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其他类型 > 鬼界大善人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人贱自有天收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人贱自有天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原来江晨早就已经知道了。

    不仅知道了这位就是夏乐的母亲,也早已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就想弄清楚真相,现在真相知道了,我女儿没有交男朋友,她不是被她男朋友杀的……”

    夏乐的母亲喃喃着,她跪了下来,双手捧上了一对金耳环。

    金耳环是很老的款式了,几十年前的,想必,是她曾经陪嫁的嫁妆。

    金耳环看上去没有孙莉的那么的新潮,份量也没那么足。

    但周北平却感觉心里沉甸甸的,他知道,这东西,他受不起。

    他没有去接,而是推了过去。

    “作恶多端,自有天收,自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您不必如此。”

    周北平感觉心里有些压抑,双手都在微微的颤抖。

    他能够清晰的看见,夏乐母亲那有些白内障的浑浊眼睛。

    他更能够理解,一个白天上班,晚上还要做手工来供女儿上大学的单身母亲,突然知道女儿没了,还蒙受如此冤屈,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那种感受,或许跟天塌了,没什么两样。

    “谢谢,真的谢谢……”

    夏乐母亲语无伦次,她看着手里的金耳环,一阵茫然。

    没有丈夫,女儿也没了,这东西,留着又有什么用?

    “我想问您个事,昨天,您就不怕,您女儿的鬼魂真的缠着孙莉,然后我们答应了孙莉,把夏乐直接灰飞烟灭了?”

    周北平声音有些沙哑。

    夏乐妈妈凄惨一笑:“只要能让我女儿洗刷冤屈,真相大白,我什么都愿意,如果阴间阳间都这么令人绝望,乐儿活在哪里,都是受苦罢了,灰飞烟灭又怎样呢。”

    周北平愣了一下。

    这世间有多么令人绝望,才要让一个母亲能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阴间阳间都这样令人失望,灰飞烟灭又怎样?

    他沉默了。

    但是交叉放在桌前的修长双手,却已然是紧握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有些急匆匆,有些慌乱,还有掩饰不住的愤怒的脚步声响起,孙莉的身影,出现在了周北平的眼前。

    “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她又来找我了!”

    孙莉一进门,便是大声的质问起来。

    她看上去很疲惫,也很憔悴,更有一种掩饰不住的狰狞。

    只是她的这个模样,自然是让周北平生不起丝毫的同情和怜悯,反而压抑的心情,都好似变得舒缓了许多。

    “找你了,这就对了,你想想,她能放过你吗?”

    “你问问你自己的良心?”

    周北平却冷笑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收了我的钱,却又不想办事了?”

    孙莉脸色一变,底气也显得没有那么足了。

    周北平却懒得跟她废话。

    “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们不想管了,还有你的东西,如数奉还给你。”

    周北平将锦盒推了过去。

    里面的戒指、金观音一个不少。

    “你……你们怎么能这样?”

    孙莉一下有些慌了。

    她来这里之前,特意在网上查过了,而且还问过许多人,最后得出结论,周北平是真正能够处理这方面的事情的大师。

    如果周北平不帮她,那谁还能帮她?

    她慌了,也怕了,毕竟,这样的日子,谁能受得住?

    周北平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却是在冷笑。

    种因得果。

    当初关上那扇门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有现在这个下场?

    这一辈子,她都得活在阴影中。

    先不论周北平能不能帮她,就算能帮,不好意思,还真没那种兴趣去帮。

    正如江晨所说的,他宁愿不做这笔生意,也要让她害怕,让她的良心,每个夜晚受到煎熬。

    “好了,你请回吧。”

    周北平摆了摆手,开始送客。

    “别啊大师,您一定要帮帮我……”

    孙莉还想说什么。..

    周北平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一旁的夏乐的母亲。

    孙莉一愣,转头看了过去。

    可就是这一看,让她瞳孔一阵收缩,紧跟着,漫无边际的恐惧,彻底释放,将她彻底吞噬。

    她看到了一个人,或者说,鬼。

    满脸的伤痕,头上还有一道十分骇人的长长疤痕,没有眼睛的眼洞,直直的盯着她。

    “啊!!!”

    尖叫,破喉而出。

    她彻底的崩溃了,宛若一个发疯的女人,惊恐的后退,随后直接冲了出去。

    “她这是?”

    夏乐母亲微微一愣。

    她与孙莉是互相认识的。

    就算孙莉心有愧疚,也不至于,露出这等表情来吧?

    “你把这个给抹上。”

    周北平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瓶。

    瓶子里,是仅存的,只剩下几滴的牛眼泪。

    但周北平没有感觉丝毫的不舍,他示意夏乐母亲抹到眼睛上,然后便是转过了头去。

    团聚的场面,大多都是美好幸福的。

    但若是团聚之后,马上便是分别,而且再也无法相见,那就只能让人感到伤感和压抑了。

    周北平走了出去,剩下的一点点时间,就留给这阴阳两隔的母女吧。

    让他们安静的彼此可以看到对方。

    就算不说话,只要能看得到,那就足够了。

    是的,她看到了,也终于才看到了,一直跟在她身边的女子。

    女子长的很美,恬静安然,就跟照片上的一样。

    她是夏乐。

    夏乐没有缠着孙莉,但也并没有离开,她只是一直在她母亲的身边。

    鬼魂可以让你看到她生前的模样,也可以让你看到她死后的样子。

    孙莉看到的就是夏乐那浑身鲜血,满脸伤疤的样子。

    不过对于自己的母亲,那当然要展现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大约就是夏乐母亲此刻,以及今后的人生写照。

    在办公室外边,周北平点了根烟。

    放过孙莉,然后告诉她,她这是心理有病,得去看心理医生,哪有这样的简单?

    是的,如江晨所说,警察管不了她,阴间也收不了她,那就让她这一辈子,都活在自责与痛苦中,让每个夜晚降临,都有“夏乐”来敲她的门。

    牌烂未必会输,人贱自有天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