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侠武大宋 > 第一五八章 当老大,就要什么事都难不倒

第一五八章 当老大,就要什么事都难不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一定是妖术!

    庞万春并非不知道这世上有妖法道术,只不过今天是第一次亲眼所见,第一次亲身体会。

    他记得今年入秋时,教主方腊就曾经派人去请金华山中的道士包道乙,据说包道乙道法深湛,在道家一脉中被人尊称为包天师。

    只是包道乙并没有立即投效明教,有人传说包道乙是嫌弃明教格局太小,看不上明教;也有人说包道乙已经答应为圣公效力了,只是有一件法宝正在祭练之中,一时未得抽身出山。

    不管怎么说,这次如能侥幸逃生,回去后一定要禀明圣公,欲图大事,手下不可缺少道行之士!

    妖术怎么破?庞万春在认定敌人施展的是妖术的同时,就想到了破解的办法,但是这办法对于眼下的他来说却是无从实施。

    只需射死施术之人,妖术立破。这是很浅显的道理,但是他根本没法找到施术之人。他大致能够猜测到施术的是那个披头散发的家伙,但是此刻焉知此人身在何方?

    或许在射杀那名白裘女将的时候改为射杀那个披头散发的人物才是正解。但此刻想到其中关键,已是为时过晚了。

    法术是有时效性的,樊瑞的法术也不例外。一炷香的工夫刚过,天空已经恢复了晴朗,大地光彩重生,与一炷香之前的区别,是城北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息,街边巷里的院落中布满了南军的尸体。

    樊瑞在作法的初期,就命人拿给了白胜几张黄裱纸做的“明眼符”,让白胜得以和安道全、何玄通立即汇合。

    白胜给陷入昏迷的完颜兀露喂食了一粒九九还魂丹,这是安道全睡觉时都不离身的保命圣药,藏于缝在兜裆布上的一个口袋里,白胜也顾不得嫌弃了,好歹也比李巧奴藏的那种药干净一些。

    在安道全的指点下,白胜再次做了一次外科医生,替完颜兀露处理好了伤口,有了九九还魂丹保命,完颜兀露只需没有失血过多就一定能够醒来。

    安道全身为大伯哥很是注意礼节,在得知患者是弟妹时立即约束自己非礼勿视,在指点了白胜几个临床注意事项之后就回避了。

    玉狮子并没有死,在剧痛过后也已经站了起来,但是它的口腔内伤势严重,掉了两颗马牙不说,舌头都碎了,只怕今后吃草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安道全是神医不假,可是他只会治人不会治马,看着疼得狂躁不安的玉狮子束手无策。

    不过此事却是难不倒白胜,“这个也好办,欧鹏、定六!你们两个带着这匹马去一趟东昌府,找一个外号叫做紫髯伯的皇甫端给它看病!”

    东昌府在哪?就是今天的山东聊城,地处阳谷县之北。

    皇甫端是谁?当世第一兽医!位列梁山一百单八将之第五十七名,应七十二地煞之地兽星。

    白胜派了两名中短跑选手骑马带着玉狮子去看病,若是皇甫端都治不好玉狮子,那就真的没治了。

    欧鹏、王定六两人领命而去,带了芒砀山几名会骑马的兄弟,带着痛苦的玉狮子。

    玉狮子是不能骑的,除了完颜兀露和白胜,此间谁都骑不了。但是它似乎真的听得懂人话,知道白胜的安排是给它看病,真就跟着欧鹏他们走了。

    从救治完颜兀露开始,到安排欧鹏等人离去,整个过程里,萧凤都站在白胜的身旁,白胜却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甚至没有看她一眼。

    “欧鹏他们走了,咱们也该动身了。”白胜在这家不知是什么富户的寝室里发号施令。

    纵使知道樊瑞的法术精奇,他也没有替黄裳灭掉全部南军的打算,据黄裳说,南城门外的南军尚有十万之众。

    他又怎会知道方腊手下的包道乙此际尚未投靠明教?万一南军把包道乙找来对付樊瑞,谁胜谁负可就难说了。

    话又说回来,城北的这场大胜已经给足了黄裳面子了,至少恢复了扬子江南北的交通,南军若是再分出兵来切断江防,以黄裳之能应该可以对付得了。

    车辆备好,白胜继续不理萧凤,亲自抱起完颜兀露走出房门,上了一辆马车,正要下令动身之时,却听见车外有喽啰来报:“樊寨主,敌军首领正在巷间房屋群中逃跑,我等拦截很是吃力,被他射死了十几名兄弟……”

    “嗯?他在哪?我们去看看!”白胜放下了完颜兀露,走下车来,他料定逃跑之人是庞万春。

    若是庞万春在樊瑞的法术中被人杀死也就罢了,但既然他还活着,还要逃跑,那么就必须要替完颜兀露报这一箭之仇!

    没有办法报复萧凤,就只好把仇恨全部算在庞万春的头上。不过事实也是如此,若非有庞万春的连珠三箭在先,萧凤想要射中骑着照夜玉狮子的完颜兀露也不容易。

    离开马车之前,白胜又冷了脸说道:“李巧奴,你来负责照看我老婆,除了你之外不许任何人进入车内,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这句话明着是吓唬李巧奴,其实却是说给萧凤听的。首先是告诉萧凤,我已经把完颜兀露当成老婆了,其次是提前警告,你杀她一次暂且不说,你要是敢再动她一根汗毛,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这些,才带着众头领赶往现场,刚刚走到大街上,就听见两声惨叫传来,循声看去,只见半里远处两座高屋的屋顶上有两个人正在摔落,那着装一看就是自己人。

    白胜顿时红了眼:“弓箭手呢?给我围住了射死他!”

    手下一个头目立时惶恐禀告:“不行啊,我们一张弓,他就跳入民宅的院落里了,再上到屋顶时就已经换了位置,我们的弓箭手连瞄准都来不及,就只有被他射杀的份……”

    具体的情形是这样的,庞万春想往城南跑是很明显的,这个谁都知道。

    所以樊瑞手下的喽啰们提前就跑到了南边的街巷拉拦截。庞万春不敢硬拼硬冲,因为山寨喽啰并非只有弓箭手和朴刀手,还有几员猛将不可小觑,一旦被围住了近身战斗,绝对是死路一条。

    所以庞万春就只好顺着毗邻的房屋往东边跑,边跑边寻找罗的薄弱地带再尝试突破。只不过山寨喽啰的反应十分迅速,尤其那几个将领一听呼唤即刻赶来,每次都不给他突破的机会。

    追赶围杀庞万春的将领是李兖、项充和蒋敬,这三人都是暗器高手,却都被庞万春射杀完颜兀露的绝技所震慑,没有人敢上房去围追堵截,只安排一些喽兵上房指引敌人的行踪。

    就这还被庞万春射死了好几个,刚才白胜看见的两个摔落的人就是为此。

    白胜冷笑,心说没想到庞万春居然还是个打巷战的高手,看见樊瑞向自己投以征询的目光,知道匆忙间樊瑞也拿庞万春没有办法。

    别人没有办法的时候,白胜就必须有办法。谁让他才是真正的老大呢?

    不过他还真的就能想出办法来:“这个好办,李兖哥哥带四名藤牌手上房守住西侧,项充哥哥带四名藤牌手上房守住东侧,我和蒋敬哥哥在南面上房!四名藤牌手用藤牌组成一面大盾,我们就在大盾后面射杀他,只要他敢冲上来,樊大哥你带着宗旺哥哥立即增援……”

    萧凤在一旁听得明白,白胜安排的这几个人都是暗器高手,就连他本人也是出了徒的神射手,这几人如此封堵,那庞万春就只能藏在下面的院子里不露头了,的确可以有效困住。

    但是如果庞万春往北跑呢?

    想到此处,忍不住毛遂自荐道:“我带四名藤牌手去北面!”

    白胜理都不理,就像没听见一样,从一名弓箭手的手里要过一张弓和一只箭袋,看着庞万春藏匿的方向冷冷说道:“他脑子又没进水,往北跑去城墙么?跳出去再跳江?”

    几个头领在街巷中迅速穿插,到达了指定位置跃上屋脊,唯有白胜搬了一架喽啰们使用的梯子,笨拙地爬了上去。看得樊瑞和陶宗旺连连摇头,心说这老弟的轻功实在是差了点。

    只不过人们仍然对白胜抱有强烈的信心,因为他们知道白胜的弓箭不差!

    在他们见过的射手里,唯有白胜具备跟庞万春一较短长的实力,虽然看起来白胜也比庞万春稍弱一些,但毕竟是可以成为对手的存在。

    果然,还没等白胜就位,东面的项充就跟庞万春接上了火,庞万春突然从一座院子中纵上了屋脊,觑准了离他最近的项充就要张弓搭箭。

    但是张弓搭箭哪里比得上飞刀的迅速?项充的手里早就掂量着数柄飞刀,眼见庞万春上房,抖手就打出去了一组三刀!

    三支飞刀呈品字形飞向庞万春,庞万春顿时大骇,也施展不出什么漂亮的轻功身法,用了一招最有效最安全的“懒驴打滚”,贴着屋脊滚回了院子,差点就被飞刀剁中身体。

    不论是项充的飞刀还是李兖的标枪,都是百步之内例无虚发的存在!

    这里所谓的例无虚发,并不是说他们的暗器发出必然能够取人性命,而是说他们的暗器必然会射正目标,而不会产生偏离。至于移动的目标能不能躲开,就看目标的本领如何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