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古墓掘迹 > 正文 29、自杀林

正文 29、自杀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薛嵬说,他曾经也犹豫过,毕竟水芳苓畏惧鬼村,可是接下去的事情,让他们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在离开主城往着陆裳家渔村去时,他们还是遇到了埋伏的官兵,薛嵬虽然有好的身手,可带着一个姑娘,想要全身而退并不容易。在经过殊死搏斗后,他勉力带着水芳苓逃脱。

    然而,追兵像是疯狗,死咬着他们不放。薛嵬没有办法,说是如果被官兵抓住,自己到时候保护不了水芳苓,那么水芳苓定然会遭受非人待遇。

    古代的姑娘将贞操看得尤其的重,思量再三后,他劝水芳苓去鬼村,水芳苓知道自己已孤苦无依,又看薛嵬受了伤,需要人照顾,便欣然答应了。

    只是鬼村从秦朝到东汉末年都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薛嵬只是听陆裳说过大概的方向,可有了方向,明确的位置到底该怎么走呢?就在他为这个事情发愁的时候,水芳苓告诉她,她的爹爹当年保留了老祖宗做官时留下的厝头镇的地图,她依稀记得那上头描绘的水门村的位置。

    因为追兵追得紧,二人没敢在同一个地方逗留太久,在确定好路线以后,由水芳苓凭着记忆寻找水门村的路。只是时间隔得太久,再加之很多地方的地名有变,水芳苓和薛嵬走了不少冤枉路,可那姑娘尤其聪慧,摸索着,便到了一片幽幽矗立的林子前,那林子和先前走过的荒山秃岭比较,显得有点突兀。那里的树很大,很高,阴影处像一个个藏匿起来的恶鬼,而在那之中,有缕缕缭绕的烟气,像是迷惑人心的幽灵飘动着,给人一种压抑且阴森的感觉。

    看到这片林子,水芳苓尤其激动,她说在她祖宗那时期所记载的地图里,有这片林子的存在,这林子原是春秋时期,当地官员为了防护海边吹来的风所植的一批树,早期叫做“防风林”,后来因为水门村诸多的变故,又被外人称为“迷林”,据说进入迷林的人,有很多都在致幻中,变得疯癫,最后上吊自尽了,所以这林子又被叫做“自杀林”,是个阴气很重的地方。

    水芳苓说这是进入鬼村的必经之地,如果追兵知道此地,不追着进来,她们躲在林子口,等到时机,可以离开。然而,追兵并没有就此放弃,那时候,时至傍晚,天上的浅光只留下最后一口气,黑夜已将大部分的白昼吞噬。水芳苓想起有关“自杀林”的可怕传说,犹豫着不肯投入那幽幽密口之中,可薛嵬看身后追兵无数,再加之那些人都拿着锋利的武器,想是被抓住不定会比进去好受,就拽着水芳苓踏入了自杀林。

    “嵬子,你也真牛逼,都说是鬼村了,你就这么毫不犹豫进去了?”宝财缩了缩身子,显得有点害怕,我也有这种虽然听着故事,但深陷其中的感觉,因为后续如果要去水门村,我们也会走进“自杀林”。

    我们之中就陈醰没把“自杀林”当回事,他听得津津有味,一下子被宝财插了嘴,不高兴嚷道:“贼猴,你别打断嵬子。”

    宝财白了陈醰一眼,忸怩地正了正身子,众人重新回到静默,薛嵬喝了口水,继续道:“不是我胆子大,这和我的工作有关系,说实话,曾几何时,我觉得和死人打交道,要比跟活人打交道简单得多,而且,我也相信鬼怪之说是不存在的,毕竟,我们那时代和如今差了一千多年,领先了一千多年的思想不是靠着流言蜚语就能轻易抹去的。”

    我点了点头,可在古代遇到的事情让我又否认了这个说法,“那接下去呢?是不是遇到了可怕的事情?”

    薛嵬一脸肃然道:“虽然说我不信流言蜚语,但是耳朵这东西,它毕竟是用来听的,在进入自杀林之后,那缭绕的烟气竟真的给我一种渗入骨髓的凉意,当时我不知道这我心里作用,还是真的就如此,一种前所未有的害怕覆盖在心头,让我每走一步,如履薄冰。”

    “那……那追兵放弃追捕了吗?”陈醰像小时候听故事的孩子,在老人讲到关键处的时候,瞪着大眼睛,满眼的期待。

    薛嵬摇头:“没有,他们似乎不知道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所以糊涂地跟着进来了,因为他们的追捕,当时我惴惴不安的心一下子就燃烧起来,对于生的渴望代替了害怕,我拽着水芳苓一心想逃开那些人。”

    “那进了自杀林,中途没碰上什么事情吗?”

    薛嵬看了我一眼,苦笑一声道:“那时候,我终于肯相信流言蜚语的源头总会伴随着一个真实的事件。”薛嵬的目光变得迷离。

    在他们跑进林子中段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那时候,薛嵬身上还带着照明灯,他用灯照着,往前跑,然而,很快的,他隐隐发现前头的黑暗中,有什么东西挂着,周遭的一切除了他和芳苓的喘息,什么声音都没有,这种感觉好像幽深黑暗的井水莫名冒起了一颗颗的气泡,静得有点死气。对于前面不明物体心生困惑地他,小心走近,还未待看清,就听身后有一个男子尖锐叫道:“啊——”原是追进来的官兵受了什么惊吓,因为在那叫声之后,很多人嘴里开是都惊慌喊着:“鬼啊!鬼!”

    薛嵬倒吸了一口凉气,水芳苓不安地东看西看,害怕地环着他的手,薛嵬回过头,想追兵遇到了危险,要趁此逃跑,然而没跑出几步,他复又停下脚步了。因为在他抬头的瞬间,他看到了毕生看到过最恐怖的画面。一圈冷白色的光线下,黑丛丛的环境里,有一样东西轻轻荡着,用灯聚光了看,毛骨悚然,原来树上悬挂着的是高度腐烂的尸体,在这样让人充满无限遐想的冷光下,水芳苓惊恐大叫,薛嵬本能捂住她的嘴巴,安慰她:“只是些不会动的死人。”

    水芳苓瞪着大眼,深喘着气,两手不停颤抖着,可亦同时,她也是个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姑娘,她在薛嵬的安慰下,调整好自的慌乱的心神,那时候,后面的脚步声变得杂沓不已,追兵们在惊恐中往着他们的方向逃来,薛嵬就此拉着水芳苓往前,然则刚迈开几步,就看头顶幽幽悬挂着的尸体不止一具,那触目惊心的场景,弄得胆大的薛嵬也不寒而栗,他稳了稳心神,已有追兵近在咫尺了,薛嵬知道要再跑,水芳苓一时之间肯定吃不消,连忙关了灯,和她就地蹲下。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