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惊鸿赤雪 > 第二三二章 真正的雪神(二)

第二三二章 真正的雪神(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柳雁雪微微一笑道:“自然有!宫主虽然隐居多年不曾回宫,但武功依旧高深莫测、深藏不漏。

    所以,我为您奉茶时刻意将茶水洒了出来。当您下意识的用手掌为茶水降温时,我便认出来了宫主的武功来路。

    而且宫主的眼神中始终绽放着自信的光芒,眉眼间也透露着超凡的气质,又从容的流露着高雅的风度。

    无论怎么改名换姓,一个人的修养都不会改变的,雪神的高贵是无论如何都装不出来的。何况、何况……”

    见她犹犹豫豫的模样,江灵雀笑道:“无妨,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便是,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

    柳雁雪这才继续说了下去,“何况宫主以年逾三十,面容却犹如少女般玲珑剔透,皮肤依旧吹弹可破。想必,除了常年服食这冰山雪莲外,还与宫主所修炼的寒雪冰功有着莫大的关联。”

    江灵雀用赞赏的眼光看向柳雁雪,“我从记事起便在师父的指导下练习寒雪冰功,直至我十六岁那年神功大成方才停止修炼。虽说这练功过程异常枯燥,还会经常深感疲累,但日后你自会慢慢发现这功夫的好处。

    它不仅可以增进你的武学修为使你内力充沛,由于长期处于寒冷状态,它还能增强你的意志力,延缓你身体的衰老。

    再配以这冰山雪莲服食,即使是四十岁的人也可以拥有二十岁的面貌。”

    柳雁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紧致有弹性的脸,证明江灵雀所说确是实话。

    江灵雀忽然又叹了口气,继而又用很复杂的眼神看向柳雁雪,“你走过的每一条路我都走过,所以我知道你的不容易。从小女孩到少女,这十多年每日都待在冰冷的练功房,你一定没少遭罪吧?不过好在,你熬过了那难熬的岁月,剩下的就都是幸福时光了。”

    说着,她刻意瞟了顾怀彦一眼,“就算把武功练至举世无双的地步又如何?有时候高高在上被人仰望是很孤独的,还不如像你们两个一般,做一对神仙眷侣。”

    柳雁雪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江灵雀会对她例外,那是因为江灵雀与她有着一样的童年。

    准确的说这是一种惺惺相惜吧!

    柳雁雪向江灵雀微微福了福身,“能得宫主这般体恤,雁雪很是欢喜。”

    顾怀彦这才恍然大悟,他看了看卓远瞻又看了看江灵雀问道:“那么卓大哥刚才说的……”

    卓远瞻即刻站起身表态道:“我说的都是真的!雪儿,我不要再叫你雪儿了……我们相依为命整整十七年,还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我不介意你比我大了六岁,给我个机会,让我名正言顺的照顾你好吗?就像顾少侠和雁雪一样做一对神仙眷侣,不好吗?”

    “住口!”没想到这江灵雀脾气竟如此大,她听完卓远瞻的这番肺腑之言不但不心怀感动,反而是怒上心头。

    卓远瞻再次出言表露心迹时,却被她一掌将掀翻在地,连他方才坐过的凳子都被圧的四分五裂。

    “卓大哥,你没事吧!”伸手将卓远瞻扶起后,顾怀彦才发现卓远瞻周身无一处受伤,连轻伤都没有。

    卓远瞻向顾怀彦摆了摆手,“我没事。”

    顾怀彦登时愣在了原地,可以隔着人的身体损坏身后之物,且护得此人周全,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办到的。能将掌力使得如此收放自如且随意,想来内功更是深不可测,不愧是名噪一时的雪神。

    饶是自己,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打赢她。

    卓远瞻则目不转睛的望着江灵雀,甚至轻轻唤出了她的真名,“灵雀……这就是你隐瞒了十七年的名字吗?真好听。”

    江灵雀却指着他吼道:“枉我辛苦栽培你那么多年,你却一点都不知道争气!我教你练的武功你都练会了吗?凭你现在这副德行也想照顾我?你拿什么照顾我?我要想杀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你不仅对不起我,你也对不起你自己,你更对不起你父亲的在天之灵!”

    听罢江灵雀一番训斥后,卓远瞻低下头闷声说道:“我不想做什么大英雄,我也不想练什么武功……我只想让你接受我。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不希望你心里永远都只想着我父亲!他不是个好男人,他有愧于你,他就是活着也根本配不上你!”

    “啪”的一声,江灵雀走上前甩了一记耳光在了卓远瞻的脸上,十分响亮。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比不上你父亲!我心里只有卓硕,没有卓远瞻!你要是再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我一定会替他好好教训你!”

    尽管被打了一耳光,卓远瞻却仍旧是满脸的不服气,只见他捂着发烫的脸问道:“难道我说错了吗?他明明已经有了我母亲和我,可他还是招惹了你……他不仅害我母亲日夜以泪洗面,还害得你痛苦一生!难道这样朝三暮四的男人,就真这么值得你念念不忘吗?我为有卓硕这样的父亲感到耻辱,如果我可以选……我不想姓卓,更不想做他的儿子!”

    “逆子!今天我就好好替卓硕教训教训你这个不孝子!”气愤的江灵雀扬起手臂欲要再向卓远瞻打去,却被一旁的顾怀彦及时攥住了手臂,“宫主息怒!”

    江灵雀这才慢慢将手收回,“我念你是瑊玏的儿子,雁雪的心上人,我客待于你。但这不代表,你就可以管我的事!给我让开,否则连你一起打!”

    顾怀彦坚持将卓远瞻护在身后,“宫主言重了!怀彦只是不明白,卓大哥对你一番情深意重,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如若宫主今天执意要如此对待卓大哥,就休怪怀彦无礼了!”

    说完这话,顾怀彦自身后拔出了惊鸿斩。

    大笑了两声后,江灵雀才不屑一顾的说道:“背一把破刀就出来多管闲事了?真把自己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侠了?”

    只听得顾怀彦淡淡的说道:“我爹在世时已将刀法练至登峰造极之势,武林中无人能与他匹敌,就是宫主也不能!莫非宫主以为,我爹一死……您就真的天下无敌了?”

    江灵雀冷笑一声道:“竖子无知,你爹成为天下第一靠的可不仅仅是刀法!我就趁着今日领教一下你惊鸿斩的威力,顺便也替你死去的爹娘教训一下他们这个狂妄自大、爱多管闲事的儿子!”

    柳雁雪却是紧张得不行,当即挡在了顾怀彦身前,“请宫主看在雁雪以及雪神宫的份上,切莫与我们这些小辈计较!”

    毕竟十七年前曾经有不计其数武林高手败在江灵雀手上。如今,十七年过去,只怕她的武学造诣更是登峰造极。

    尽管顾怀彦已将刀法炼制炉火纯青,可他究竟是输是赢还真不一定。

    就连卓远瞻也死死的拽住了顾怀彦的手臂,“顾少侠,你打不过雪儿的!当年她仅凭一己之力便带着我这个累赘杀出了重围,我们能安然在这里隐居多年,靠的不是运气,是她的本事!

    当年那些仇家加起来不知道比你厉害多少,你跟雪儿动手,无异于以卵击石!”

    江灵雀道:“看在雁雪为你求情的份上,我姑且饶过你!给我滚出静水湾,以后只许雁雪一人前来,莫要让我再见到你这混小子!”

    顾怀彦丝毫不理会众人阻拦,坚持要与江灵雀比个高低,“今儿这红线我是牵定了!如若宫主不肯和卓大哥在一起,我就绝不离开!”

    “这可是你自找的!”说罢,江灵雀率先向顾怀彦攻了过去。

    果然,顾怀彦即便是拔刀与徒手的江灵雀相斗,却也只能防守不得进攻。二人一连走了几十招都未分胜负,倒是桌椅板凳都有了大大小小的损坏。

    柳雁雪和卓远瞻在一旁看得干着急,顾怀彦和江灵雀是一路从屋里打到屋外。

    到了室外,顾怀彦惊鸿诀发挥的空间也就大了。渐渐的,顾怀彦接连使出的“逐影连环斩”和“雷霆旋风斩”开始使他占了上风。

    然而他也明白,江灵雀连一半儿的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一直有意相让。

    顾怀彦接连挥出两刀后,江灵雀狡黠一笑,而后飞速的将身体移至井边,并将自己右手手心对至井内。

    只一眨眼的功夫,江灵雀便从井内吸起一股水流到自己手掌之上,而从她手上流过的水全部都凝结成了冰。

    很快,当顾怀彦再次提刀斩过来时,江灵雀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冰”剑来与之对抗。

    顾怀彦刀法虽快,但江灵雀的身法与十足的对战经验着实不容小觑,顾怀彦砍过来的刀全部被江灵雀已冰剑接住。

    而江灵雀舞出去的剑却是招招都打在顾怀彦身上,溅出大朵大朵的水花来,那些水花溅在柳雁雪与卓远瞻身上都生生疼得他二人龇牙咧嘴,顾怀彦受到的疼痛可想而知。

    害怕江灵雀会因为自己而迁怒到顾怀彦,卓远瞻忍不住哀求道:“灵雀,你要打就打我吧!怀彦怎么说也是你后辈弟子的丈夫,你就不要为难他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