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有田 > 第八十五章 娶媳妇

第八十五章 娶媳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爷、婆,我准备把这剩下的山楂泥弄来吃,有点酸,你们要放白糖还是蜂蜜。”小溪端了个装有山楂泥的小碗,稍微倾斜,示意给他们看。

    “我要放蜂蜜,蜂蜜好吃,多放点哈。”想起蜂蜜的美味,陈婆婆咂咂嘴。

    “我也放蜂蜜。”蜂蜜好吃,要比白糖更加爽滑香甜,也更养人,而且也不是甜的那么腻人,所以陈老爷子更喜欢蜂蜜一些。

    “嗯,我晓得了。”待他们说完,小溪回答了一声,就扭转身来。

    “嘿嘿嘿……姐姐,我也要蜂蜜,嘿嘿嘿……”只说了一句“要蜂蜜”的话,就冲着小溪“嘿嘿嘿”傻笑。

    小溪笑点着他的额头,“我知道,你个小馋虫,你也要多放点。”最后还笑着剜了他一眼。那一眼满含着包容和宠溺,还有珍惜。

    将四只小碗都舀了蜂蜜,只不过量的多少不同而已。小溪和陈老爷子的山楂泥只舀了一勺,陈婆婆和陈玉彬的舀了三勺,不过应陈玉彬的要求,又加了一勺。

    每只小碗都配上勺子,才和陈玉彬端起小碗递给陈老爷子和陈婆婆,他们才又端起自己的坐到饭桌上,将蜂蜜搅拌均匀才开吃。

    看着空空如也的案板,陈婆婆知道他们把山楂水装起来了,她倒也没说什么,心里也没有什么不愉快的。几个破山楂熬的水,就费了几个柴,不值当什么,他们要拿去就都拿去。

    小溪不太喜欢吃太甜的食物,加了一勺的蜂蜜,对她来说刚刚好,酸酸甜甜的,既开胃又爽口。

    “嗯~好吃,真香,吧唧吧唧。”这山楂翻煮了快一个小时,果肉都炖煮的烂烂的,很是细腻。

    想着自己加了一勺就觉得够甜的了,而陈玉彬加了四勺,还嚷嚷着好吃,小溪顿时觉得甜腻腻的,牙齿发痛,打了个冷颤。

    “彬彬,好好吃,不要吧唧嘴。”听到陈玉彬又吧唧嘴了,一旁的陈老爷子将手里的勺子“啪嗒”扔进碗里,厉声说道。

    见陈老爷子一副又要开始说教的样子,小溪赶紧抱着碗,屁股微微向外挪了挪。而陈玉彬则嘟着嘴,不敢再吧唧嘴了,捧着碗,低垂着头,用勺子舀着小口小口地吃。

    “说了多少次,吃饭的时候不要吧唧嘴,说过这么多回了,就是记不住是吧……吧唧嘴不礼貌……你现在吃饭吧唧嘴,不把这个毛病改过来,你二天长大了,娶媳妇了还吧唧嘴,上丈母娘的门了,逗人家说你的很……”

    “噗嗤,哈哈……”听到陈老爷子扯到娶媳妇上去了,小溪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笑出声来。

    听得孙女的笑声,陈老爷子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顿时有些不自在,也不再多说什么,端起手里的碗,开刨。

    “娶媳妇~”小溪朝陈玉彬一挤眼,取笑道。

    虽说年纪还小,但陈玉彬已经晓得娶媳妇是啥意思了,脸涨的通红,不知是羞的还是怒了。被姐姐借着这个笑话自己,陈玉彬埋怨地看向嘴快说出这话的陈老爷子,那双眸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吃完山楂,陈老爷子就起身收捡四只小碗,小溪拦着,“爷,放这儿了,等会儿我去洗就行了,你坐你的。”

    “快给我,不就是几个碗嘛,我顺手就给洗了,你忙了一天了,多休息会儿。”小溪还要推让,陈老爷子抢过小溪手里的碗,又接过陈婆婆的碗,就找了瓢舀了一瓢冷水。

    “爷,那烧点儿热水洗嘛,那水冷冻手。”这大冬天的井水可拔手了,虽说屋里要好一点,可那也冻手啊。

    “没得事,就这几个碗,有啥子冻手的嘛。”快速地将几只几碗给洗了,放回碗柜,勺子插进筷子筒。

    揭了揭两个锅盖子,在锅里摸索了会儿,陈老爷子才抬头对小溪说:“这豆子还有点硬,南瓜和红苕快熟了,再稍等一会会儿。”

    因着红豆绿豆不好煮,费时,要煮很长时间才会变绵软。像是家里煮绿豆稀饭,大多时候吃的豆子都有点硬。

    盖上锅盖,就又重新坐回火堆,张开手,烤烤手上的湿气。

    又歇息了会儿,觉得差不多了,小溪就起身,走到灶台跟前,抽了双筷子,揭了锅盖,用筷子插了几个红苕,没有阻拦就插到底,表示这些红苕都熟透了。

    拿了个铁盆来,将红苕都捡出来,端到饭桌上,又拿了个干净的盆放到一旁,“爷,你们把这些红苕的皮都剥干净,注意烫手哦。”

    外面的锅不烧了,陈婆婆就将锅孔里的柴都退到里面的锅孔里,起身跟着洗干净手,坐到饭桌前,剥红苕皮。

    小溪则转身用湿毛巾把两个南瓜搬到案板上,将栅子取出继续挂回原位,换了个小点的锅盖盖上,这样热气儿跑的慢,豆子就更容易熟了。

    把着南瓜蒂,用菜刀将南瓜剖半,用锅勺把瓜瓤和瓜子给刮干净。

    因着南瓜剖半了再上锅蒸,这样多余的水蒸气就跑进瓜肉里了,水分增多,就有种水水的甜,没有原来的那种糯甜。不剖半,直接上锅蒸,南瓜那层厚厚的外壳就把水蒸气挡在了外面,所以就没有多余的水分,就不影响口感。

    仔细将南瓜瓤都全数刮干净,小溪就用锅勺一层一层细细地将瓜肉刮取下来,放进盆里。也不用再费道工序来弄碎南瓜泥了,这刮下来的就直接是细细的南瓜泥。

    “小溪,这剥好了皮的红苕要咋个弄?”陈老爷子将装了扒皮的红苕的盆端到案板上,问小溪。

    “爷,把这些红苕都捣烂,捣成泥。”小溪忙里抽闲说。

    “那行。”端起铁盆就要往外走。

    “诶~等等,爷,这个红苕够耙的了,用擀面杖在盆里捣就行了,还跑外面干啥,麻烦。”小溪手快抓住盆沿,阻拦道。

    耙就是软的意思,感觉要比软更烂一点。

    “哦。”又重新将盆子放回案板,找了根胳膊长的擀面杖,不粗,一只手能握住。这样,就能空出一只手把这盆沿。

    见小溪在刮南瓜泥,陈老爷子就觉得案板有点小了,有点施展不开,端着盆子回到饭桌上。虽说饭桌要比案板小多了,但两边都没有障碍物碍手碍脚的,不妨碍他施展开来。

    让陈玉彬帮着自己扶住盆沿,陈老爷子换了根做凉粉用的木棍来,两手抱着,捣鼓红苕。

    将四瓣南瓜的瓜肉都刮下来,只剩四个空壳,小溪洗了手,走过来将瓜皮扔到桌上,留给陈玉彬待会儿玩。又对陈老爷子说:“爷,我要用些糯米粉。”

    陈老爷子捣鼓红苕的手一顿,有些犹豫地说:“那些糯米粉是后头要用来包汤圆的,你现在用了……”

    “爷,反正我们有的是糯米,你再开机器打点就行了。”小溪示意陈老爷子自己这,多的是糯米,让他不要担心。

    “那行,你自己去拿嘛,反正你也晓得放在哪儿的。”陈老爷子点头同意道。

    “诶。”小溪欢快地应了声,就出门去取糯米粉了。

    “你就惯的她嘛,这糯米粉是十五要用来包汤圆的,你现在就给她折腾,要是后头不够用了,我看你咋做。”陈婆婆又塞了几根大柴进锅孔,放下火钳,冲陈老爷子翻了个白眼,埋怨道。这死女子,主意越来越大了,以后还咋得了。

    陈老爷子不在意地一笑,“没得事,要是不够了,我抽空再打点儿糯米粉就是了,不耽误。”

    “对呀,反正姐姐又不会浪费,都用来做好吃的了。”陈玉彬也帮着姐姐辩解道。

    得,这三个都是一伙儿的,自己说不过,算了,不说了,管他们要做啥,任他们去折腾吧,不管她的事儿。

    “爷爷,我把糯米粉都拿过来了。”小溪提溜着手里的袋子,示意给陈老爷子看。

    “啊~你都拿过来干啥,你要用多少就舀多少过来,你这都拿过来,弄脏了……”才说不管了,一听小溪将整袋糯米粉都拎过来了,陈婆婆就急的跳脚了。

    “对呀,小溪,你要用,就舀上两瓢过来就是了,全拿过来干啥?”他也担心小溪一个小孩子家家的,都用完了倒没什么,要是用不完弄脏了那就可惜了。

    “爷,我想着用这些糯米粉现在就做些汤圆出来。”将装糯米粉的袋子放到案板上,小溪凑到陈老爷子身边说。

    “嗯?现在就做汤圆干啥?”陈老爷子很是不解,这离正月十五还早着那,顿时念头一转,恍然大悟,“哦~你是说,现在就做出来,不用那天再忙了,直接就煮……”

    “不是的,爷爷。”小溪打断道,“我准备做些没有馅儿的汤圆。”

    “嗯?没的馅儿,那还是汤圆吗?没有馅儿怎么吃?”陈老爷子这么多年吃过的汤圆全是带馅儿的,还从来没听过不带馅儿的汤圆。

    “小溪,好好的汤圆你不包,一天瞎整,不要浪费了粮食。”陈婆婆也没听说过汤圆还不带馅儿的,想来是小溪瞎捣鼓的,陈婆婆就批评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