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逆血江湖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世界融合(十五)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世界融合(十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阿弥陀佛!还请中林王暂且息怒?”

    在玄月诛神炮即将爆发的时候,一连三道遁光却是已经化作残影,挡在了厄尔斯的身前,其中手持佛珠的大和尚更是挥手散出了一尊紫金钵盂,护在了几人身前。

    叶无道几人的插手,让色厉内荏的岳林山稍稍松了口气,若是双方继续对峙下去,这一炮或许会将出头挑衅的厄尔斯轰杀当场,但是到了那个时候,他这个中林王也绝对会失去战力,独留黄忠一人支撑的天龙飞舟,面对四方合围的架势,可就真的再也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了!

    不过松了口气归松了口气,在暂时稳定下玄月诛神炮的能量波动后,岳林山却是将怒火对准了开口的大和尚,无比强硬的怒喝道:“玄觉!玄月皇朝上下,自认不曾亏待过佛门比丘,今日本宫倒要问问你,菩提禅院为何要逆乱乾坤,致使神州之上生灵涂炭!莫非,佛门慈悲,都是假的吗?”

    在如今这种情况之下,却是由不得岳林山软弱,哪怕双方都知道他在强撑,他也得继续撑下去!否则,一旦露出疲态之后,等待他和天龙飞舟上众人的,便只有身死魂消、灰飞烟灭这一个下场了!

    看到岳林山收回炮口之上的攻击,对面四人也不由同时松了口气,他们此来仅仅是想要做个试探罢了,并没有真的想要和岳林山同归于尽的打算!否则,刚刚出手的也就不会只是九黎联盟的厄尔斯一个人了!若是他们四人一同出手,加上各自带来的底蕴神兵的话,天龙飞舟和玄月诛神炮还真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他们!

    只不过,这样做并没有任何意义,先不说在天龙飞舟和玄月诛神炮的反噬之下,他们四人会付出怎样的代价。仅仅只是即将回归的化神宗师,也会让他们的这场厮杀,失去绝大部分的意义……通玄宗师虽然厉害,但是在那些即将回归的化神宗师面前,却依旧只是一些强大些的蝼蚁罢了!在化神宗师那绝对的实力之下,能够决定神州世界未来的,依旧还是他们,不会、也不可能变成别人!

    “阿弥陀佛!”

    玄觉双手合十喧了一声佛号,将挡在几人前面的紫金钵盂收了回去,只不过,他却并没有将紫金钵盂纳入体内,而是如同流萤一般,让其在夜幕下围着自己的身周缓缓的飘舞着!

    “中林王此言大谬!佛祖和比丘自然是慈悲为怀!只是当今世道,妖孽乱世、众生遭劫,我佛门若是还紧守清规戒律,安坐净土世界不问世事的话,那才真的愧对佛祖、愧对苍生!中林王,以为然否?”

    玄觉……或者说菩提禅院的脸皮厚度远远超出了岳林山的想象,在兴兵叛乱,成立了狮驼国席卷天南、威逼中州之后,竟然还能够如此理直气壮的将其说成是为了苍生百姓,这险些将天龙飞舟之上的几人给气的吐出血来!

    只不过,他们倒也明白,世事就是如此,无论是有道也好、无道也罢,但凡兴兵叛乱之人,都会给自己找一个看起来冠冕堂皇的理由,让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

    对于这一点,无论是中林王岳林山,还是前唐皇室遗族的李思远都无法否认,因为当初的大唐皇朝和如今的玄月皇朝,都曾是如此!只不过,相今的菩提禅院,他们做的更加隐晦一些、要脸一些罢了!

    “好!好一个佛门高僧、好一个慈悲心肠!今日本宫算是领教了!”

    好不容易将心中的怒火平息下去之后,岳林山那如同天神一般的投影,便再次俯视向着前方的四人,目光冷冽的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之事,本宫记下了!等老祖宗们归来之后,自当向诸位讨要一个说法!看看这神州天下,究竟是我玄月皇朝的,还是你们这些趁火打劫的逆贼的!”

    岳林山的话,让下方的四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了一些尴尬,玄月皇朝如今的吏治,虽然不似刚刚立国之时那般清明,但在当今人皇治下,却也算不上太过苛刻,地方百姓,大多也还能够衣食无忧!除了因为主弱臣强,而逐渐降低的影响力外,当今的神州世界,距离所谓民不聊生的末世,却还差了许多!远远没到官逼民反、需要百姓们揭竿而起的地步!

    只不过尴尬归尴尬,这兴兵作乱、自立王朝之事,却也并不是他们这些通玄宗师做出的决定,而是早在几位化神宗师隐世之前,便已经给出的暗示,真说起来,他们也只不过是一些听命行事的棋子罢了!距离成为操控天下的棋手,他们却是还差了一些资格和底蕴!

    “咳咳!”

    玄觉轻咳一声,目光在厄尔斯和叶无道几人身上所过之后,便对着岳林山直接说道:“世界融合之事,贫僧几人也有所耳闻,还请中林王退后一些,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除了北州的冰霜王朝因为底蕴的缘故,不了解地心世界的存在之外,其余三方王朝,对于两方世界的融合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情况,其中清虚观和菩提禅院,本身便是地心秘境的既得利益者,而西域的妖族,则是有着同为妖族一脉的火龙岛妖兽在,对于地心世界自然也不会太过陌生!

    所以,在几家的化神老祖隐世之前,都或多或少的留下了一些信息,唯独底蕴最为浅薄的北州不曾留下半点消息,在王朝争霸之中,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闷亏!不过,好在有司徒家这个“二五仔”存在,并趁势成立了冰霜王朝,错有错招的没有在王朝争霸之中落下太多!否则,大势之下,北州免不了还要遭受一番兵灾洗劫!

    …………

    面对玄觉的逼迫,岳林山却是丝毫不肯退缩,天龙飞舟之上,刚刚平息下去的能量波动再次起伏起来,对着身前的众人,散发着无声的压迫!

    “笑话!天下虽大,但何处不是我玄月皇朝之疆土,本宫今日在这,倒要看看你这满口慈悲的和尚,能有什么误会!”

    不是岳林山不想退,如今身处四大王朝合围之下,就算是有天龙飞舟和玄月诛神炮护身,也不过是能够保其一时无忧罢了,他不可能一直开启着玄月诛神炮的炮火,来进行威慑!否则,在那庞大的真元消耗之下,不等对方攻来,恐怕他自己就要先一步垮掉了!

    只不过,道理虽然是如此,但是岳林山却是依旧不能退缩,否则,在这火龙岛上,他们便会失去话语权,到时候若是天坑之内不幸发生什么变故的话,他们将会失去最佳的应对机会,那个后果,不是他能够承担的起的!

    岳林山的强硬态度,有些出乎了玄觉几人的预料之外,在他们想来,有了之前的那次试探之后,自己几人肯放他们离开包围圈,岳林山便应该毫不犹豫的离开才对!却没想到在这种绝对的劣势之下,对方竟然还会强硬的毫不退缩!这让他们失望的同时,也不由更加看重天坑上方的这片空间起来!

    就在双方陷入僵持之中的时候,一直未曾说话,代表冰霜王朝前来的男子,猛然向前踏出一步,手中断刀向前一横,示威道:“中林王,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不离开,别怪本座不给你玄月皇朝面子,将你留在这了!”

    “司徒东琳!是谁给的你勇气,让你胆敢如此和本宫说话,你再往前一步,信不信本宫直接轰杀了你,再灭了你司徒家!”

    面对中年男子的进一步逼迫,岳林山却是猛然爆发出了更强烈的逆反情绪!其余三方势力都或多或少有些化神宗师遗留下来的神兵底蕴,让他心存忌惮,无法真的强硬到底!

    但是“一穷二白”、从未诞生过化神宗师的冰霜王朝,或者说北海司徒家,又有什么资格,能够让他忍气吞声呢!

    要知道,受伤的老虎或许会在面对强壮的猎豹之时退让,但却绝对不会对着绵羊让步!而司徒家和冰霜王朝,在岳林山的眼中,便是一只努力露出凶狠模样的绵羊!尽管外表看起来,和其他三方王朝势力没什么不同,但是那种源自于骨子里、血脉中的底蕴,却是远远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

    司徒东琳,正是司徒玄的父亲,司徒桀的长子,外貌看起来并不像司徒桀那样阴沉,也不像司徒东岳那样魁梧霸道,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书生味道,配上司徒家那妖孽般的外貌,虽然一副中年人的模样,但是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的老态,反而更像是一枚地地道道的老帅哥!

    “岳!林!山!”

    相比司徒东琳的挑衅,岳林山的侮辱或者说无视,却要更加的伤人!自负不比谁差的司徒东琳,眼中猛然闪过一丝寒光,手中断了半截的残刀猛然出鞘,森冷的刀锋上露出一抹如同秋水般的寒光,直接指向了玄月诛神炮的炮口!

    “本座就在这,你杀一个试试!”

    一刀在手,司徒东琳的气势瞬间大变,由原本颇具书生气息的老帅哥,变成了一位横刀立马、血杀疆场的将军!只是,在那森冷的刀光之下,长刀与司徒东琳身上的气息却是显得有点不太协调!

    “气运神兵!这就是那柄被狂魔断掉的秋水刀?看来你儿子,对你还真不错啊,竟然连镇压一朝气运的人道圣兵都交给你了!”

    说道狂魔之时,天龙飞舟之内的岳林山不由向着叶凡所在的那朵流云望了一眼,随着三个多月过去,当日发生在天霜城的一战,早就已经流传到了各方势力的耳中!在将冰霜王朝推到话题中心的同时,叶凡那沉寂十年之久的狂魔之名,也再次出现在了各方势力的耳中!

    其中玄月皇朝的几位通玄宗师在得到消息之后,在惊骇的同时,也不由感到了一丝丝的庆幸!按照时间推算,叶凡斩断秋水刀的时间,应该还在玄都皇城一战之后,当时几人还在因为秋山王和另外两名通玄宗师的死而心生怨恨,可是当天霜城的消息传来之后,几人在惊出了一身冷汗的同时,却也不约而同的感到了一丝庆幸!

    当日叶凡虽然先后斩杀了三名通玄境界的武道宗师,但最后时刻却是放了人皇圣剑一马!否则若是当日失去了镇压气运的人皇圣剑的话,恐怕现在的玄月皇朝早就已经分崩离析了,也说不定!

    打人打脸,骂人揭短!

    岳林山算是将自己阴损的一面完全展露了出来!

    被岳林山接连打脸,司徒东琳眼中的寒光瞬间便化作了血色,手中断刀一挥,森冷的刀光便化作了一轮弯月,向着天龙飞舟急射而去!

    “本座剐了你!”

    怒吼声中,司徒东琳便要合身扑去,只是身形刚刚一动,便被一只手掌无声无息的按在了肩膀之上,任凭他如何用力,却是依旧纹丝不动!

    “司徒兄稍安勿躁!不过是口舌之争罢了,与其和他动气,还不如静观皇朝崩塌来的有趣,你说是不是?”

    司徒东琳侧头望去,却发现按在自己肩膀之上的手掌,竟然是之前被玄月诛神炮轰成了重伤的厄尔斯!内心惊骇之时,对于玄月诛神炮的威力也不由感到更加的心惊!

    如此实力的强者,再加上天妖头骨的守护,竟然还是在玄月诛神炮下,被一击重创!那么,实力还不如厄尔斯的自己呢?

    想到此处,司徒东琳的心中不由闪过一丝后怕!

    司徒东琳虽然被厄尔斯按住了肩膀,但是那道已经劈出的刀光,却是丝毫不变的斩向了天龙飞舟!对于司徒东琳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其余几人像是达成了默契一样,谁都没有做出干涉!无论是作为盟友的叶无道三人,还是作为对手的岳林山,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在月光下散出出璀璨光芒的刀光急射而来,重重斩下!

    “呜呜呜……”

    凄厉的破空声中,如同残月一般的刀光已然化作了三丈大小,如同巨人手中的镰刀一般,卷起漫天的罡风,重重斩在了天龙飞舟外面的龙鳞护罩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轰鸣!

    “轰……”

    爆炸声中,刀光所化的残月轰然破碎,而挡在天龙飞舟之外的龙鳞护罩却是丝毫无损,除了荡起一层淡青色的涟漪之外,再无其他变化!

    一时之间,九天之上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除了那慢慢消散的轰鸣声外,再无其他声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