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紫青龙吟记 > 第40章 筑基成功

第40章 筑基成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接下来的时间,方怀然为了转移周彤注意力,拉着她加入到欢闹的人群中,一起欢庆新年。

    元旦过后,方怀然和周彤开始寻找合适的筑基地点,以前引雷的地点固然偏僻,但是筑基时间短则三五个时,多则一两日,这么长的时间难保不会有人经过,如果见到方怀然被雷劈的异样,难保不会横生波澜。

    二人最终选定了一个僻静山谷,保险起见,二人轮着监视两天,都没发现有人经过,看了看天气预报,正好后天就有雷雨,遂决定那天在此筑基。

    方怀然和周彤放松心情在岛上游玩了一天,晚上早早休息养足精神,第二天一早,二人来到山谷,天空果然阴云密布,二人找到一个山凹,静待雷雨到来。

    这一等就是大半天,下午一点的时候,天上终于电闪雷鸣,方怀然和周彤对视了一眼,方怀然坚定的点了点头,拉着周彤走出山凹。

    周彤先停了下来,祭出天地玄黄塔,放出护身光罩,方怀然则又继续走了十多米远,转身站定。

    方怀然扭头大声喊道“彤彤,如果我有危险,你能帮我就帮我,不能帮就别逞强,我希望你好好的活着,把我那份也一起活下,十年相爱,谢谢你,我爱你!”

    周彤听了,泪如雨下,不等她答话,就见阴阳葫芦被方怀然吐出,悬浮在胸前半米处,接着右手祭出早已准备好的粗铜线,一端直直的伸向天空,另一端没入阴阳葫芦内,做完这些,方怀然盘膝坐下,闭目静待天雷落下。

    周彤抹了一下眼泪,顾不上感动,拿出磁力摇表准备测量方怀然引下的闪电电压。

    咔,一道闪电劈向铜线,周彤看到电压读数,急忙朝方怀然大声报告道“四十万伏!”

    方怀然一听电压不够,没有运行太白剑诀,而是静待阴阳葫芦将雷电转化成天地元气再散逸。

    不一会又一道闪电劈下,“九十万”,周彤急促的声音传来。

    “一百万”

    “九十五万”

    ……

    直到第八道劈下的闪电,才达到一百二十万伏的电压,今天方怀然运气也很好,前面的七道闪电的电压都没有超过这个值。

    以前做实验时遇到超过一百二十万电压的闪电,方怀然都是立即切断与阴阳葫芦的联系,同时周彤催动天地玄黄塔的黄光罩住方怀然,才能少受波及,不过还是会受伤颇重,没有十天半个月无法恢复。

    第八道闪电一被阴阳葫芦吸收,方怀然果断的抛开铜线,同时开始疯狂地加速运转太白剑诀,吸收葫芦内转化来的天地元气。

    正在运转功法的方怀然,不一会儿就感觉到一阵阵的剧痛袭来,疼的他直哆嗦。

    咬牙强忍着疼痛,方怀然继续运转太白剑诀,同时因为剧烈的疼痛,面容变得苍白无比,豆大的汗珠更是不停的掉落。

    待身体稍稍习惯经脉的剧痛,方怀然才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感受了一下葫芦内的天地元气,方怀然松了口气,放慢太白剑诀的运转速度。

    好景不长,方怀然丹田处忽又爆发出无数的热流,眨眼间顺着经脉流遍全身,并且深入骨髓。

    紧接着热流又化为一阵阵奇痒,让方怀然再也无法保持着打坐的姿势,侧身倒在地上打滚,在剧痛和奇痒的夹击下,方怀然很快的失意识,昏了过,但太白剑诀还是按照之前的速度,一遍一遍的运转。

    周彤见方怀然倒地,奔着抢上前来,知道这不是闪电造成的,也没必要用天地玄黄塔的黄光保护,只能在一旁焦急的守候,等到方怀然自己醒转。

    一个时候,方怀然体表逐渐覆盖上一层黏黏的,奇臭无比的灰色物质,而他依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不过气息倒是逐渐平稳,没有痛苦的表情。

    周彤略微放心,拿出纸巾,轻轻地帮方怀然擦拭着灰色物质。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方怀然以内不再溢出灰色物质,气息也不断攀升,片刻后周彤就感觉到这气息超过炼气大圆满的程度,应该就是传中筑基修士的威压。

    周彤心下大定,知道方怀然筑基成功。

    几分钟后,方怀然睁开眼睛,双目精光一闪,茫然的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半躺在周彤的怀中,立马清醒过来,内视了一下,筑基成功,翻身抱住周彤,兴高采烈的欢呼道“彤彤,成功了,我筑基成功了,哈哈哈哈!”

    周彤也高兴地热泪盈眶,陪着方怀然一起高兴大笑起来。

    大笑过后,二人赶紧收拾好东西,一起撑伞返回宾馆。

    俩人回到房间,锁好门窗,方怀然闻到二人身上的臭味,自己是因为筑基成功,改善体质而排出臭味大的灰色杂质,周彤则是因为抱着方怀然,也蹭上了灰色物质。

    方怀然赶忙先拉着周彤一起鸳鸯浴,一阵胡天黑地之后,二人都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休息。

    “彤彤,我研究的办法还真管用,不过筑基过程太痛苦了,先是浑身经脉疼痛欲裂,再是奇痒无比,那种痛痒同时存在,还不能互相抵消的痛苦,我想想就害怕,我强咬着牙坚持一会儿,后来实在坚持不住昏了过,不过也幸亏昏了过,否则真是不知道怎么忍受。”方怀然躺在床上心有余悸的回忆道。

    周彤见方怀然的可怕,担心道“那我筑基时咋办,也得硬挺?我怕我没有你那种忍受能力,男人天生就比女人更能忍受疼痛。”

    方怀然想了想道“这个没事,你炼丹也算入门了,咱俩找找能缓解疼痛的丹药,你筑基时吃点,应该就可以挺过。你也快炼气大圆满了,年后估计就能筑基,咱俩签证马上到期了,先回国过年,顺便研究炼制缓解疼痛的丹药,如何?”

    “那听你的,回研究一下。之前感觉你的气息威压都强了很多,后来你醒了,反而不显,你现在筑基了,是什么感觉?”周彤关切的问道。

    方怀然见周彤担心,掀起毯子盘膝坐起,运转太白剑诀,那种属于筑基期修士的威压又散发出来,周彤明白方怀然没问题,让他停止运功。

    方怀然停了下来,仰身躺下,双手枕在脑后,口气愉快的道“筑基才算是修真入门啊,我现在感觉体内真元雄厚充实,这么给你吧,如果炼气期的真元呈气态,那现在的真元就是呈液态,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有飞跃性的提高。”

    “那我年后准备好了也筑基,这下咱俩就能做一对真正的神仙眷侣了。”

    到这,周彤忽然生气起来,气鼓鼓的道“你筑基前让我独活,我好伤心啊!你死了我独活还有什么意思?没有你,我活着也是行尸走肉!”

    方怀然见周彤生气,侧身紧紧抱住周彤,在周彤耳边柔声安慰了半晌,周彤才消气。

    第二天方怀然和周彤收拾行李打包,给国内的亲戚朋友买了些纪念品,打道回国。

    爪哇岛还是夏天,燕京已经是冬天,好在方怀然和周彤法力在身,穿了一件外套就不怎么冷。

    飞机降落,二人取出行李,打车回到了福润家园的房子里,表妹知道俩人今天回,学校没课就在家给他们做好晚饭,等他们回来一起吃。

    表妹一二年本科毕业后,考取了人大的研究生,还有半年就研究生毕业,她一来燕京,周彤就给了她一把家里的备用钥匙,让她放假就自己过来,家里毕竟比宿舍舒服,而且自己和方怀然经常不在燕京,表妹还能过来帮忙看房。

    表妹从胆子大,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也不害怕,方怀然吓唬她心流氓,她还不屑的嘲笑表哥见识短,燕京的治安是出了名的好,特别是奥运会以后。

    一进屋,表妹已经把饭菜全部准备好了,方怀然和周彤一三个多月,宾馆不方便做饭,一直都吃西餐,吃的二人嘴里无味。

    表妹做菜的手艺学自姑妈,比较适合方怀然的口味,方怀然敞开吃了个饱,表妹看到他狼吞虎咽像是几个月没吃饭似的,对他一顿嘲笑。

    周彤也在旁帮腔,好在方怀然脸皮比较厚,浑不在意的仍然大吃大喝。

    这时表妹忽然盯着方怀然,仔细的看了一会儿,道“大哥,我怎么觉得你气质变了呢?”

    “怎么变了?”方怀然抬头瞄了她一眼,好奇的问道。

    表妹偏头想了片刻,组织语言道“就是感觉你有种清新脱俗的感觉,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方怀然一听,和周彤对视了一眼,淡淡一笑,道“我怎么没啥感觉。”

    “你自己当然感觉不出来,以前我就觉得你和嫂子有种淡然出尘的感觉,这次回来后你给我的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感觉你俩毕业后就没怎么变老,年你学校找我,我那些同学们看到你俩,都你俩年轻,不像我哥和嫂子,倒像我弟弟妹妹。”表妹辩解道。

    “可能是我和你嫂子毕业后就种地,经常接近大自然,还没有受到社会大染缸的污染,生活也无忧无虑,所以不显老,外加一股亲近随和的气息,就像大山里的道士和和尚,都有种云淡风轻的味道。”方怀然狡辩道。

    表妹想了一会,也没想到其他原因,嗯了一声,算是接受方怀然的解释,方怀然心下汗颜,和周彤相视苦笑,修炼这种事还真没法对外人解释。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