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族长压力大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梅家宝树

第一百九十五章 梅家宝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梅晟,梅从善之孙,已故梅青松之子。

    去岁的“小三元”,梅家两个秀才之一。因为叔侄同榜,有人称梅晟“小梅相公”,也有人直接称为“梅案首”。

    梅安与梅平老哥俩不敢做大,听到梅晟的动静,连忙起身。

    这几日,兄弟两个见识了梅童生的嘴脸,对那一房不是不埋怨,却也没有迁怒到梅晟身上。

    梅家叔侄不和不是秘密,谁都晓得梅晟这个孤子与他叔叔不是一路人。

    梅童生看似不偏不倚,实际上对长孙也多有亏欠,祖孙两个也不过是面子情,否则也不至于前几日梅童生续弦的日子梅晟也没有回来。

    今天,梅晟却是回来了。

    老哥俩将梅晟迎进去,如对大宾,并不因年岁辈分就看轻他。

    梅晟十四岁,正是抽条长身体的时候,看着略显单薄,不过面色沉稳,面容不带稚嫩,看着十分可信模样。一身半新不旧的儒衫,袖口洗的泛白,却是斯文秀气,不显寒酸。

    即便不是亲孙子,梅安看到这般少年也觉得与有荣焉;梅平却是找到主心骨似的,哽咽出声:“四郎啊,你总算是回来了!”

    梅晟并未说什么大包大揽的话,而是直接问道:“安爷爷,平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孙儿在县上听了一耳朵,却是稀里糊涂的。”

    梅晟不是外人,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梅安就将梅青树、冯氏夫妇与梅家的纠纷的说了。

    “看来重点不是方子,桂迅忌讳的是桂重阳挨打之事。”梅晟略加思量,道。

    梅安苦笑着点头道:“桂五自己也这样说了,说桂家长房就这点血脉,经不起别人惦记。咱们梅家,就成了桂家‘杀鸡骇猴’的那只鸡!”

    关键是梅青树并不无辜,别说县令与桂家有旧,就是县令是公正的,梅家也没有喊冤的道理。

    梅晟又问梅安兄弟之前与桂五的“谈判”,仔细听了,松了一口气道:“安爷爷放心,平爷爷放心,桂家并无与梅家结仇之意,青树大伯有惊无险。”

    梅安追问道:“盗窃要是实罪要流,到时候可怎么是好?”

    梅晟道:“抓贼拿脏,既是盗窃未遂,当不会流。”说到这里,顿了顿道:“既是要给青树大大伯一个教训,怕是在里面要吃些苦头,平爷爷要是方便,不妨打点的周全些。”

    梅安信服梅晟,当真是松了一口气。

    梅平却是不免生出别的指望,道:“四郎,阖家上下,都没有个明白人,才慌慌张张的不成个样子。初十就要开审了,咱们也不能任由桂家倒脏水不是?外头的讼师谁晓得会不会私下里收了桂家的银子反咬咱们一口,你看能不能代……”

    话未说完,却是被打断。

    梅安耷拉着脸,呵道:“你发什么昏?与桂家打官司不怕,可桂家背后站着新县令,你这是要害的晟哥断送前程!”

    梅平讪讪道:“这不是四郎是秀才公,新县令多少会顾忌些。”

    梅安之前只觉得这老兄弟性子绵软,才会被儿子儿媳妇辖制,如今看来也不是个明白人,摆摆手道:“莫要白日做梦,秀才是见官不跪,可也只是不跪罢了。晟哥儿少年秀才,前程大好,有族人偷窃已经是丢丑之事,有什么脸面大咧咧上堂为讼?搁在别人眼中,这样‘帮亲不帮理’之人,就算读书略好些,也是个没有前途的糊涂蛋!你若舍不得银子,就任由梅青树自生自灭,莫要再牵连别人下水!”

    梅平羞红了脸,搓着手道:“不是舍不得银子,这不是不放心别人……”却是自己都心虚,声音越老越低,说到最后低不可闻。

    梅安懒得去搭理老兄弟,反而关切地看着梅晟道:“你爷爷怕沾上事呢,你打听打听也就回去吧,莫要惹得他生气!”

    就算是少年秀才,梅晟也才十四岁,以后下场应试少不得家里出银子预备。

    梅晟神色平和,道:“孙儿之前是不放心,出来打听打听,这就回去。”

    梅安略觉欣慰,亲自送梅晟出来。梅平跟在后边,欲言又止,却被被梅安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直到梅晟背影渐远,老兄弟两个回院子,梅平才闷声道:“大哥作甚拦着我?就算不让晟哥儿上堂,只央求他往桂家走一遭也是好的呀。要是他能开口,桂家有什么脸拒绝?桂家可还欠着梅家一条命哩!”

    梅安看着梅平摇头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不假?可人是桂家杀的?莫要忘了,桂家自己还死了四个人,真要追究,桂家追究谁?”

    “这还用问,不是桂远偷了丁银吗?当然要追究桂远啊,就算桂远没了,桂重阳不回来了么?”梅平想也不想道。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梅安沉了脸道:“桂家丢了丁银,三个房头卖地,也凑不齐那二百两?要是桂家顺当卖了地,银子够了,哪里还用死那么多人?那故意破坏桂家卖地的,压低价买桂家地的就无辜了?”

    十几年前的事,不是没有人背地里嘀咕过,只是桂家已经衰败,杜家势不可挡,就算有人看明白了,也没有人出来为桂家辩白。

    如今局势逆转,桂家又起来了,杜家反而势微,也就有人敢说两句实话了。

    *

    桂家老宅,门外。

    梅晟踱步过来,站了足有半盏茶的功夫,才扣门。

    “谁啊?”梅朵听到动静出来,看着门外少年有些迟疑。

    梅朵一时猜不透来人身份,梅晟却是心中有数。

    桂家长房如今四口人,除了户主桂重阳,其他三口人都是梅家人。眼前这少女,当是与自己同曾祖父的从堂妹梅朵了。

    “梅朵,我是梅晟!”梅晟直言道。

    梅朵闻言,立时变了脸色,望向梅晟的目光带了戒备:“你是为了梅青树两口子做说客来的?”

    梅晟摇头道:“我来探望姑母!”

    梅朵面带怀疑之色,不情不愿地开门道:“怎地早不探望,晚不探望,这个时候探望了?”

    梅氏在上房听到动静,也走了出来,看到梅晟有些迟疑。

    梅朵不认识梅晟,梅氏却是之前打过照面的。

    梅晟作揖道:“小子梅晟,见过姑母!”

    梅氏点点头,按捺住对梅晟来意的好奇,招呼梅晟到屋子里坐下。

    *

    做到堂屋,梅晟接过红枣茶,看着屋子里的摆设。

    宅是新宅,家具是新家具,并不见花里花哨,却是简单洁净。再看梅氏与梅朵姑侄两个,行事从容,面上不见寄人篱下的小心谨慎,可见日子是真的舒心。

    梅晟放下茶盏,道:“姑母,十三年前的事,桂重阳可查清楚了?”

    梅氏闻言,不由一愣,意外道:“你不是为梅青树两口子的官司来的?”

    梅晟淡漠道:“他们自己犯的错,自己承担,哪里轮得着我这后生晚辈操心?我只想要问问,十三年前的事,幕后黑手到底是不是杜忠?”

    随着桂家叔侄归来,十几年前的“九丁之难”少不得又被人提及,就有些话传到梅晟耳中,这才是梅晟匆匆赶回来的原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