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天师上位记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消散

第二百二十五章 消散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二十万两怎么了?”王栩笑道,“祖父为了她花去的可不止几个二十万两啊!”

    “七郎呢!七郎呢!”高兴的王老太爷四下望去,“把七郎给我叫来!”

    王老太爷身边的人走了出来,把王栩叫了进去。

    身后一群王氏子弟看的艳羡不已:“祖父一直都最器重七兄了!”

    “就是啊,七兄总是最出息的那一个!”

    ……

    看到坐在钱堆里笑的合不拢嘴的王老太爷,王栩走过去,抄手行礼:“祖父,您叫我。”

    王老太爷点了点头,抬了抬下巴,便有人端了一张椅子到他身旁放了下来。

    王栩没有像那些王氏子弟一般再三询问才坐,而是一搬过来,就坐了下来。

    “就知道那个丫头最是狡诈!”王老太爷笑道,“我让丑一盯着她了,有什么动向就立刻回来禀报。果然吧,一本万利的买卖啊!”

    “就当我先讨回的利息了。”王老太爷眉飞色舞,“把消息放给谢纠跟崔远道,让他们也眼馋眼馋,哈哈哈哈!”

    王栩看了眼王老太爷胸前挂着的龙牙,从善如流的说道:“祖父英明。”

    “废话!”王老太爷斜睨了他一眼,“我当然英明了。我一直都知道那个丫头奸诈狡猾,跟着她学,总没有错的。”

    “她不是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么?她不用泄露,我们跟着学总不会差的。”王老太爷道,“而且啊,我还知道,老夫这几年定然会平安顺遂。”

    “她如此奸诈,肯同我王家合作,定然是我王家今后几年的运势不说飞黄腾达,也定稳如黄钟。”王老太爷得意不已,“真是身心舒畅啊!”

    一日不听戏难受的王老太爷听了几日的算盘珠子响,坐在钱堆里,这模样倒不似清贵孤傲的琅琊王氏的族长,倒似乡间的富豪乡绅一般。

    “这个思过思的真是让人高兴。”王老太爷放声大笑了起来。

    在阁楼外候着的王氏子弟看的眼睛都红了。

    “还是七兄厉害啊,祖父笑的这般高兴。”

    “多少年未见了。”

    “听闻这几日赚得多,祖父叫人打了一大坛金花生,看谁顺眼,就扔一把过来。”有人说道,“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祖父呢,那些账房先生每晚出来都笑得合不拢嘴了。”

    ……

    李修缘脸色苍白的抱着一大坛一小瓶东西站在乾清宫门口。

    廖易朝身边的扁问跟尹子奇使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道:“大天师还是知晓轻重的,毕竟是为了陛下,别说是一个死人了,就是活人也得为天子捐躯啊!”

    梁妙真甩着拂尘走了过去,一阵冷笑:“大天师啊,您抱稳了,别撒了。”

    李修缘没有理会她,手有些发抖,眼神之中皆是茫然:老师,我还是没有保护住明珠啊!但这是为了陛下,您应该理解我的对不对?毕竟我等为人臣子的,总是要为陛下着想的。您不是一直教导我忠君么,我这是为了陛下啊!

    ……

    布置完毕,李修缘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打开盖子:“开始吧!”

    刹那狂风大起。

    围着乾清宫站着的天师们被这乍起的狂风吹得面容扭曲。

    “这……这天生道骨果然厉害,呜……”柳静海原本想说话来着的,熟料说了一句,便被狂风吹散的头发堵了一嘴。

    他不远处站着的胞妹柳离看了他一眼,说道:“风这么大,大哥你别乱说话!”

    “这什么怪风啊!”有人道,“阴森森的。”

    “什么怪风?”梁妙真冷笑了一声,“阴风。”

    “阴风,也是为这天生道骨而来。”梁妙真双目赤红,“真叫人妒忌啊!”

    “天生道骨活着的时候,隐于鬼神,是最厉害的点煞高手,死了的骨灰还能引得百鬼朝拜。”

    狂风肆虐,夹杂着天师们的吼声。

    “有没有叫人清场了?”

    “没点手段的,碰到这些阴风可是要送命的。”

    ……

    符文在乾清宫上空出现。

    当值的护卫远远的看向乾清宫上方,但见其上飞沙走石,旁处皆是晴好,惟那上方黑漆漆的,时不时有惊雷闪过。

    “怪阴森的。”当值的护卫摸了摸手臂,打了个哆嗦,暗道让他这等七尺男儿看的都有些发寒,这般一想,护卫高呼,“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不要让人闯入其中!”

    乾清宫一片的地方早已被清场了。

    但若是有人往上看的话,会看到离乾清宫不远处的一座殿室的屋顶上站着三个人。

    “来。”

    张解抬头,看向眼前的少女,这个平日里对他多有关照的监正,似乎也是知晓他出身的知情人之一,而且对他多有照顾。

    “谢谢卫姐姐。”

    一截龙骨带到了他的脖子上,他虽然阴阳十三科学的并不多,却也知晓这一截龙骨的价值。

    坛开,白色的齑粉夹杂着惊雷撒了出来。

    他浑身颤抖,眼泪不受控制一般的落了下来:姐姐,他的姐姐,连在世上存在过的唯一的痕迹都将消散在天地间。

    裴宗之也在身上挂着一小截龙骨,平素里淡漠的神情中夹杂着些许挣扎,心头一悸,当时用同心符感受到的那一瞬间的情绪似乎再次卷土重来。悲伤、愤怒夹杂着疯狂的隐忍,如猛兽被困牢笼,想要疯狂的挣脱出来。

    他抬手,想要掩饰一下这一刻的失态,于是伸手抱住了同样颤抖不能自已的张解。七岁的孩童用拳头顶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发出声响来,无声的哭泣,裴宗之只觉自己肩头似乎湿了一大片,是那孩子在不住的哭啊!

    孩童张大了嘴,无声的叫着“姐姐”“姐姐”……

    比起裴宗之跟解哥儿的失态,卫瑶卿却出乎意料的平静,甚至觉得有些可笑。她曾是天生道骨,是习阴阳十三科的不二人选,是鬼怪的天敌。活着的时候,从记事起,她手中斩杀过无数鬼怪,也无数次被鬼怪所伤。死去之后,骨灰随着风起,渐渐消散。这一程,鬼哭狼嚎,阴阳眼中所见,无数妖魔鬼怪叩首朝拜。

    活着的时候,百鬼避让,死去这最后一程,却是百鬼相送!

    天师与鬼怪,还当真是有意思的存在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