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网游竞技 > 昨日之门 > 正文 第303章 发现

正文 第303章 发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萨布丽娜压低的嗓音里透着歇斯底里的意味,眼神中则闪烁着恐惧的光芒。她与乔思的故事好比蜘蛛与苍蝇,回忆起初次见面时乔思的样子,活脱脱像是对她说‘要不要进来我的客厅看看’的蜘蛛。就跟所有的甜蜜陷阱一样,萨布丽娜沦陷在丰沛的物质生活里,整个人一点点坠落,哪怕后来她隐约感觉到乔思的恐怖,也舍不得离开对方。直到前一阵她被囚禁,猛然醒悟的她这才不惜一切的挣脱出来。

    陈广夏对视着萨布丽娜的眼睛,神情古井无波,萨布丽娜的歇斯底里之后,陈广夏的神情一如方才。他沉默了一阵说:“你想太多了,阿芝。”

    “别叫我阿芝!”

    陈广夏自顾自的继续说:“前一阵把你关起来是我的主意。”

    “你的主意,凭什么?”

    “就凭你跟戴安背后搞的那些小动作,足够了吧?”

    萨布丽娜无言以对,陈广夏的话超出了萨布丽娜的预期,她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一消息。问题是她跟戴安之间的联系一直很紧密,陈广夏又是怎么知道的?

    “呵,就算是这样,老板也没想把你怎么样,只是同意让我把你不痛不痒的关起来,你还想怎么样?如果是我的女人在背后算计我,我肯定不会这么大度。”顿了顿,陈广夏又说:“闹够了吧?闹够了就跟我回去。”

    萨布丽娜突然抬起头,坚定的摇了摇头:“不,我不会回去。”

    陈广夏开始皱眉:“别逼我动粗。”

    初闻自己肮脏隐私被对方挑破的震惊在萨布丽娜脸上一点点消退,她又重新变得楚楚动人。她明媚的笑着:“动粗?呵,恐怕你没机会了。”

    说完,萨布丽娜陡然抄起手中的啤酒瓶,站起身冲着陈广夏兜头浇了下去。与此同时,萨布丽娜高声叫道:“有钱了不起啊?臭流氓!”

    骂了一嘴,萨布丽娜一脸愤怒,踩着高跟鞋抽身就走。

    萨布丽娜突如其来的举动已经引起了整个舞厅的注意,所有人都朝这边看过来。陈广夏的两名手下在冲突的第一时间围了过来,与此同时看向陈广夏,等待具体指示。陈广夏抹了把脸上的啤酒,观察了下周围的情形,随即冲着两名黑皮夹克摆了摆手,示意不要轻举妄动。他眼看着萨布丽娜穿过舞池,在对面找了椅子坐下,然后从包里抽出纸巾低头垂泪,陈广夏怒而笑骂道:“甘你娘!怎么不去拿奥斯卡!”

    两名黑皮夹克走过来,其中一个家伙低声问:“夏哥,怎么办?”

    陈广夏沉吟了下,说:“盯紧了,我就不信她没有落单的时候。”

    两名黑皮夹克答应了一声,与此同时侧对着陈广夏的方向陡然闪了下闪光灯。陈广夏与两名手下本能的朝闪光灯亮起的方向看过去,结果却什么可疑的对象都没发现。那个方向上,几个年轻男女正自顾自笑闹着,根本就没人看向这个方向,也没有谁拿着相机,就好像方才的闪光灯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始终生活在阴影里的陈广夏开始感觉不舒服,就好像一只正吊在黑暗洞穴的蝙蝠突然被扔到阳光底下暴晒一样。他吩咐了一嘴:“盯紧,不要再跟丢了。”随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舞厅。

    舞厅的角落里,杨睿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啤酒。一名武校生兜了个大圈子绕到其背后,坐下来低声说:“哥,搞定了。”

    杨睿点点头没说话,他的目光始终在哭泣的萨布丽娜与远去的陈广夏之间徘徊。杨睿干过刑警,让他抓人绝对是把好手,可跟踪调查?跟踪倒是好说,只要跟住了就行,调查该怎么整?总不能把人抓起来问人家到底什么打算吧?

    杨睿没有丁大侃那么贼,他只是依照之前跟丁大侃的交流,不放过每一个接近目标的可疑人物,这才让手下人去拍了照片。照片得手了,杨睿没法确定陈广夏的价值。

    他思索着,脑子里回放着方才的一幕,心里总觉着有些怪异。于是就问:“哎?你说刚才……是不是有点儿问题?”

    手下撇撇嘴说:“肯定有猫腻儿啊!那女的肯定有什么把柄落在那男的手里头,男的就威胁那女的配他睡,女的不乐意男的就要强来,女的一琢磨,干脆把事儿闹大,闹得大家都看见,男的就没法下手了。”

    杨睿很疑惑,是这样么?

    他挠挠头,总觉着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样……”他下了决心:“你继续在这儿盯着,我去看看那小子是什么货色。”

    “啊?哦,行,没问题。你放心吧,哥。”手下乐呵呵的答应下来。

    大冷的天,舞厅里肯定比外头好受,更别说还能使劲儿看漂亮姑娘了。

    杨睿刚站起身,电话响了。来电的是谭淼。

    要是换了丁大侃,丫一准溜出去或者找个安静的地方接,杨睿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径直接听了。

    “喂?”

    “喂……”舞厅里的靡靡之音瞬间让谭淼转了口风:“你在哪儿呢?怎么这么大动静?”

    “没在哪儿,你干嘛呢。”

    “不对,我听着怎么感觉是舞厅呢?”

    杨睿吓了一跳,灵机一动,说:“没,我在发廊剪头发呢。”

    “别跟我扯淡,满大街发廊都放伤心太平洋,能放《甜蜜蜜》?你是不是傻?说个谎都不过脑子!”

    杨睿怔了怔,随即瓮声瓮气的说:“你别管了,反正我是干正事儿呢。”

    谭淼嘟囔了几嘴,随即说:“昨天你不说让我跟你回家过年么?我得提前订票啊。你定好几号走没?”

    “再说吧。”

    “什么叫再说?你知道现在火车票多难买么?我们同事今天中午去火车站买票,售票窗口前面排了老长,她排了仨钟头,到那儿一问没有票了。我不提前订票怎么回去?”

    “订什么票?大不了开车走,行了,我先挂了。”

    “哎你……”

    嘟嘟嘟……

    杨睿挂了电话,推开门走出了舞厅。他眼瞅着陈广夏钻进了一辆黑色桑塔纳,然后朝着厂区外开去。杨睿赶忙钻进车,发动之后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舞厅里的萨布丽娜正在思索着怎么摆脱两个目露凶光,视线始终盯着自己,绝不移开片刻的黑皮夹克。

    毫无疑问,陈广夏选了一个极其合适的时间与地点。从舞厅厂区外要走上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天黑之后的厂区简直空旷的可怕。这段距离,足以给对方留下足够的动手时间。

    所以在想出办法之后,萨布丽娜还不打算走。她琢磨着,没准要等到九点半舞厅散场,那时候往外走的人很多,她可以跟在其中,这样对方就没法儿动手了。

    然后呢?然后在厂区门口拦一辆出租车。她落脚的地方是没法回了,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陈广夏的狠辣,对方万全可以撬开房门将她绑走。即便不这么做,暴露落脚点也不是什么好事儿,这意味着萨布丽娜即便不被绑走,也始终没法脱离陈广夏的监视。

    或许,坐上出租车之后,她应该把曹广志叫出来……便宜那个老色鬼了!

    萨布丽娜暗自拿定了主意,她变得放松下来,甚至在擦拭并不存在的眼泪的时候,还冲着对面的两个家伙做了个鬼脸。

    她刚收了鬼脸,从侧面突然递过来一瓶矿泉水。她讶异的看过去,就见杨鑫郃紧张而讨好的说:“给,喝点水吧。”

    杨鑫郃竟然在这个时候来了!萨布丽娜曾经以为这一回已经失败了,而且由于陈广夏的突然出现,导致她以后都不能出现在这个舞厅里,这意味着她必须想个新的办法接近杨鑫郃。没成想,杨鑫郃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上钩了。

    她脸上的惊讶恰如其分,随即收敛,抽噎了下,接过矿泉水小声说:“谢谢。”

    杨鑫郃脸色因为紧张而红润,他搓了下手,随即说:“我……我能坐这儿吗?”

    萨布丽娜点了点头:“嗯。”她心里已经否定了之前的计划,正在琢磨着新的计划。

    “我姓杨,杨鑫郃,东重技术科的。你是东重的吗?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蹩脚的开场白,甚至让萨布丽娜都替杨鑫郃着急。对此,她只能沉默以对。

    杨鑫郃也发现自己说错了话,他回头张望了下,瞥见几个朋友比比划划冲着他打气。深吸一口气,他又说:“别哭了,刚才是怎么回事?”

    这个话题同样很蹩脚,但起码萨布丽娜可以顺着这个话题编造谎言了。

    “没怎么……挺讨厌一个人,仗着有俩钱,一直缠着我不放。今天还追到了这里……”她又哭了起来。

    “报警啊!报警抓他!光天化日耍流氓,惯的!”

    萨布丽娜摇了摇头:“没用的,他认识很多当官儿的。而且……而且我家里还欠他钱,很多钱。”

    萨布丽娜暗自为自己的谎话赞叹了下,简直太完美了,她甚至可以省去请人上演同样戏码的步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