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大唐官 > 8.拘押万年衙

8.拘押万年衙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郭锻看到高岳被斫伤,当然是快意的,最好让这回纥人把他砍死才好,以消除被他夺走儿媳之恨,“哼哼,小凤你听我说......”结果话还没说完就在阵大力牵扯下往前踉跄了下——郭小凤按捺不住,怒吼着抽出横刀,“小凤!”,郭锻呼喊不及,小凤就跃上数步,一刀自后背斩翻了那回纥醉汉,措手不及的粟特胡商惊得往后退着,小凤大概是杀红眼,又挥动横刀,接连斫翻两三名躲闪不及的胡商,胡商胸前和脖子上的珠宝线索被砍断,四散飞起,人则惨叫扑倒在地,白衣白袍血染狼藉,不省人事。

    “入你娘的,唐家的地界岂容你们这群羯胡撒野?记住我便是朔方军的虞侯官,平康坊保唐寺的郭小凤!”满身是血的郭小凤,砍完了还不忘出风头,握着横刀,指对四周喊到,其余几名胡商屁滚尿流,爬着自东市逃走。

    抱着小女孩的高岳,这是突然见到那被砍翻在地的回纥醉汉,还余下口气,正瞪着凶残的眼神,慢慢地爬起来,酒精的麻醉让他减轻不少疼痛,手还挣扎着要握住跌落在前面的佩刀。

    他还想要杀人。

    “三兄......”

    芝蕙看到,高岳抢先一步,抓住佩刀,“杀了你!”高岳愤怒地喊道,使尽全身力气,握紧刀柄,狠狠对着那回纥醉汉露出的脖子扎了进去。

    血,喷满了他的双眼和衣袖,热乎乎,腥味不住地扑入口鼻......

    待到太府寺和东市署的官吏赶到后,他们惊恐地看到,这商铺方圆十余步内,郭小凤和高岳各握一把刀,立在横七竖八的尸体间,重伤的还在缓缓蠕动,满地的血、乳酪和金银珠宝。

    郭锻也呆在原地,满脸横肉都在抖动。

    一会儿后,高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单手抱起那小女孩,来到那妇人前,只见那妇人的肠子已流得满地都是,脖子也被砍中致命处,脸色惨白,只是用眼睛看了看自己号哭不停的女儿,又向高岳投来丝感激的目光,便安心断了最后口气......

    宣阳坊万年县公廨里,高岳和郭小凤都坐在监牢的木栅和铁锁之后,外面皂衣县吏拦住哭喊吵闹的芝蕙、彩鸾炼师等人,说马上勘查清楚便肯定会放人的。

    另外间里,则坐着同样被拷来的数名粟特胡商。

    这时候高岳的心情已镇定下来,被割伤的创口也被包扎起来,他抖抖满是血迹的衣衫,对着栅外的芝蕙说到,“阿妹,你速回去向云韶报平安。”

    又对彩鸾说:“炼师,刻印的事可暂且放后。”

    “高岳,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血性的吗?”待到外面暂时平静些后,郭小凤盘着腿,挠着头,眯眼对静坐的高岳说到。

    “彼此彼此。”高岳淡淡回礼。

    “唉!你倒好,马上多数要移去皇城御史台,倒是我惨了,还得呆在这县廨里。”

    “这群粟特胡商怎么会在长安城如此无法无天?”高岳先前多在国子监、升道坊内走动,胡商也就接触过个老实本分的卖蒸胡的安老胡儿。

    “一看你就不知道吧,这粟特九姓胡的商队,入长安来都是仗着回纥人在背后给他们撑腰,聚集在西北郭的普宁、布政、澧泉三坊,及东郭的靖恭坊祆祠里(拜火庙),资产亿万,强买强卖,向来骄横惯了。”

    怪不得今日在东市发生争执时,那胡商立刻能喊出个回纥人来,刺杀那无辜的妇人。

    “像你父这样的捕贼官就不管吗?”高岳讥讽说。

    郭小凤有些窘,可还是辩解说,“我唐每年欠回纥大笔买马钱,莫说我父,哼,就是圣主天子也管不了——所以今日我郭小凤,手刃胡商为民除害,倒也真的算是爽!”

    “你怎将祆祠的位置记得如此清楚?”高岳心思动下。

    郭小凤倒没什么心机,得意洋洋地称自己打小时,就经常伴同父亲去这几坊的祆祠,当然熟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高岳当即耳朵轮了两下,顿觉事态紧迫,又见其外走廊上万年县捕贼官郭锻始终没有出现,“不应该啊,这案件可是牵扯到他亲生儿子,莫非!”

    接着高岳突然摇动格栅,连呼自己身为集贤院正字,关于此事有内情要急告御史台。

    “高正字少屈,马上待县令核验好后,自然会送您去皇城的宪台。”外面的县吏纷纷如此说。

    “可恶!”

    此刻,靖恭坊西南角,四重檐十字歇山顶的祆神楼下,一位从东市逃脱出来的胡商,忙不迭地穿过曲巷,吵吵嚷嚷地直入山门。

    楼内,许许多多的胡人都穿着素衣长袍,披戴头巾遮盖面颊,绕着熊熊燃烧的祭坛祷告着,并不断把小块的柳木投入其中,来保持长烧不熄。

    那胡商在台阶下扯着嗓子高喊了几句,诸多胡人纷纷带着惊恐的表情回头,这会儿上层过街楼上,走出个满脸刀疤箭伤的回纥酋长来,用手重重拍了几下栏杆,对着站在楼下报信的胡商对话了几句,接着就招招手,打了个唿哨:楼内外许许多多回纥和粟特的人集合起来,一时间拽弦和拔刀的声音纷纷响起。

    接着酋长亲自上马,带着数十名麾下骑马自祆神楼门里冲出,街巷上的百姓无不丧胆避让,是马蹄声如雷。西坊门处,郭锻突然转出,那酋长勒住嘶鸣的马匹,板着脸和郭锻喊了几句,而郭锻也用些简单的回纥话回应,并作出个抹脖子的手势,那酋长点点头,把鞭子甩得震天响,催动战马,其下的回纥人都追随其后,直冲相距不远的宣阳坊奔去。

    “什么,东市有回纥人当街拔刃杀人?”紫宸便殿内,正和朝廷执事们商议事务的皇帝李豫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大惊失色,便忙问细情。

    诸位听说后无不骇然,尤其说到集贤院正字高岳和朔方军虞侯郭小凤,牵扯其中后,更是心绪复杂。

    “陛下,回纥、九姓胡狼狈为奸,历年来在上都城假借拜火行商之名,内多有不轨横暴之举,此时又无端杀伤陛下子民,请陛下即刻问讯高岳、郭小凤,并知会萨宝彻查此事,严惩凶手!”班列当中,仍然还在就任刑部尚书的颜真卿当即走出,高声谏言。

    “陛下,高岳身为命官,不但擅入东市,还与胡商妄动兵刃,恐有使二国交恶之尤,请惩办高岳,重构二国之好。”宰相常衮紧接着步出,堂然说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