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君临星空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杨南市(下)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杨南市(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武术世界联络器上,显示了这件任务的详细信息,至少需要一到两位武者境的参与。

    “接取。”

    韩东点了点手指,目光悠然。

    区区一些寻常鬼怪,等若武者境而已,估计一拳即可击毙一只,对自己造成不了任何威胁。

    不过。

    自己必须提前熟练一番呈液内力的运转,免得搏斗过程中,展示出呈液内力的显态。

    “具有灵感,可以说天资卓绝。”

    “可武者境具备呈液内力,实在解释不通。万一暴露,不知要引起什么波动。”

    他愿意相信这世上有光明。

    但不能否认的是,类似宏石那般的人,也不在少数。若是招惹出了数位武宗境的觊觎,恐怕宁墨离也挡不住。

    咔咔。

    韩东握了握右拳。

    隐约间,可以感应到呈液内力的流转,若是竭力激发,远远强于凝雾内力。

    但是,韩东总归与武将境不同。

    他尚且不能让内力覆盖全身体表,因为血液强度不够,只能在局部爆发呈液内力。

    “这倒不错。”

    “仅是局部催动呈液内力,哪怕光芒湛耀,也可以当作一门较为神奇的术,谁也猜不到这竟是呈液内力的光芒。”

    这般想着,韩东继续握拳。

    咔咔!

    随着筋骨震颤,呈液内力开始爆发。

    哗啦!

    寝室内的习习微风,瞬间凝固,紧跟着右拳一颤似有气流排散,一下子冲荡周围空气,宛若炸出若有若无的气浪,导致搁在桌子上的纸张全数乱飞半空,彰显威势。

    “很好。”

    韩东眼睛亮了。

    呈液内力简直玄奇非凡,仅仅只是局部爆发,也万分可怕,他索性拉上窗帘,继续试验了二十余次,才渐渐明悟其中奥妙。

    严格来讲。

    内力属于一股能量。

    此乃蕴涵人体内部的能量,从体内力量开始升华,以凝合之力进行褪变,凝雾内力只是基础,到了呈液层次才算是真正的可怕,揭开内力的强悍面纱。

    嗤啦!

    韩东当空劈出一拳。

    以往只是轻微呼啸的空气声音,眼下却变成了冲荡气浪的情景,仿佛小型炮弹的狂暴出膛,威势无比。

    正当此时——嗡嗡。

    搁在桌子上的手机,振颤了数次。

    呼哧。

    韩东均匀吐息,收敛了翻腾的呈液内力,然后才拿起手机,正是来自张朦的两条QQ消息。

    ‘刚吃完饭,你在干嘛~’

    ‘过两天回苏河记得告诉我呀,还欠你一顿饭来着。’

    紧跟着。

    她发了条长草颜团子的玩手机表情。

    哒哒。

    韩东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轻轻点击屏幕:“恩,刚练完武。最近打字比较困难……手残了@<a href="/dn-gi/l/eail-prtetin" lass="__f_eail__" data-feail="5272">[eail�prteted]</a>”

    这件事,实在难以启齿。

    毕竟正常习武人士,很少有力量暴涨的时刻,也不会出现经常破坏东西的情况。

    过了两三秒,张朦急忙回道:“练武的原因嘛,要是手有问题就快去医院啊,有病要治,不能硬抗。”

    “……”

    韩东沉默了一下。

    哪家医院能治得了力量过大的弊病?还是得自己缓缓掌控,况且正常医院的针管,恐怕根本不适用于武者境以上的习武人士。

    武者境,旨在凝血。

    血管的强度厚度,可轻易挡住普通针管的刺扎。

    嗡嗡。

    张朦发了个歪着脑袋的黑色小怪兽。显然有些担心,但不知该怎么讲。

    韩东打字回道:“没什么,过两天就好了。”

    “嗯嗯,那就好。”张朦发了张黑白猫咪的凝视:“对了~今天下午我爸问你来着,问你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还要给你打电话。”

    “不过让我阻止了。”

    呃?

    张叔叔想干嘛?

    韩东疑惑的想了想,决定坦白一件事:“张朦童鞋……总觉得你爸对我有杀气啊,有点慌,日后怎么办?”

    虽然自己是盖世。

    但盖世不代表全能,有诸多武力也解决不了的问题。

    过了一会儿。..

    张朦嘻嘻直乐,美滋滋的敷上美白面膜,顺便擦拭了两下如若凝脂的双手:“不慌,不慌,反正他打不过你。”

    “???”

    韩东登时无言以对。

    这应该不是武力强弱的问题,况且张朦的态度有点不对啊……他摇了摇头,收拾了一下明天出发需要携带的衣物、洗漱用品,然后才躺在床上。

    嘎吱。

    铁架床发出一声轻响。

    在这颇显寂静的学府环境里,听着窗外小猫小狗的叫声,以及偶尔传来的脚步声音,韩东渐渐入睡。

    与此同时。

    位于苏河市的张朦家里。

    咳咳。

    张罗宇咳嗽两声,仔细看了看自家小白菜,试探道:“韩东那小子国庆假期怎么不回家,他打算去哪玩儿?”

    “不知道哎。”张朦揭下面膜,眨巴两下秀眸。

    她有点小警惕。

    难道老爸真的对韩东不怀好意……这问题比较严重,自己务必得从长计议。

    “他应该是学习专业知识呢。”

    “对,韩东超刻苦的哦,废寝忘食的,我们班级里的同学们都很敬佩他。”张朦扔掉面膜,补充了两句,力图纠正爸爸对韩东的不好印象。

    话刚出口。

    张罗宇心里咯噔一下,若无其事的笑道:“哦,爸爸还以为韩东上学府找了个女朋友,所以假期出去旅游。”

    呐?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啦!

    张朦抿了抿唇角,莫名其妙的有点不开心,连连摇头:“那我就不知道啦。”

    “恩,那你早点睡吧。”

    张罗宇点了点脑袋,已经心知肚明,顺手合上卧室门,背负双手在客厅里徘徊踱步,暗暗考量。

    ——

    翌日上午时分、杨南乡镇。

    正值十月一号的大好节假日,街道上车水马龙的,包括道路两侧的来往行人,也比平时多了一些。

    杨南酒店的对侧街道,人流熙攘。

    这条不算宽阔的人行道上,有各式各样的小商小贩,还有店面整洁的商家。

    “妈妈,妈妈,我要吃冰淇淋。”

    有个小男孩蹦蹦跳跳的,穿着黑色短袖,拉着自己妈妈的手,眼巴巴看向售卖冰淇淋的窗口。

    “乖,咱不买,家里多得是。”中年男子拍了拍男孩的脑袋。

    “不嘛,我就要吃,给我买。”男孩不依不挠的,过了一会儿,干脆躺在地上耍赖。

    街道对侧。

    有对中年夫妇,正静静看着这一幕。

    他们乃是一对武者境夫妻,结婚已有七八年的光阴,刚开始感情深厚如若潭水,最近却有了一点点变化。

    中年男子咳嗽一声:“咱们的孩子,可不能这么教育。”

    “哼。”

    “孩子就该溺爱,换成是我,孩子想买什么就给他什么。”那女子撇了撇嘴,看起来约有二十八九岁的样子,肌肤细腻且白皙,显然经常悉心保养。

    中年男子皱皱眉,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

    街道对面,等到男孩的哭声引起众人围观,才止住哭声,如愿以偿的获得了冰淇淋,紧跟着擦了擦眼泪,甜滋滋的吃着冰淇淋。

    唉。

    男子脸色沧桑,身材略微壮硕,叹息道:“这次任务,你就不要参加了。王涛铭与韩东,再加我,总共三个武者境足够应付了。”

    “我也是武者,且是中位。”女子道。

    “你……你都已经怀孕半个月了,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孩子考虑一下啊。执行任务太危险了,乖,你在酒店呆着。”男子试图说服自己的妻子。

    女子瞥了眼男子,没再开口。

    呼呼。

    偶尔微风,吹过两人身旁,似乎渲染出了一股僵滞气氛。

    正当此时。

    啪嗒。

    啪嗒。

    一道清澈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正是走向这对夫妻二人的韩东,他穿着湛蓝短袖,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整洁干净:“尚老哥,郭姐,咱们该出发前往矿山了。”

    沉默。

    名为尚桦的男子没开口。

    女子则是瞥了眼老公尚桦,走向韩东:“恩好的。韩东小弟,咱们一辆车吧。”

    呃。

    大概……这是又在吵架了吗。

    韩东仔细看了眼两人的脸色,暗暗摇头。

    饶是清官也难断家务事。

    何况他与这对夫妻刚刚认识,还不算太熟悉。

    眼前已有上午十一点。其实他早已抵达,只不过在酒店里呆了一会儿,与其他三位武者商量一些细节问题。

    此次清杀任务,共计四人。

    任务组织者乃是一位名为王涛铭的青年男子,大约二十八九岁,已是中位武者境。

    剩下三人,即是韩东与这对夫妻。

    ……

    嗡隆。

    嗡嗡。

    两辆车子,一前一后的驶离杨南酒店,沿着热闹街道,前往杨南乡镇边缘的一处矿山。

    靠后的车子内部。

    略显缄默的气氛,弥漫此刻。

    韩东脸庞淡然惬意,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瞥了一眼正在开车的青年女子——这是女性武者、焦凯莺。

    焦凯莺与尚桦乃是一对武者夫妻。

    但令韩东无语的是,单单他们在酒店商谈的时间,估计也就一个小时多些,两人便已经吵架三四次。

    “算了。”

    “只希望你们别影响这次任务。”

    韩东暗暗沉吟,看向车窗之外的喧闹景色。

    唉。

    焦凯莺叹了口气,趁着等红灯时间,扭头看了看韩东,泛着一丝苦涩笑意:“抱歉,韩东小弟,我们吵架可能影响到了你……不过这次任务我们绝对不会出差错的。”

    吵架归吵架。

    一旦执行任务,任何感情都要搁置旁边。

    “恩,没事。”韩东调整了一下坐姿,淡笑道。

    通过短暂的沟通,他也明白焦凯莺脾气温和,估计只是对尚桦有些误会。

    车内继续沉默。

    大约过了一会儿,两车驶离热闹街道,前往矿山,焦凯莺目光看向前方的车子,自顾自的叹道:“其实之前我们感情很好。”

    “但是。”

    “自从半个月前,我怀孕了以后,他就变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