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历史军事 > 1868新风暴 > 第九十四章 当仁不让

第九十四章 当仁不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1869年新春,直隶省府保定。

    去年的直隶省无旱无涝,是个难得的好年景,祸乱多年的捻军战乱终于被平定,百姓们也是难得的过了一个好年;保定城里的各处街道上不时传出鞭炮爆竹的“噼啪呯嘭”声,夹杂着孩子们的嬉笑吵闹声,一派热闹祥和的景象。

    城中央的直隶总督署衙门占地广阔,前厅中堂后院各处建筑显得高大厚重,此时却是一片寂静,与周边街道的喧闹非凡相比略微显出一许暮气。向来讲究养生之道,推崇早睡早起的直隶总督,今晚却端坐在书房内,他已经吩咐心腹下人去请学生梁思瀚前来一叙。

    被老师安排在客房休息的梁大少爷也没有睡下,已经养成习惯早晚练功的他和师弟黄飞鸿刚练完,就接到老师传见的通知,赶紧洗漱一番,跟随来人前往督署后院书房。

    梁大少爷进了书房,发现只有老师曾国藩一人在内,平日里与他形影不离的赵烈文都不见人影,心里略微一沉;老师深夜单独召见,难道是有什么私密话要交待?可直觉告诉他恐非如此。先不管这些了,梁大少爷给老师行了礼,态度恭敬的端立在一旁;曾国藩眯着眼,微笑着似是赞赏的点点头:“镇西啊,为师深夜唤你过来实乃有些事不甚明了,以至于夜不能寐,所以想和你好好聊聊,希望咱们师生今晚能交交心”。

    梁大少爷顿时浑身一凛,能让总督大人睡不着觉的事会是小事吗?难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被他知晓?他会不会已经安排了人手要抓捕我?不知不觉中,他的脸色变得紧张凝重。

    见他如此神态,曾国藩的心中愈加了然了几分,他轻笑了一声,循循善诱道:“你不必紧张,今晚这里只有你我师生二人,出得你口,入得我耳,所以无须顾忌什么,凡事均可畅所欲言,为师断不会拿自己学生的人头去邀功领赏,再说以我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升无可升了”。

    听了这句话,梁大少爷的神色缓和了几分。可话虽如此,他也不敢放肆,只能试探一番了:“不知恩师想听思瀚说些什么?”

    “思瀚,思汉?镇西啊,单凭你这名,就不能踏入仕途;大清立国虽然已经两百余年,可这满汉之分依然如故;为师观你也不想进入官场,可你的天赋如此惊艳,家境又是如此优越,注定不会平凡渡过一生的,却不知你终究有何打算?”

    好吧,这师生两个都是在互相试探。

    梁大少爷硬着头皮答道:“恕学生斗胆,敢问恩师,我们这个国家如此发展下去,还有没有前途?”

    “嗯?这个?”曾国藩沉吟了一下,这个问题还真不太好回答,大清到了这般地步,有没有前途?作为大清高层的总督大人自然清楚,可刚才还劝学生畅所欲言的他自己却不敢直抒己见。思虑良久,曾国藩才开口说道:“大清确实是沉疴已久,可又经不起虎狼猛药,要想富强起来只能慢慢发展,可如今西洋列强却是虎视眈眈,怕是不会给大清平稳发展的机会,唉,难呐!”

    说老实话,曾国藩也是一代人杰,他这番话确实切中要害,当今这个时代,就是弱肉强食的时代,只要你拳头够硬,就可以满世界去开辟殖民地,这年头还没有人谈什么人权啊,自由啦,平等神马的更是无从谈起,在白种人的眼里,其它有色人种是不可能和他们平起平坐的。

    此时的大清帝国,已经是一只被戳穿了的纸老虎,大家都想来咬一口。可偏偏朝堂上还有许多人没有认清这点,书生意气也好,头脑发热也好,总觉得自己还是天朝大国。只有少数象曾国藩这样的明白人,才知道大清已经没有实力抵抗西洋列强。

    “恩师所言极是,西洋各国是以工商立国,工商业发达了,可以制造生产无数的枪炮和战舰,武装起大批的军队;可我大清还是一个农业国家,朝廷至今没有任何政策鼓励官方或民间发展工商业,我们的科举制度又限制了教育的发展,国家财政还要背负满人铁杆庄稼的负担;缺少人才,没有资金,国家怎么发展?照此下去,大清难免会和印度一样,沦为西洋列强的殖民地”。

    梁大少爷一番话说得曾国藩的脸色越发的凝重,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看来对大清这个病人,师生两人的诊断基本一致。

    沉默了许久,曾国藩才继续问道:“为师年纪大了,已是冢中枯骨,你还如此年轻,将来总有一番作为,只是为师现在都看不明白你了”。

    梁大少爷听了心里突地一跳,看来曾国藩今天要跟自己摊牌了,不吐点真话出来他是不会罢休的;他当即定了定神,壮了壮胆,表明自己的态度:“学生以为,庙堂之位,能者居之;何为能者?在学生看来,能保护自己的国家不受外来势力的侵害,给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环境,能让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不知恩师是否同意?”

    这话说的,曾国藩能不同意吗?总督大人只能点头表示赞同,可他随即又说:“本朝历经两百余年,这天下正统早已定局,贸然改变,一来得朝不正,二来恐致社会动荡生灵涂炭啊”。

    不得不说,曾国藩这番话已经说得够露骨了,梁大少爷听了不禁哂然一笑:“当初恩师麾下的湘军实力雄厚时,也有人建议恩师学那宋太祖黄袍加身,想必当初恩师也是这般想法”。

    曾国藩不禁老脸一红,怎么说着说着,居然还被他翻出了那段黑历史?曾国藩追求的是立德立功立言这个三不朽标准,是以孔圣人为目标的,改朝换代取而代之的想法确实不敢有,只是如今朝廷对他的打压也是太明显了,着实令人心寒。

    梁大少爷又在这边厢继续说了:“恩师所言天下正统,请恕学生不敢苟同;这天下何来正统?天下又何来什么血统高贵?明太祖是放牛娃出身,清太祖出身更低,比那山沟里的野人好不了多少,他们能够改朝换代,实乃时势所然。如今时代变了,我们这个泱泱大国在当今世界的地位却越来越低,可满清权贵们却依然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他们的奢靡生活是怎么来的?还不是从千千万万的汉人百姓身上掠夺而来,可他们又何德何能据此高位?”

    曾国藩摇了摇头,低头叹息,看来这个学生是铁了心要造反的,可他又没法反驳这番话;曾国藩确实很矛盾,他也看出大清已经走向末路了,平日里和赵烈文也经常谈及这些事,可深受儒家教育的他又做不出改朝换代的举动,可要是自己的学生干了推翻大清的事,自己追求的名声又能好到哪里去?如今师生两人当面摊牌,他下意识里却又对学生的这番大义凛然有点欣赏。真是折磨人啊!

    曾国藩那双虎目突地一睁,目光如实质般射在学生脸上:“镇西,已天下为己任者,其压力重如泰山,你可有这份担当?”

    梁大少爷挺了挺他的小胸脯答道:“学生与恩师一样,此身既已许国,自当当仁不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