇说道:“我有种不好的感觉,你说司马懿会不会已经到了……”

    “……”

    只见马超猛一皱眉,捂着额头在帐内来回踱步,忽而沉声说道:“若是当真如此,我军眼下连番苦战,士气大损,若是碰到司马懿麾下虎豹骑,这……”

    “不如撤军!”

    望了一眼众人,庞德低声说道:“我觉得司马懿若是当真来了,便是为洛阳而来,我等何必为那韩袭抵挡刘军兵马?更何况是那司马懿?司马懿拿下了洛阳,韩袭岂能逃得一死?只要我等将他害死主公之事传播开来,我就不信了,他韩袭敢转投司马懿,那司马懿敢收留韩袭!叫他二人打个你死我活!”

    “好主意!”

    夏侯渊愕然望着庞德点点头,叫庞德稍稍有些尴尬。

    “这……”

    于禁显然有些犹豫,见此,庞德上前劝道:“将军,主公对我等不薄,我等自是想为主公报仇,只是眼下将士疲乏、粮草食尽,难以复战啊……”

    只见于禁面上闪过一阵青白之色,随即猛一捏拳头,恨恨说道:“好!就叫那厮在活几日!”

    说着,他好似想起了什么,抬头问道:“那……那我等投往何处?”

    “额,这……”

    庞德愣了愣,皱眉低声说道:“望西凉的路被韩袭派军截断了,看来那厮想将我等困死在这了……”

    “不如投汉中!”

    打断了庞德的话,夏侯渊接口说道。

    “汉中?”

    庞德犹豫一下,望了望马超。

    似乎是瞧穿了庞德的心思,于禁沉声说道:“放心吧,郭太将军是主公倚重,为人稳重厚道:况且年事已高,咳,听闻最近汉中有些不稳,有些家伙趁着主公出兵之计造次,眼下若是得悉主公逝去,恐怕会愈加放肆,我等去助郭将军一臂之力,倒也不失是一件好事……”

    说着,他抬头望着马超说道:“主公以为如何?”

    望着于禁眼中的诚恳之色,马超点点头,身旁夏侯渊却愕然望望于禁,又望望马超,回想起此人作战时的勇猛,终而抓抓头皮,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主公且下令吧!”

    听着那两声有特殊含义的称呼,马超微微一笑,转身沉声说道:“好!”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