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0101 马匪来了】

【0101 马匪来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世上的事情多半如此,真的把威胁爆发在眼前,再大的恐惧也会变成——还好。

    最怕的就是这种爆发前的毫无预兆,不知道暗箭会从何处袭来。

    这一晚,韦宝睡得不踏实,一方面是因为一直换环境,在马厩睡觉,和关外的一帮家奴睡在同一个空间,反而让他觉得有种卑微的安全感,也许这就是吊丝心态吧,在恶劣的环境中,反而会有踏实的感觉,现在换了一个他目前能够达到的最高标准的环境,暖融融的室内,壁炉中的火烧的旺旺的,身下是暖烘烘的热炕,甚至还垫了一张虎皮!

    他几乎没有办法盖被子,他那张之前一直被他嫌弃不够御寒的薄薄的被子,此时仿佛变的很厚实,只能盖着一点肚子,手脚都需要伸出来,室内如同暖春。

    偏偏这么好的环境,让他心火升腾。

    清晨韦宝很早就起来了,将罗三愣子和刘春石、范大脑袋等人找来商量了一下现在的工期进度,又和范晓琳一起核实了一下还有多少库存食物,虽然才几十个手下,却也是一摊子事情,在最初的阶段韦宝不敢过分放手,他觉得这种自己用嘴巴任命出来的团队还很不稳固。

    团队,要么是有官方色彩,跟一个很大很强力的机构挂钩,那可以马上成型!要么是民间团体,私营企业这种的,必须用时间和高超的管理体系来捏合成型,短期内想上轨道很难。

    韦宝目前设定的目标是三栋木屋,卫兵营房、砖木温室,挖井,地窖,马厩,木工作坊、大理石的作坊、砖窑、瓦窑、石灰窑、水泥窑、铁匠铺这些。

    一栋木屋现在已经出来了,就是他自己住的这栋,另外一栋是父母的木屋,现在父母暂时和他住在一起。

    等两栋木屋都造好之后,整个院落便可以开始打地基,然后在外围营造卫兵营房和关外一帮家奴所住的大木屋,总是住在马厩也不行。

    一堆韦宝计划当中要办的窑厂中,最为当先的是砖窑、瓦窑、石灰窑、水泥窑这四样,因为都跟建筑有关,扎根之后肯定要大兴土木。

    “最首要的是安全,至少要保证本甲能给大家提供安全!”韦宝对自己的这几个‘核心’道。

    “公子放心,谁敢到咱们甲来捣乱,大家肯定一起上,赵家人再多,咱们也不怵他们!”罗三愣子还以为公子在担心金山里其他几个甲,尤其是赵家他们那边呢,他和刘春石、范大脑袋都还不知道韦宝在办路引的过程中得罪了吴大公子这么个重要人物。

    王秋雅和范晓琳知道的也不是很具体,但明显知道韦宝说的和罗三愣子说的不是一回事,同时看向韦宝。

    韦宝淡然道:“不要放松警惕,金山里的人要提防,咱们现在有一定的实力了,树大招风,各方面的人都要提防,我们只是乡里的小买卖,随便来个人就可以骑在我们头上!”

    “公子,要是有人敢来咱们甲闹事,我范大脑袋和他们拼了!出了本甲不敢说,如果是本甲有什么事情,大家一定一起上。”范大脑袋信誓旦旦道。

    韦宝本来想将吴家大公子威胁的事情说一遍的,让所有人做好准备转移,搞不好要聚众造反的准备,但还是强行忍住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是到时候真的造反倒没有什么,如果不需要走这种绝路,就难办了,只要他和第二个人说,就无法保证不泄露出去!韦宝是谨慎多疑的性子。

    “大家去忙吧,我上卫队那边看看,这两天,他们有没有按照我说的训练?”韦宝道。

    “有,每天训练,干活,几个人挺热闹的。”罗三愣子呵呵一笑,完全没有将公子弄出一支卫队这件事情当什么正经事。

    罗三愣子的态度让韦宝心中更增一丝担忧,却没有说什么,示意大家都散了。

    刘春石隐隐感觉出公子藏着心事,并且很担心安全的问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公子没有明着说,他也不敢问。

    韦宝一个人到了本甲东边,张浩波每天带着另外十人一道训练的小树林,卫队众人正在做列队正步走的练习。

    一个个稀稀落落,歪歪扭扭,这让韦宝大为光火。

    张浩波看见公子过来,急忙迎了上来,一个立正,然后行军礼道:“公子。”

    “怎么回事?不是已经练两天了吗?怎么还这幅样子?站个队都没有办法整齐?”韦宝按捺怒火问道。

    张浩波叹口气,紧张的看着韦公子,无奈的解释道:“公子,都不听我的啊,一个个不当回事,关外来的几个人还好些,本甲的几个弟兄,大家年纪都差不多,又都是从小玩到大的,骂都骂不听。”

    韦宝皱了皱眉头,几步来到众人面前,一帮人急忙站的整整齐齐的,站队本来就不是什么难练的事,有韦宝在和没有韦宝在,完全两个局面。

    “你们如果不服张浩波!那天让你们自己推举个人出来当队正,你们都不吭声?现在既然张浩波暂代队正的职务,为什么不听他的?”韦宝问道。

    众人都不吭声。

    韦宝看向张浩波:“哪些人最不听话,你点出来!”

    张浩波吞了口口水,都是打小一起玩的朋友,这种当面说人坏话的事情,怎么说的出口?“公子,要不然我再训一训大家吧?刚刚开始,大家都没有行伍经历,懒散惯了,过一阵可能就好了?公子您别太着急。”

    韦宝瞪了张浩波一眼,张浩波挺机灵的一个人,也有一定的管理能力和口才,但是稍嫌油滑了一点,有点范大脑袋的影子,这种人管理准军队,是不太合适的,倒是个当队副的人选,要是张浩波进阶为队正,起码也得锻炼个一两年以上才行。

    “你还是当队副吧!你都不敢管人,凭什么当队正?”韦宝对张浩波说完,严厉的对众人道:“你们到底有没有队正的人选?如果没有,以后就我亲自带你们,我的脾气可不好!队伍就要有队伍的规矩,比平时干活更为严苛才行,因为你们要保护本甲!”

    众人仍然不吭声。

    张浩波官瘾挺重,当了护卫队的队正,正美滋滋的当口呢,虽然是暂代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从队正又变成了队副了,不由的臊眉耷眼的,但是公子这么说了,他也没有一点办法。

    韦宝没有军队经历,学生军训跟部队训练,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都不止,又心急安全问题,想尽快捏合一支有一定自保能力的队伍,能力不足,加上心急,更是让他上火,亲自抓一帮人的训练,让他们将自己前天说的一整套训练方式从头做一遍,谁做的不行,上去就用脚踢。

    军队有时候还真需要打骂才行,温温柔柔的,那是教书先生,韦宝只恨自己没啥过人之处,最好的方式是能以技术服人,他要是打架厉害,现在一个个将这帮人揍一顿,既能服人,也能将卫队的血性打出来,那是最佳选择,可惜他没有这个能力。

    军官服人还能凭借战绩,一个甲的护卫队,也没有机会出去打仗啊,毕竟不是造反,战绩更是难找来的,的确不好办。

    韦宝心里想着,还是得物色能人来,选兵先选将,靠自己只怕是不行了。

    快到中午,练了一个上午,护卫队的站队、军姿、军步这些都没有什么问题,在韦宝面前一个个都好好的,韦宝正要解散队伍,忽然本甲中一阵乱糟糟的嘈杂声传来。

    “公子,好像出事了!”张浩波对韦公子道。

    韦宝一眼看去,好像甲中闯入了好些骑着高头大马的人,顿时紧张起来,手不自觉的就伸入怀中,握住自己的一支左轮手枪,“去看看去!”

    一帮人急忙跟在韦宝后面往回跑,没跑几步,黎楠就跌跌撞撞的过来了,黎楠、彭明波和高都三人是韦宝的随扈,没事的时候,也充当护卫队的执勤,也跟着一起训练,现在护卫队集中训练的时候,他们三人就负责警戒哨。

    “公子,不好了,来土匪了!”黎楠气喘如牛的站定,脸如白纸,也不知道是吓着了,还是体质太差,跑了几步就这样了。

    土匪?

    韦宝心中一个咯噔,永平府有土匪,他是知道的,不过都是小股土匪,有好几股,最大的一股土匪的大当家好像叫震天北,也不过五六十人,这一带的土匪并不随便劫掠老百姓,做的都是道上一些商户的生意,通常只要给了‘买路费’,就没事了。还有些土匪类似地痞,专门在山海关和永平府这些大的集镇收一收保护费,更不会随便到穷乡僻壤来,一方面是因为乡下没有什么油水,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惹上了清白乡民,容易犯众怒,乡里人都扎堆,坏了名声不好办,里正再要是请出官府派兵围剿更是得不偿失,所以,金山里从来没有来过土匪!

    韦宝立刻将土匪来的事情,和吴家大公子划上了等号,不是吴家大公子就是赵理全,或者赵里正,他觉得金山里的地主应该还不至于找土匪来,找土匪的花费巨大,还容易惹一身騒!不容易摆平,只有吴家大公子这种有势力的人物,才能喊的动土匪!

    “是谁的人?”韦宝问道:“来了多少人?”

    “震天北的人马!”黎楠答道:“十来个人。”

    韦宝倒吸一口凉气,没有想到居然来的是永平府一带名气和实力都最大的一股土匪,不用问了,他已经可以断定是吴家大公子找来的人!金山里即便是里正也没有这样的能量!

    韦宝看向张浩波:“你带人去摆平!行不行?”

    张浩波官瘾重归官瘾重,见公子让他带人去摆平,哪里敢啊?这可都是土匪,是绺子啊!动辄杀人的哩!顿时脸如土色,既不敢答应,也不敢说不,僵的跟个木头一般僵在那儿。

    韦宝恨铁不成钢道:“刚才我让你当队副,看你还一脸不甘心,现在到了要出头的时候了,你怂了?不敢担事情你凭啥服众?!”

    “公子!我去会一会这帮绺子!”前两天拒绝了当队正的刘锦棠忽然站了出来,“咱们甲的人从来不出去惹是生非,都是良善之人,绺子们有绺子们的规矩,凭啥到我们甲来找麻烦?”

    韦宝眼睛一亮,嘉许的冲刘锦棠一点头:“队正还是你的,带人去吧!不要怕!有事就跟他们干!”韦宝只要不是自己出头,是最来劲的!反正已经想过造反的事情了,现在来的幸好不是大队官兵,只是十来个土匪,如果这也怂了的话,还造个毛的反,趁早摆弄摆弄军舰,带着爹娘和几个铁杆心腹,和范晓琳、王秋雅她们跑路得了。

    刘锦棠这次没有再推脱公子对他队正的任命,毅然决然的点头嗯了一声,大声道:“跟我走!”大踏步率先而行,一帮人见有人领头,增了不少胆气,大声答应着,一起跟上。

    韦宝带着黎楠走在人群中,这给韦宝增加了不少安全感,瞪了一眼不远处的张浩波,暗忖到底还是要遇事的时候才能见人心,要不然光看处事,看外表,张浩波这样的,谁知道关键时刻拿不上台面?

    “说!谁是韦宝?”领头的马匪生的五大三粗,一脸络腮胡子,年纪却似乎并不大,应该三十岁不到的模样,趾高气昂的在十几匹马前面牵着他的马头,让他胯下的马不停的走动,颇有声势。

    本甲的人都聚拢来,一个个吓得半死,即便很多人对韦宝发自内心的忠诚,可老百姓毕竟是老百姓,哪里上得了这种场面?韦达康和黄滢更是吓得浑身轻微的打摆子,见韦宝在人群中过来,吓得差点没有喊出声,想让韦宝赶紧走人!

    罗三愣子、刘春石和范大脑袋、王秋雅、范晓琳等人见到韦宝,更是紧张的不行,一个劲用眼色示意韦宝别过来。

    “说啊!特马都是哑巴?我谭疯子的脾气可不好,再不吭声,劳资要杀人了!”谭疯子是震天北的三当家,也是这伙前来捉拿韦宝的马匪中的领头人物,说着话,扬了扬手中的马鞭,一下子抽到附近一名本甲的后生身上,那人吓得连退几步,一下子摔坐在地,惹得众马匪一起哈哈大笑。

    “我是公子的管事!”罗三愣子心虚的道:“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

    虽然气势很弱,但是韦宝稍感欣慰,罗三愣子到底没有让他看走眼,还行,这种场合能出身,不至于吓得话都说不出来,这已经很难得了!

    罗三愣子身后的范大脑袋和刘春石紧紧靠在一起,瑟瑟发抖,尤其范大脑袋,老大个子,居然躲在瘦削的刘春石身后。

    韦宝现在感觉自己吓得喉咙堵得慌,估计自己现在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虽然说上回一口气杀了十多个建奴商帮的人,但毕竟有取巧的成分,现在他用目光数了数马匪的数量,人,而且每个人手里都提着马刀,要是钢正面的话,自己两把左轮手枪能占上风吗?人家有备而来,满是警惕,绝不会像上回那样,先被自己用计策诓骗挖坑,挖的一个个精疲力尽,然后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自己屠杀,这次显然不具备这种可能性。

    “你是管事?”谭疯子闻言呵呵一笑,说着便用马鞭一鞭子将罗三愣子抽倒在地上,“小小一个甲,还弄什么管事?哈哈哈!叫韦宝出来!到底谁是韦宝?”

    “找我们公子甚事?”刘锦棠也害怕,却仍然走上前去!

    本甲有六十多个后生,其中58个被韦宝招到手下,这58个人当中除了范晓琳和王秋雅是女人,其余5人应该是和韦宝最贴近的人了,但若不是韦宝弄了个护卫队出来,现在真的麻烦!

    护卫队的作用,从刘锦棠出来答话便显出了作用!刚才罗三愣子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外围不敢聚拢,生怕会遭殃,但是现在刘锦棠说话,护卫队的十人,加上黎楠、彭明波、高都等人马上跟刘锦棠站在了一起,其他的后生看见护卫队的人齐心,众人便增了几分胆色,又有三十多人过来和护卫队的人站在一起,尤其是关外来的人,他们的命运已经牢牢的和韦宝绑在了一起,是最有决心要保护公子的!..

    这就是护卫队的作用,要不然,一个个有决心是一回事情,却敌不过是人都有私心,有畏惧之心,很难形成合力。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抱团。

    谭疯子和一帮马匪见四十多个后生站在一起,凛然不惧的样子,被稍微震了一下。

    谭疯子这回没有用马鞭打刘锦棠,笑道:“哟呵,还真不能小瞧了你们一帮乡巴佬,你们不怕死?我再说一遍,赶紧让韦宝出来,我们只带他一个人走!与这里的人无干!若再让我说第二遍,这里的人都得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